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決勝2020】記者手記:走進沿河,這裡有一段感人的脫貧故事

2020年11月29日 08:52:00來源:台灣網

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官舟鎮馬腦村黑木耳産業基地。(台灣網 尹賽楠 攝)

  台灣網11月29日沿河訊 (記者 尹賽楠)初冬的貴州,溫度驟降,冷風帶來陣陣刺骨的寒意。儘管如此,在沿河土家族自治縣官舟鎮馬腦村黑木耳産業基地裏,村民李淑霞依舊忙個不停。

  隨著距離逐漸拉近,我們注意到了李淑霞手中的黑木耳。“您這是在做什麼呀?”聽到記者的問題,李淑霞慢慢抬起了頭:“這是木耳菌包,我們要把長好的木耳摘下來。”

  今年61歲的李淑霞,曾是馬腦村裏的貧困戶。過去,由於村裏沒有産業支撐,李淑霞一家人只能靠種地勉強維持生計,日子過的緊巴巴。“以前就是種點兒玉米、馬鈴薯、紅薯,收成好的時候,一年的收入也僅僅一千塊錢左右,老伴兒和孩子們都在外地務工,家裏只剩我和小孫子。”在沿河,像李淑霞這樣的情況,並不在少數。

馬腦村村民李淑霞正在進行木耳採摘。(台灣網 尹賽楠 攝)

  今年2月底,銅仁市委、市政府作出了《關於“9+2”幫扶沿河自治縣産業發展助推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工作部署》,這一政策的出臺,標誌著全市已出列的9個區縣和銅仁高新區、大龍開發區拉開了與沿河共戰貧困、決勝同步小康的序幕。也正是從那時起,沿河縣將目光對準了黑木耳。

  “馬腦村的地理位置、氣候條件都適合種植黑木耳。”順著手指的方向,梵天菌業公司總經理助理陳華説,通過前期培訓和現場教學,大部分群眾已經掌握食用菌種植技術,帶動了周邊104個群眾就業,年輕人在加工廠上班,年齡偏大的婦女和老人則在基地裏進行木耳採摘。

  “到了我這個年紀也做不了其他重活,來基地裏幫著做點兒事,每天有80元的工資,比以前那種‘靠天吃飯’的日子掙得更多。”除此之外,李淑霞家裏的土地流轉費也是一筆可觀的收入。“基地會按照每畝每年700元的價格支付我們土地流轉費,丈夫和孩子都在這裡務工,家裏的日子也越過越好了。”

梵天菌業公司總經理助理陳華向記者介紹基地的情況。(台灣網 尹賽楠 攝)

  李淑霞的故事,只是馬腦村村民脫貧增收的一個縮影。在集中連片特困地區縣,今年沿河有12個鄉(鎮、街道)25個村參與到黑木耳種植行列中,年産幹木耳1950噸、産值1.035億元,覆蓋農戶7096戶26963人,其中建檔立卡貧困戶1011戶3229人。

  “去年9月份剛到這裡駐村幫扶的時候,我們面臨的困難真的太大了。”回憶起當初的經歷,39歲的沿河縣官舟鎮副鎮長杜尚會仍然歷歷在目。“沿河是貴州9個深度貧困縣之一,也是銅仁市唯一的深度貧困縣,為了如期實現脫貧攻堅目標,我們必須拼。”杜尚會的話語,洪亮而堅定。

  “想在當地實現黑木耳種植,最緊要的問題就是解決土地的流轉。”自小生長在農村的杜尚會明白,土地就是農民的命根子,是他們賴以生存的依靠,“要把這份依靠從村民的手中拿走,談何容易。”也就是從那時起,挨家挨戶的走訪,向村民普及土地流轉的好處,成了他每天必做的功課。“你現在看到的這片木耳種植基地上,過去曾有48座墳,要知道,在農村遷老百姓的祖墳可謂‘大忌’,但即便如此,為了攻克這道‘最後的貧困’,大家別無選擇,只能讓村民相信我們。”

  沒日沒夜的走訪,讓杜尚會幾乎喘不過氣來。“這樣的工作強度,家裏人支援你嗎?”聽到我的問題,杜尚會講述了一段往事。“今年6月份的時候,家中三歲大的孩子突發高燒,將近40度。愛人半夜給我打電話求助,但我手上的工作多到放不下,就咬著牙告訴妻子,‘你打個車帶孩子上醫院,我這邊走不開’。”杜尚會説,這一年多來,自己最該感謝的人是妻子,最對不起的人也是妻子。

沿河縣官舟鎮副鎮長杜尚會講述自己的幫扶經歷。(台灣網 尹賽楠 攝)

  “那麼究竟是什麼,支撐您堅持下來呢?”

  “每當看到種植基地的發展一天比一天好,老百姓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笑容一天比一天燦爛,心中再苦也有甜。”聽到杜尚會的回答,我瞬間明白了什麼。

  也許,這就是每一位奮戰在脫貧攻堅前沿陣地的工作者,最真實而又深切的感言!(完)

[責任編輯:尹賽楠]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3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