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魏建國:香港經濟走到一個關鍵路口

2019年09月06日 11:12:00來源:環球時報

  改革開放40年,中國發展成就舉世矚目。在這一歷史進程中,香港所起到的作用不可估量、不可替代。

  在當下中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向高品質發展階段過渡的節點,香港將扮演什麼角色,能不能把握好機遇,這對香港來説是一個關鍵路口。

  回首歷史,香港對中國經濟發展的貢獻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其一,自改革開放之初,內地與香港的經濟關係就進入到一個快速發展期,其中最活躍的是轉口貿易。在初期內地投資前景不明的情況下,大批港商率先前來投資建廠,香港工業生産在此過程中北移,形成以內地尤其是珠三角地區為加工基地、以海外為加工銷售市場的格局,港商在其中扮演了生産者和貿易商的雙重角色,既給內地帶來當時緊缺的資金、技術、設備及現代管理模式和商業規則,也幫助內地製造在國際上打開市場。

  其二,香港一直是內地最大的外資來源地,這其中不僅包括香港企業的資金,還包括臺灣、澳門、海外華僑及一些內地民營企業的資金,他們都被看作是“港商”,匯入為促進內地發展的龍頭隊伍中去。

  其三,溝通中西方的橋梁作用。香港市場規則與國際接軌,很多內地企業通過香港這個窗口,在成熟的國際化市場經濟環境中學習,為走向世界積累了經驗。香港的市場經濟理念、管理模式、商品房改革、城市治理、公務員管理、社會服務等經驗都為特區以及內地其他地方的發展提供了有益借鑒,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可以説,我們找不到比香港更好的老師。

  在這個過程中,香港得益同樣很多。香港GDP從1978年的183億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3629億美元,每人平均GDP從1978年的3923美元增長到2018年的4.87萬美元,這是承載中國經濟奇跡東風的結果。

  過去40年,內地經濟變化調整的步伐很快,香港跟隨調整的節奏也很快,整體適應得很好,但也有些地方適應不那麼充分。由此出現了一些聲音,認為對方成了自身發展的“包袱”,在過往的經濟聯繫中自己“吃了虧”,甚至鼓吹未來應該“脫鉤”,這種看法極其片面、狹隘和短視。沒有香港的發展,中國未來的發展是不全面的;不依靠下一個40年中國發展的大勢,僅依靠香港自己,或者依靠歐美,香港的未來沒有前途;沒有香港與內地之間的共同努力,中國的改革開放不可能達到一個很高的水準。

  在關鍵路口處,香港如何抓住歷史機遇,為未來的騰飛踏出堅實一步?筆者認為關鍵在於依託內地。當中國整體已躍上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臺階,內地與香港的關係不可能是從前的“三來一補”以及一般的投資及轉口貿易時,香港要融入中國下一個40年的發展大勢,必須做好三件事:

  其一,研究中國內地大政策大方向,尤其是“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長江經濟帶、京津冀一體化所能給香港帶來的效益如何發揮至最大。筆者認為現在香港對這些問題研究得不夠,應該加速研究。其二,不要輕易否定自己在金融及服務方面的優勢。香港在服務貿易方面有著很大的網路及資源,在當今全球進行生産要素調節的時候,如果香港能夠與內地更好地聯動,在粵港澳大灣區中更好地發揮金融作用,將獲得新的發展動力。其三,香港應堅持在中西方之間起一個“超級中間人”作用。

  國家剛剛宣佈支援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40年前的一個小漁村,經歷改革開放的春風,發展成今天這樣的大城市,研究它的成長軌跡,促進它的發展,提高它的創新能力,是這個城市未來的方向,在這個過程中,深圳對全球其他城市營商環境及創新環境的建設經驗還需要像海綿一樣學習,香港的經驗尤其值得好好借鑒。更進一步地,深圳和香港兩個城市如何在大灣區中形成一個有序而非同質化的方向,把目前還沒有得到充分發揮的兩種制度優勢發揮到極致,需要我們進一步探索。

  我們期待香港做出更多努力,我們也應促進香港做出更多努力,我們應在這方面給予香港更多的政策。這不僅是中央及特區政府的事,也是內地和香港高校、智庫及民眾的事。包括在“一帶一路”當中,香港的金融、稅收、財務、投資分析評估以及仲介機構和商會怎樣起作用,怎麼與內地進一步對接;如何消弭社會層面的片面、偏激、短視情緒,確保一個有益於經濟合作的輿論環境,我們有很多事需要努力去做。(作者是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

[責任編輯:張曉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