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劍:波音737MAX8“被停飛”隨想

2019年03月15日 10:37:00來源:台灣網

  這幾天,波音737MAX8成了世界上最有名的民用飛機。

  作為噴氣式客機,MAX8一夜“成名”倒不是因為什麼光彩的性能、偉績,而是令人細思恐極的連續機毀人亡。

  據有關人士分析,波音,這個世界上歷史最悠久、名氣最大的飛機製造企業之一,竟然不修改嚴重危及飛行安全的機體硬體設計缺陷,僅僅用飛控軟體程式補丁“軟糾偏”。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有句名言:“如果有50%的利潤,資本就鋌而走險;為了100%的利潤,資本就敢踐踏一切人間法律;有300%的利潤,資本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絞首的危險。”説的是資本為了利潤可能産生的危害。波音這次事故,必然將重擊波音的市場信譽,沉重打擊美國的飛機製造業,也會連帶影響美國的政府形象以及“美國製造”的信譽。我們拭目以待吧。

  波音不是沒有競爭對手,其對手是強大的,那就是歐洲空客。空客成立於1970年12月,歷史雖比1916年7月成立的波音短得多,但它建立在歐洲悠久的航空業和精良製造傳統基礎之上,已經具備在大型客機各個細分市場與波音抗衡的能力,這些年雙方的競爭互有勝負。中國的C系列大客機則緊隨其後,當它進入市場的時候,也必將衝破現有波音、空客兩極格局,催生三足鼎立新局。難道波音不知道嗎?

  由此不禁讓人聯想到,波音是不是有些自信過度,是不是店大欺客慣了,是不是覺得別人拿它沒辦法,出了事照樣門庭若市?

  由此聯想到美國特朗普政府的對外政策,包括對華政策,是不是也能聞出點波音大公司的味道?“美國優先”,實質就是公然把美國的利益淩駕於全世界其他國家利益之上,告訴別人美國高人一等、就是要當老大、就是要過最好的日子?就是自信全世界都會聽美國的,隨美國的指揮棒轉,為美國的超級利潤安排科研、生産和服務?

  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在十幾年前曾經宣稱:聯合國是維護美國核心利益的政策工具;聯合國只有在維護美國核心利益方面才是有用的。而事實上,聯合國憲章十九章一百一十一條中,哪一章、哪一條、哪一款也沒有這個含義。

  美國在與別國經貿談判中,把條件提得高高的,很多甚至等同釜底抽薪、直指人家的命門。假如不讓別人掙錢,又如何要別人買你的東西?假如別人造的東西好,就採取手段打擊遏制,如何服人、如何説服全世界?假如只要自己腰包鼓鼓,不管別人利益,這樣的國家講公平、重人權、佔道義嗎?假如秉承這樣的理念與世界打交道,美國的胃口永遠也不會滿足。

  美國人應當從波音737MAX8事件中得到教訓,那就是中國的先哲孔子講的: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當然,筆者相信,波音公司最終會接受教訓,美國政府也會走向更理智。筆者對中美關係始終持審慎樂觀態度,至少今後的中美關係應該很難走向冷戰時代那樣的兩極對抗格局。

  中美關係態勢是主觀願望、實力地位及策略運用共同作用決定的,其中階段性的實力地位與策略運用決定階段性的態勢。美蘇兩極對抗格局的形成,大體有四大條件,目前中美之間似乎都不太具備。

  第一個條件是領土主權根本威脅。美蘇軍事安全全面對峙,雙方都有打二戰式攻城略地戰爭的準備,在歐洲重兵對峙,都在緊鑼密鼓為“早打、大打、打核戰爭”而枕戈待旦。但目前中美之間物理層面大規模相互入侵的可能較小,遠未形成全面軍事對峙態勢。坦率地講,如果中美兩國打仗,不但將是兩國的災難,也將是世界的災難。美國要開戰的話,至少其周邊國家、同盟國家不會贊成,其外部阻力將會很大。

  第二是意識形態生死對決。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之間的制度矛盾固然難以調和,顛覆反顛覆、對決將是永恒的命題,但當今世界,意識形態不同國家不再像冷戰時期那樣勢不兩立,而是可以和平共處、合作共處。

  第三是聯盟戰略嚴密體系。和平與發展是世界的主題,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僅是中國政府倡導的理念,也是國際現實的客觀需求。恐怖主義、生態環保、人道災害、網路安全等人類共同的安全需求,更需要中美兩大國合作,這是全人類賦予兩國的使命。

  第四是經濟系統各自獨立。一戰、二戰前的世界分工沒有像今天這樣具有如此徹底的結構性依賴特徵,人類文明對大戰與國家利益之間關係的認識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理智。美蘇兩極對立格局是全方位、相互封閉、各成體系的;中美之間的經濟合作與依賴關係發軔于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中美關係破冰之時,那時10架波音707首次進入中國民航,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中美兩國的經濟合作依賴關係已經錯綜複雜、剪不斷理還亂了。(作者:鄭劍,北京學者)

[責任編輯:李傑]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