ad9_210*60
關鍵詞:
台灣網  >   臺灣頻道  >   文化科教

小城故事多 再無莊奴詞

2016年10月17日 13:22:02  來源:新華社
字號:    

  用最詩情畫意的方式離開這個世界,不哀號,不悲傷——這是著名詞作家莊奴先生的獨子黃浩然送給父親的最後一件禮物。

  15日上午,細雨濛濛,本就有著“霧都”之稱的重慶,更添了一絲朦朧。在沙坪壩區新橋安樂堂的門口,從四面八方趕來的人們,正赴這場與莊奴先生的“最後之約”。記者拾級而上,百合花、鈴蘭、白玫瑰依次鋪開,悼念儀式現場的大螢幕上滾動播放著莊奴先生作詞的經典歌曲。

  黃浩然表示,父親本就是個喜歡熱鬧的人,想用這樣“喜喪”的方式與他告別,想必他應該會滿意吧。這場離別,沒有眼淚,宛如一曲悠綿的歌。

  1921年2月,莊奴在北京出生,原名王景羲,父親是馮玉祥的一位部下。

  莊奴有一個姐姐、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他們的母親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家裏還專門請了私塾先生教唐詩宋詞。兄弟姐妹四人就讀的育英學校,也是北京當時有名的教會學校。

  “我的父親直到去世前,睡覺的床前都會擺著唐詩宋詞的書籍。”黃浩然説,父親最喜歡唐詩宋詞,覺得那裏的韻味是獨一無二的。這也是莊奴的詞裏總有著濃濃的中國風的原因。

  “人們眼中的父親是鄧麗君的‘御用’詞人,而在父親眼裏,那些寫著家國夢的歌詞才是他最想寫的內容。”黃浩然説,這也與父親的人生經歷息息相關。

  1942年,正值日本侵華,莊奴從中華新聞學院畢業後,在重慶投考空軍,參加了抗日戰爭。南渡黃河時,被其一瀉千里的雄渾氣勢所震撼,又感念中華民族的深重災難,莊奴便毅然將自己的名字王景羲改成黃河。

  “父親身份證上的名字直到現在都是黃河,因此我也隨他改姓黃。”黃浩然説。

  1945年抗戰勝利後,莊奴返回北京探望久未見面的母親,但他不曾想過,這一面竟是他與母親最後的緣分。

  “1949年,父親去了臺灣,這一走就是近50年。這期間,我的奶奶去世了。”黃浩然説,“沒見到自己母親最後一面,是父親最大的遺憾。”

  “悄悄問明月,親人在哪?你是否和我一樣在夢裏,親人在夢鄉。”在臺灣的莊奴,無時無刻不思念著自己的親人,他把自己這種思鄉情緒寫進了《問明月》這首歌裏。《又見炊煙》《原鄉人》等廣為傳唱的歌曲,也均是表現了同一主題。

  “雖然我生在臺灣,可是我很小就會唱《松花江上》《義勇軍進行曲》,我的故鄉是北京。”黃浩然説,小時候過年的時候,家裏都會熬上一鍋臘八粥。

  “父親説,家鄉的味道和記憶是不能忘卻的。”説到這,這個50歲的男子不禁哽咽,但仍強忍著眼淚,“父親不喜歡人哭,他希望每個人都可以笑著。”

  1990年,在兒子的陪同下,年近70的莊奴終於回到了他闊別許久的家鄉——北京。

  回北京前,莊奴曾給妹妹寫信,約好兩個人誰都不許哭。可是,當飛機起落架剛觸地,他的眼淚就止不住了。兩人見面時抱頭痛哭,分別時也抱頭痛哭。

  “愁的是思家鄉,愁的是想親友,愁的是美麗祖國,山河是否依舊。”一曲《芒花》道盡了分離的苦楚。説話間,在場的眾人不約而同地哼唱起了老人的歌曲。

  “那次回去,父親説他已找不到自己的家了。原來住的房子沒了,原來讀的學校改名了,連自己母親的墳也不知遷到哪去了。”黃浩然告訴記者,那次經歷讓莊奴覺得自己有一種責任:要把海峽兩岸老兵思鄉之苦,告知他們的親人,也應該把這些遊子對故鄉的愛告訴世人。

  之後,莊奴便頻繁往返于兩岸,參與多項海峽兩岸共同舉辦的文藝活動,而在這期間,他也獲得了一份來之不易的“甜蜜蜜”。

  1988年,莊奴的原配妻子因尿毒症去世。之後,一次偶然的機會,莊奴認識了重慶女子鄒麟。相識兩年後,兩人于1993年結婚。

  “父親與重慶有著很深的緣分,在這裡入伍,又在這裡與鄒阿姨結識,並最終葬在重慶。”黃浩然説。

  “在我眼裏,他沒有什麼特殊,就是一個平凡的老頭子。”鄒麟説,他為我寫過歌,這就夠了。

  這位陪伴了莊奴近20載歲月的嫻靜女子,對於先生的過世卻並不願多談,只是默默地為這場告別儀式忙碌著,與先生的畫像靜靜地交談著。

  “我的公公是個很長情的人,浩然的媽媽罹患尿毒症10年,公公一直不離不棄,把自己的積蓄都花光了。”莊奴的兒媳劉貴芬説。

  歌如其人,溫情純粹。人如其歌,純凈大氣。

  “我的老師很簡單,就是一個純粹的文人。”已跟隨莊奴先生學習作詞12年的學生羅恒源説,老師對名利看得很開。儘管生命裏遭遇了不少坎坷,卻永遠充滿正能量,笑臉迎人。

  11日莊奴先生辭世的消息傳出後,他的生平故事、經典作品在媒體上被廣泛傳遞和分享,引發兩岸同胞的熱議。

  臺灣歌手費玉清近日在出席活動時説,唱過很多莊奴先生的歌,這是一個音樂巨匠的隕落,但他的音樂還會被繼續傳唱。

  已故歌手鄧麗君的三哥鄧長富也表示,希望莊老一路走好,在大家心目中,他永遠是鄧麗君敬重的師長。

  莊奴先生走了,有其歌詞陪伴成長的人們要來送他最後一程。

  黃浩然告訴記者,連日來,無數歌迷和許多單位從四面八方發來唁電,父親的母校育英學校(現北京25中)的副校長、中國鄧麗君歌友會、中華慈濟會的代表等從四面八方專程趕來為他送行。

  從浙江杭州專程趕來的中國鄧麗君歌友會副會長金婷婷動情地説:“我有幸參與了莊先生90歲的生日會,和他一起吹了蠟燭。他的離開我們很捨不得,但只要我們唱起鄧麗君的歌,莊先生就會一直在我們心裏。”

  黃浩然表示,他們會將父親最愛的唐詩宋詞燒給他,而把父親最後25年間的作品集作為回禮送給前來“重逢”的朋友們。

  這個一頓能吃四個豆沙包,喝咖啡要放三塊糖的老人,今天一路走好。

  因為,他愛的、愛他的人,都在他身邊。他思念的故土,已深埋他的歌緣人生。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親溫暖叫人醉。昔日桑麻今華夏,樂見故土在起飛。”

  老人當年在《還鄉》中的心願已一一實現。再見,莊奴! (記者陳舒 黎華玲 劉恩黎)

[責任編輯:齊昕]

頁面沒有找到
頁面沒有找到 5秒鐘之後將會帶您進入網站首頁!

最熱新聞
評臺觀海
臺灣一週看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