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

〔專題報道〕走出陰影的謝雪紅(2003.01)

時間:2003-03-27 14:24   來源:
                    龔晉珠
謝雪紅,一位令廣大盟員既熟悉又陌生的女性。説熟悉,是因為她是臺盟第一任主席,也是臺盟創始人之一。説陌生,是因為有太多的盟員不了解她的悲情人生,更從未見過她的面。
謝雪紅曾説過:“人生應是不斷探求真理的旅行。"縱觀她69年的人生旅途,充滿著對理想堅持不懈的追求、對鄉土終身執著的熱愛。她一生際遇坎坷,苦難和傷痛如影隨形。尤其是青少年時代的悲慘生涯,煉就了她堅忍不拔的精神,激勵她成年後走上了革命道路;卻也養成了她桀驁不馴的性格,促成了她堅持己見、特立獨行的工作作風。以至於在革命陣營中,除了與身邊少數人能互相扶持、關愛之外,對另一些同志則是猜忌和誤解,直到去世都生活在陰影之中。
往事不堪回首
1901年10月17日(農曆9月初六),臺灣漳化北門小西土地廟旁邊的一戶窮苦工人家中,一名女嬰呱呱墜地。戶籍上登記的名字是謝氏阿女。她就是後來在臺灣赫赫有名的謝雪紅。
謝阿女祖籍福建泉州府同安縣。父親謝匏是搬運工人,母親陳銀靠縫製衣服和給日本人幫傭掙錢貼補家用。謝家共有8個子女,阿女排行第6。因家貧孩子們都沒有進過學堂。阿女從五歲起,就學會了挖野菜、煮豬飼料,幫助母親喂豬。八歲到日本人家裏當傭人,從女主人那裏學會了説日本話,認識一些日本字。這對她日後從事社會活動起了不小的作用。
1913年,阿女的父母相繼病逝。為了安葬母親,阿女被以160塊錢的價格賣給臺中開雜貨店的洪喜當童養媳。那年,她剛滿12周歲。洪喜給她起了個名字叫素蘭。
在洪家,素蘭每天要給十幾個人做飯、洗衣服,還要到店裏去幫工,或到甘蔗園作臨時季節工,整天從早忙到晚,累得喘不過氣來。更令人難忍的是洪喜的大老婆,根本不把素蘭當人看待,經常把她打得頭破血流,遍體鱗傷。
為了擺脫童養媳的非人生活,她自殺未成,只好逃回家中。一個叫張樹敏的富翁替她贖了身,並表示要明媒正娶。她同意了。
崢嶸歲月稠
1919年初,素蘭同張樹敏在日本結了婚。同年4月,張樹敏帶素蘭到青島,住在林姓商人家中。林妻常陪她出去玩,有時也教她學文化。她生平第一次踏上祖國的土地,第一次看電影,第一次聽京劇,第一次拿筆在紙上學寫字都是在這裡開始的。
林妻常帶素蘭到一位朋友家去聽大學生們演講。學生向她介紹列寧領導的“十月革命”,給她看有關的照片和繪畫。有一張照片描述了紅軍戰士攻打冬宮的戰鬥場景:戰士們殷紅的鮮血灑滿了白雪皚皚的大地,給她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她忽然想到何不把“雪紅"做為自己的名字,永遠記住這一幕呢?於是,她從此改名謝雪紅。
當年秋季,她隨張樹敏回到臺灣家中,才發現張樹敏早有妻室,自己受了欺騙。她不甘心做妾,決心自謀生計。為此她外出苦學縫紉技術,回家鄉後開辦了“嫩葉屋"裁縫店。
1923年4、5月間,她決定到上海求學。在輪船上結識了林木順等三人。在上海,他們目睹了帝國主義者欺負中國人的種種事實,親眼看見外國人坐黃包車竟把車夫的髮辮當韁繩拉著,驅使車夫一會兒往東一會兒往西的奔跑;公園門口挂著“華人與狗不得入內"的牌子,激發了他們的民族義憤。他們經常唱著“吾人立志出鄉關,革命不成死不還”的歌曲去參加各種社會活動。
1923年6月17日晚,100多位臺胞聚集在商務印書館的國語講習所,舉行反對日本帝國主義霸佔臺灣的“恥政紀念日”活動。當時還沒有臺籍女青年到上海唸書,更沒有臺灣婦女參加社會活動。謝雪紅的到會顯得極為突出。大家親切地稱她為“一點紅”,極力要她上臺講話。她號召臺灣青年團結起來,好好學習,時刻準備為臺灣回歸祖國,驅逐日本帝國主義出力。這是她生平第一次在公眾集會上演説,受到與會者的歡迎。
1925年“五卅"運動爆發。謝雪紅在上海和杭州積極投身到運動中。她多次參加了示威遊行,曾經帶領隊伍衝進日本領事館把裏面的傢具砸得稀爛;也曾在路過東濟醫院時,把大門口交叉豎著的兩面英國國旗撕碎了。她也常到街頭進行演説,大聲疾呼:“同胞們,別忘了還有400萬台灣同胞在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下呻吟!”她的演講引起人們的注意,記者紛紛前來採訪。曾有一家報紙以《毋忘臺灣》為題發表了專訪文章,她也因此出了名。
由於謝雪紅表現突出,黨組織安排她進入上海大學學習。10月間,地下黨又派她和林木順等人赴蘇聯莫斯科東方共産主義勞動大學學習。在學校裏她和中共早期著名的婦女運動領導人向警予同志住同一宿舍,兩人是要好的朋友。向警予常給她講革命道理,啟發她的階級覺悟。在東大時同蔡和森、向警予等中共領導人的交往,使謝雪紅的思想有了很大進步。
1927年9月,謝雪紅從東大畢業了。回國之前,片山潛同志傳達了共産國際的決定,命令他們回國後組織臺灣共産黨,成員由日共和中共的臺灣籍黨員作骨幹,在日共中央領導下進行工作。
經過一段緊張的籌備工作,臺共于1928年4月15日在上海法租界召開了成立大會。8位代表出席會議。謝雪紅和林木順在會上作了籌備建黨經過情形的報告。大會以無記名投票方式選舉林木順、蔡孝乾等5人為中央委員,謝雪紅、翁澤生為候補中央委員;推舉林木順為中央委員會委員長。當時臺共黨員僅有18名。
臺共建立僅10天,謝雪紅等5人被日本便衣警察逮捕,藏在住所的建黨文件被搜走了。後雖被釋放,但經常有一、兩個便衣跟蹤她。
為了掩護身份,便於開闢地下工作,謝雪紅、楊克培、林日高合夥開辦了“國際書局”。店務工作主要由謝雪紅和楊克培負責。不久,楊克培又介紹他堂弟楊克煌來書店當了謝的助手。書店出售的社會科學類和馬克思主義的書籍,吸引了很多讀書人,對於傳播革命思想起到了積極作用。
1931年5月臺共二大召開。大會後不久,謝雪紅、楊克煌等人在國際書局被捕。其他黨員或黨的同情者也陸陸續續在各地被捕,藏在工人家中的秘密文件全部被起獲。敵人又解散了文化協會和農民組合。這一系列的打擊,造成了臺灣解放運動十幾年的真空。
1934年春,臺北地方法院開庭審判臺共案件的49人。法庭氣氛很緊張,“犯人”是8人一排,每人中間站一個看守。謝雪紅排在第一。審判官首先問她的姓名、住在哪?她倔強地説:“我住在地球上!”審判官説:“具體住哪?”她説:“我住在臺北監獄。”審判官只好再問一遍:“你被捕前住在哪?”她才説:“我住在國際書局。”表現出大義凜然的氣概。數月後又進行了二審,6月進入最後的“公判”。謝雪紅被判處13年徒刑。預審期間,謝雪紅在獄中曾一連6個月不停地受著日本警察最殘酷的肉刑和最卑鄙的勸誘手段。她不得已和其他同志一起填寫了“轉向書”,聲明今後不再從事政治活動。後來她説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污點。"1939年謝雪紅因病保釋。出獄後不久,她和早在4年前就已出獄的楊克煌,以及王溪森三人合資在臺中市開辦了“三美堂”雜貨店,用以維持生計。
此刻的謝雪紅無時不在思考著東山再起。
吾人立志出鄉關 革命不成死不還
1945年8月,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10月以陳儀為首的接收大員到臺灣建立了行政長官公署。謝雪紅憑藉敏銳的政治嗅覺,對國民黨政權不抱任何期望。早在陳儀來臺之前的9月,她就著手組建人民協會。當時,她住在其弟弟謝真男經營的大華酒家二樓一間約20平米大的房間裏。這個酒家位於臺中公園旁邊,生意很好,來來往往的客人非常多,是謝雪紅開展革命活動極好的偽裝地點。在這裡,她經常和各地的進步人士聚會,商討如何組織群眾。9月30日,民眾大會在臺中戲院召開。謝雪紅在會上講了話,強調組織人民協會的目的是為了團結各階層人民,起來爭取民主政權的實現。10月5日,在臺中大華酒家,人民協會宣告正式成立。各地也紛紛成立支部,發展甚為迅速。引起當局的不滿。翌年1月10日,當局竟強迫其解散。人民協會存在的時間雖然很短暫,但其政治影響還是很大的。
1947年春,震驚島內外的二二八事件爆發了。3月2日,在臺中戲院召開的市民大會推舉謝雪紅為大會主席率領群眾遊行,並且包圍警察局,進攻鄰近的敵軍小據點。一夜之間,收繳了100多支步槍,三挺機槍,及許多軍刀、手榴彈和彈藥。她挑選出最精良人員組成“二七部隊”,把武器發給青壯年。到3月3日,臺中市的軍政機關已全部被人民所控制。謝雪紅請楊克煌起草了有關人民政權的宣言、政治綱領等文稿。到3月8日,人民政府的印章即已刻好,但由於從內地調來的敵軍登陸比預料來得迅速,人民政府未能正式宣佈成立。3月9日之後,敵人的援軍開到臺中開始大屠殺和大搜捕。3月16日,敵軍大舉圍攻埔裏。“二七部隊”與敵人展開了慘烈的戰鬥,終因武器彈藥無法補給,又兩路受敵,寡不敵眾,結束了中部地區的武裝鬥爭。謝雪紅因受到當局追捕而被迫逃往祖國大陸。楊克煌也拋下妻女,跟隨謝雪紅遠走他鄉。
1947年5月1日,謝雪紅、楊克煌、周明輾轉來到上海。在地下黨員李偉光的幫助下,與中共上海局接上了關係。6月初,他們一行3人前往香港,利用香港比較自由的環境,配合臺灣省工委開展宣傳工作。在此期間,謝雪紅補辦了入黨手續,正式成為中共黨員。
抵達香港後,地下黨聯絡員萬景光同志為他們在筲箕灣道東端一座臨街的二層樓上租了一個房間,面積僅30平方米,樓下是房東開的茶館。每月黨組織發給他們30元港幣做生活費,其餘活動經費需要自籌。他們不得不勒緊腰帶,省吃儉用。入境後的第一件事是聯絡進步人士成立臺灣研究會。7月中旬,蘇新也到香港同謝雪紅、楊克煌見了面。在臺灣問題研究會的集會上,大家認為當務之急要展開宣傳攻勢,決定創辦《新臺灣叢刊》。廖文毅、陳嘉庚等人都慷慨地捐了款。於是在西營盤第三街租了一棟二層樓房作為出版社社址,蘇新擔任主編。撰稿者除了臺研會成員外,遠在上海的蔡子民、周青也曾寄來稿件。楊克煌和蘇新日以繼夜、廢寢忘食地寫稿。每出一期,他們除分頭寄給熟人和美國及東南亞各地華文報社外,絕大部分都寄往島內。這些文章公開反對“臺灣託管論”,反對“臺獨”;向國外和大陸人民揭露臺灣當局欺壓臺灣人民的罪行;溝通了臺胞和海內外同胞的聯繫。
10月間,他們醞釀成立政治團體。經過幾次討論之後,楊克煌、蘇新分別執筆起草了綱領、章程和時局口號等文件。在中共上海局的指導下,他們多方串聯,得到了島內外革命團體的支援。謝雪紅還專門拜訪了何香凝、蔡廷鍇、李濟深等在港民主人士,受到一致的贊同和鼓勵。經過協商,他們決定命名該組織為“臺灣民主自治同盟”,選擇孫中山誕辰日即1947年11月12日發表成立宣言。1948年5月7日臺盟在《華商報》上發表《告臺灣同胞書》,積極響應中共五一號召,被以民主黨派的形式接納為全國政協的一個組成單位。7月12日,臺盟召開座談會,宣佈臺盟總部正式成立,選舉謝雪紅(理事)、楊克煌、蘇新為總部負責人。在黨組織的安排下,謝雪紅等人與在港的民主人士于1948年底陸續從海陸兩途北上到達解放區。1949年9月,謝雪紅作為正式代表出席了全國政協第一屆全體會議,並代表臺盟發表了講話。9月30日,她作為臺盟首席代表,同毛主席一起執鍬鏟土,參加了人民英雄紀念碑奠基典禮。10月1日,她身穿自己親手縫製的新衣,神采奕奕地出席了開國大典。
從此,她更加努力地工作了。
晚年的遺憾
1957年6月,一場大規模群眾性、急風暴雨式的反右派運動在全國猛烈開展起來。在這場鬥爭中,民主黨派被戴上了資産階級政黨的帽子,造成了不幸的後果。在大形勢的推動下,臺盟也開展了整風運動和反右鬥爭。謝雪紅因有所謂“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行",受到批判,被劃為右派分子,開除黨籍。1958年1月,臺盟總部在京召開盟員代表會議,決定撤消她臺盟主席職務,保留臺盟總部理事,由行政8級降為12級。會後不久,她和楊克煌由原來住的高級公寓搬到北京建外永安裏一棟普通樓房中,直到去世,兩人一直過著近乎隱居的生活。此後,她每天呆在家裏,只有臺盟舉辦學習會時,她才到機關來參加學習。但她始終不認可被開除黨籍的事實,堅持每月照常交納黨費,表現了一個共産黨員的赤子之心。
編輯:system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