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毅夫:閩南方言志/民俗志研究的力作

2020年03月16日 09:08:00來源:台灣網

汪毅夫 (圖片來源:臺胞之家網站)

  閩南師範大學客座教授、全國臺灣研究會副會長汪毅夫在香港中評網撰文,介紹閩南方言志、民俗志研究方面的著作,向讀者“鄭重推薦”推薦《閩南傳統民俗文化》(福州,海峽書局2019年版)一書,表示這部著作是閩南方言志和閩南民俗志的完美結合,是此兩方面研究的力作。以下是文章內容。

  現代學者研究閩南文化有近百年的學術歷史、有方言志/民俗志研究的學術傳統。1926年,廈門大學在國文係基礎上增設國學院,國學院又附設方言研究會和風俗調查會。當年,廈門大學國文係、國學院的學者將研究的視野從文獻、文物擴展到田野,提倡“旅行看現代人的生活”(顧頡剛教授語)即田野調查:實地記錄方言現象、也實地記錄民俗事象。他們曾有出版閩南文化研究合集《閩南講學集刊》的計劃而未果。擬議中的《閩南講學集刊》包括羅常培教授《閩南方言研究》、林語堂教授《閩粵方言之來源》和張星烺教授《泉州訪古記》、顧頡剛教授《泉州的土地神》等,包括閩南方言志研究和閩南民俗志研究的經典作品,體現的是方言志/民俗志研究的學術傳統。後來,顧頡剛教授將方言志/民俗志研究表述為“用風俗解釋方言,即以方言表現風俗”。廈門大學學者影響所及,閩南地區漳、廈、泉學者起而響應,閩南文化研究的風氣、閩南方言志/民俗志研究的學術傳統風生水起。其時,在臺灣也有學者如連橫潛心於臺灣地區“臺語”即閩南方言,以及閩南民俗的記錄、考源和考釋,潛心於方言志《臺灣語典》和民俗志《雅言》的編寫。

  接續百年學術歷史、繼承百年學術傳統,福建省閩南文化研究會、漳州市漳臺文化交流協會、閩南師大閩南文化研究院共同推出的《閩南傳統民俗文化》(福州,海峽書局2019年版),是閩南方言志和閩南民俗志的完美結合,是閩南方言志/民俗志研究的力作。

  這部收羅宏富的學術巨制從總體看,有辭書的影子,似辭書而不是;又有方言和民俗的因素,是方言志、也是民俗志。首先,書之前言有“閩南方言標音方案”,包括泉州、漳州、臺灣、廈門的閩南方言之聲母、韻母和聲調的標注方法。書中“每一方言字首次出現時均加以標音,其後再以普通話規範字括注”。我曾見60年前,在普通話拼音方案制定和公佈後,廣東省教育行政部門審定和公佈的《廣東省四種方言拼音方案》,包括廣州話、客家話、海南話和潮州話的拼音方案。這是因為普通話拼音方案並不全完全適用於方言標音。例如,閩南方言“安姐”(妾之一種)的“姐”字是無法用普通話拼音方案準確標音的。出於無奈,我曾在論文裏就“安姐”之“姐”字做過説明:“音近於‘這',但‘這'字不讀翹舌音”。而《閩南傳統民俗文化》第4冊第214頁適用“閩南方言拼音方案”,輕鬆而準確地為“安姐”標了音。其次,書中往往于“方言字”下來一段相關民俗事象的描述,或在描述民俗事象後用“方言字”概括之。全書幾乎是由“用風俗解釋方言”或“以方言表現風俗”的段落構成的。在我看來,若書後附錄“方言字”索引,則可以將全書當方言字典或民俗辭典一類工具書使用。 

  這部精雕細琢的文化精品在分部和細節上也頗多亮點。譬如,書中“談閩南文化,但不限于地理上的閩南”、不“漏談臺灣”,將臺灣部分與漳州、廈門、泉州等量齊觀,如此甚好;對長期生活在閩南、臺灣地區的少數民族的民俗,書中也有選擇性的適度描述,並且有民族文化相互影響的論述。描述和論述往往相當精到,如第4冊第230頁關於畬族婚禮上新娘“作為三公主的女兒只要躹躬、作揖,無須跪拜”的描述,非經深切觀察、熟知其族源傳説者不能出此;又如,第1冊第30—31頁關於漢族“一些日常詞彙是來自當地少數民族文化,例如將男女婚配都稱為'牽手',少女稱為'貓女',然後一進步改造成'烏貓',用來指代暗中與人談情説愛的少女”的論述,有多重論據足資證明。 

  《閩南傳統民俗文化》的主編林曉峰、副主編陳易洲、顧問陳正統、撰稿陳榮翰,以及在書之《後記》題名的張龍海、王連茂、鄭鏞、張大偉諸君,都是我的朋友,我因為他們的學術成就、也因為可以常語人曰“我的朋友林曉峰”、“我的朋友張龍海”等,而在心裏説“我驕傲”也。                  

  我向讀者諸君鄭重推薦《閩南傳統民俗文化》。    (編輯 田雲鵬)

[責任編輯:田雲鵬]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