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丨最高科學技術獎得主侯雲德:“火山口”上的守護者

2018年01月08日 13:17:00來源:央視網

  從2003年SARS來襲時的談“非”色變,到2009年人類首次成功干預大流感,主導建立我國傳染病防控體系的就是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另一位獲得者侯雲德院士。侯老終其一生都在和各種烈性病毒作鬥爭,在隨時可能暴發的“火山口”上眺望、決擇、守護,為突發傳染病的防控構建了一座堅固的堡壘。

  作為我國傳染病防控體系的技術總師,侯雲德最為刻骨銘心的就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由於當時我國的傳染病防控體系還十分薄弱,非典來襲的時候衛生部門也束手無策,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獎獲得者 中國工程院院士 侯雲德:我是專家頭頭,當時我就講過了早期診斷早期處理沒有其他的辦法,在隔離的時候,西方認為侵犯人權了,我説就算是侵犯人權的話,個人稍微吃點虧,但是保住了大多數人。不然的話要死更多人。

  吸取非典疫情的慘痛教訓,依託各級衛生醫療站,侯雲德帶領項目團隊,迅速構築起了我國現代傳染病防控的技術體系,在2009年的甲流防控中打了一個漂亮的翻身仗。

  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 中國工程院院士 侯雲德:流感在人類的歷史上無法干預的,沒有人干預成功過,這是人類的歷史上,不論是美國也好英國也好,人類歷史上大流感一來以後毫無辦法,你別看美國,美國經濟再發達沒用,該多少是多少。

  第三方評估表明,我國甲流的應對措施減少了2.5億發病和7萬人住院,病死率比國際低約5倍以上。“早期診斷、早期處理”,侯雲德提出的這八個字看似簡單,卻需要承受巨大的壓力。防控的前沿戰線推到多早?處理隔離的時間多長?每一個決擇都需要最為科學的決擇,每一個決擇都可能關乎上億上的生命安危。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研究員 侯雲德學生 段招軍:給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因為他這種積累,因為他這種創新他敢拍板,2009年甲流來了以後,當時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甲流疫苗要打兩針,但是侯老師經過跟專家討論,他最後拍板説一針是可以有效的,可以接盲,那麼應運而生我們全球第一個甲流疫苗就誕生了,那麼這個疫苗誕生以後讓世界衛生組織非常驚訝,後面做了評估之後,世界上所有的這種甲流都按照我們中國的一針就夠了,這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一個創舉。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長 董小平:怎麼樣去確定怎麼打,打多少,劑量是多少,次數是多少……這個決定你可以想像,如果一針不能夠有效的控制這個疾病的傳播,他要擔多大的責任?不僅僅是醫生的壓力,也不僅僅是一個科學家的壓力,它是一個國家的壓力在這個裏面,甚至承擔了國際義務的壓力。

  作為我國傳染病防治科技重大專項的專職技術總師,侯雲德領導專家組設計了2008至2020年應對重大突發疫情的總體規劃,重點佈置病原體快速鑒定、五大症候群監測、網路實驗室體系建立的任務,成功應對了近十年來我國的歷次重大疫情,全面提升了新發突發傳染病的防控能力。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副所長 董小平:從SARS以後的H5N1禽流感,H7N9到後面出現的“MERS”、“Ebola”等等等,怎麼樣去進行我們國家的綜合防控、科學防控、合理防控、不過分的防控?誰提出建議?當然是專家組,但是誰最後能夠去做這個事?侯老師。他在我們國家多次的重大疫情當中他是一個拍板的人,他是一個指導的人,他是專家委員會的主任,這種專家委員會的主任真的不好當,他是坐在火山口上去撲滅火山的人。

  敢於在“火山口”上眺望,守護百姓健康,侯老的魄力其實來自於多年的知識積澱。20世紀60年代,在蘇聯留學期間因研究仙臺病毒做出開創性成就,侯雲德就被破格越過副博士學位直接授予博士學位。1962年歸國後,圍繞疾病防治的需要,侯雲德在分子病毒學領域取得了系列原創性成果,相繼獲得8個基因工程産品新藥證書並實現了技術成果的轉化,尤其是1982年首次克隆出具有我國自主智慧財産權人α1b型干擾素基因,開創了我國基因工程創新藥物研發的先河。1990年,當時年過六旬的侯雲德還獨自完成了105萬字且專業跨度極大的《分子病毒學》一書,也是迄今為止我國最為全面系統的分子病毒學專著。

  中國醫科院病原所所長 侯雲德學生 金奇:侯先生這個人非常非常勤奮,侯先生80多歲了,自己上網通過各種渠道,把相關領域最新的進展動態,包括傳染病的、包括藥物的、包括等等最新的這種最前沿的一些技術的進展,編寫成《生物技術》的動態,都是自己去寫。那麼每一期的話都得上萬字,資訊量很大。從老師的身上看到了如何做人,如何做事,我想這個對我們一生來講都是受益匪淺。

  2017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獲得者 中國工程院院士 侯雲德:每兩個星期寫一期,已經寫555期了,省級以上的衛生人員都發給他們了,無償的發了。作為中國的公民也是最起碼的責任,關心這個社會,關心其他人,你學醫的搞傳染病的,傳染不是個人的事,它能夠傳給人,弄不好傳染病在歷史上可以滅亡一個國家、消亡一個民族都可以。

  如今,已到耄耋之年的侯老雖然忍受著自身癌症的巨大痛苦,卻依然站在傳染病防控的第一線,在“火山口”上眺望、守護。

  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黨委書記 武桂珍:他做工作那麼的認真,但是面對自己死亡的時候,他是沒有懼怕的,在那輸液他也在工作。人活著為什麼?要做貢獻,他剛才講的原話。他的家國情懷不是一般我們用一句兩句能説出來的,不一般的人,他真不是一般的人,所以我的眼中就是這樣一個儘管很小很瘦,但是實際上是一個非常高大的科學家,一個大家。

  中國疾控中心主任 高福:按照現代網路上的語言,他既有詩和遠方,也有腳踏實地這種所謂的“茍且”,我覺得侯院士是一個能夠有戰略高度的,又能夠腳踏實地做工作的這麼一個戰術上的實踐家,所以我覺得正好這也是我們當前建設創新性國家迫切需要的科學家。

  

[責任編輯:郭碧娟]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