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水拍 歷史迴響(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

2019年07月25日 12:24:00來源:人民日報客戶端

 

  從青藏高原一路奔流南下的金沙江水,勢不可擋地衝破崇山峻嶺,激蕩兩岸雲崖,流淌在雲嶺高原。

  雲南,是兩支主力紅軍長征經過的重要省份。在雲南各族人民幫助下巧渡金沙江,紅軍取得了戰略轉移的決定性勝利,贏得了北上的戰略主動權。

  84年後,站在皎平渡口,江水拍岸,翻起無數浪花。皎平渡口,在紅軍長征路過雲南的歷史中,書寫下最濃墨重彩的一筆。1935年春,就是在這個渡口,3萬名紅軍在37名老船工的幫助下,依靠6條木船,歷時7天7夜,巧渡金沙江,擺脫了數十萬國民黨軍隊的圍追堵截。

  在不久的將來,皎平渡口下游的烏東德大型水電站將完成蓄水,見證這段傳奇歷史的皎平渡口會沉入水底,附近居民也會搬到政府規劃建設的安置點。

  只有金沙江依舊雄渾,歷經百折,日夜不絕,如同長征的歷史迴響,鏗鏘有力,延綿至今。

  紅軍血染的征途,在雲南奏出一曲激昂磅薄的樂章

  雲嶺大地上,曾留下紅軍幾千公里的征程。“烏蒙磅薄走泥丸”“金沙水拍雲崖暖”,關於這段征程,毛澤東在《七律長征》中這樣寫道。紅軍血染的征途,在雲南奏出一曲激昂磅薄的樂章。這一曲樂章的第一個重要音符,便落在雲南威信扎西地區。

  威信縣地處雲貴川三省接合部,素有“雞鳴三省”之稱,是紅軍長征在雲南境內活動時間最長的縣。遵義會議後,由於土城之戰失利,紅軍北渡長江入川計劃未能實現。中革軍委當機立斷,西渡赤水河,進入威信縣境內。

  1935年2月5日至10日,中央政治局先後在威信縣境內的水田寨、大河灘、扎西鎮召開會議,黨史界統稱這三次會議為“扎西會議”,被列為紅軍長征35個重要事件之一。

  “扎西會議是遵義會議的繼續、拓展和完成。如果説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捩點,那麼從這一個點到扎西會議連接成線,中央紅軍長征從此不斷走向勝利。”雲南省委黨史研究室宣教處成信江説,作為遵義會議的延續,扎西會議解決了遵義會議已經確定但還沒來得及解決的幾個重要問題,還在中央紅軍的行動戰略、部隊縮編等問題上進行了重大調整。

  自從紅軍離開中央蘇區,長征沿途,既要衝破無數高山大川天然屏障的阻隔,擺脫數十萬敵軍的圍追堵截,還要與黨內錯誤思想展開鬥爭。扎西會議後,一整套機動靈活戰略戰術逐漸顯露身手,威逼貴陽,進軍雲南,計劃渡江北上。

  中央紅軍二進雲南。1935年4月29日,中革軍委在尋甸魯口哨正式發出《關於我軍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蘇區的指示》。4月30日,中央縱隊進駐尋甸柯渡鎮丹桂村,中革軍委在這裡對搶渡金沙江作出具體部署。

  巧渡金沙江,取得戰略轉移中具有決定意義的勝利

  從祿勸縣城出發前往金沙江皎平渡,沿著懸崖邊蜿蜒向下,彎急坡陡。還在山頂,就隱約能見數十個直角急轉的彎道,險峻地勢讓人觸目暈眩。

  沿途還能辨析出不少棄置不用的山道,隨行的嚮導告訴記者,有些山道應當是當年紅軍行軍走過的路。即使是駕車,也花了快兩個小時才瞥見金沙江一角,難以想像紅軍將士當年靠著腳力,日行百里,直撲渡口。

  “我師傅當年就是在這裡划船渡紅軍過江的。”皎平村黨支部書記毛洪銀曾經也做過船工,他的師傅正是當年37名老船工之一。做學徒的時候,毛洪銀就聽老船工回憶,那時是“歇人不歇船,船槳就沒有停過”。

  夜色沉沉,金沙江的水面卻並不平靜,兩岸火把大照,整整7天7夜,靠著6條小船,中央紅軍3萬人除紅九軍團外,打破了“金沙不夜渡”的傳統,勝利渡過金沙江天險。

  在此期間,主要擔負掩護中央主力紅軍的紅九軍團,則在完成牽制敵軍任務後從會澤以西的樹桔、鹽井坪地區渡過了金沙江。

  一年後,從皎平渡上溯數百公里的麗江石鼓,迎來了一路征戰的紅二、紅六軍團。在當地各族人民的幫助下,1936年4月28日,紅二、紅六軍團于麗江石鼓的木瓜寨、格子、茨科等5個渡口,利用木船和木筏,將1.8萬餘名紅軍戰士全部渡到對岸,徹底擺脫了尾追的敵人。

  長征路上魚水情深,紅色基因代代傳承

  站在會澤水城擴紅文化生態園群雕面前,眼前好似浮現出當年紅九軍團在這裡擴紅的盛況。

  1935年5月2日,紅九軍團長征經過會澤,攻克縣城,開倉放糧,打富濟貧,發動群眾,號召勞苦大眾參加革命,很快掀起擴紅熱潮。

  短短幾天內,紅九軍團在縣城擴紅1500余人,籌款10萬銀元,騾馬數百匹,繳獲大批槍支彈藥……在當時,一塊銀元可以購買五斗大米,會澤涌動的擴紅潮有力補給了長征路途的物力和財力,增強了戰鬥力。

  沿著岸邊前行,金沙江水奔騰跳躍,不斷有支流注入。始終依靠人民群眾,始終同人民群眾生死相依,是共産黨領導下的紅軍戰勝一切艱難險阻的法寶。

  一條“紅軍是番民的好朋友”的宣傳標語,讓迪慶藏族自治州紅軍長征博物館老館長李鋼印象深刻。1936年,紅二、紅六軍團長征經過香格里拉,當時的歸化寺也就是今天的松讚林寺賣給紅軍6萬斤糧秣,在歸化寺的幫助下,當地商戶群眾賣給紅軍約5萬斤糧秣,為紅軍北上提供了充分的物資保障。

  李鋼説,當時香格里拉草原不過4000多人,正值“三月倒牛,四月倒馬”的春荒季節,當地各界人士“勒起腰帶支援紅軍”。

  紅軍長征兩次經過雲南,為紅土高原兒女帶來光明和希望,進一步促進雲南各族人民的政治覺醒。在長征精神鼓舞下,1935年11月,遭受破壞5年之久的中共雲南地方組織恢復重建;在北上抗日的感召下,雲南兒女掀起了轟轟烈烈的抗日救亡運動;解放戰爭時期,在中國共産黨的堅強領導下,雲南人民奮起反抗,迎來各族人民的徹底解放。

  一路走來,長征所經過的雲南各地正發生著翻天覆地的變化。行程萬里,不忘初心。

 

[責任編輯:楊永青]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