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朱松嶺析“臺獨民粹主義”:沙灘上蓋樓 經不起考驗

2020年03月12日 13:01:00來源:台灣網

北京聯合大學臺灣研究院兩岸研究所所長朱松嶺

  北京聯合大學臺灣研究院兩岸研究所所長朱松嶺日前接受中評社記者採訪,深入剖析了“臺獨民粹主義”在島內政客操弄層面的形成路徑。他認為,打著民主的旗號、以民意支援的名義、行民進黨“臺獨”獨裁統治之實,是“臺獨民粹主義”的突出表現。這種民粹主義的始作俑者是李登輝,發揚光大者是民進黨、島內其他“臺獨”政黨、社會團體和部分綠營社運領袖等人。李登輝從政治上瓦解了島內“一個中國”的理論共同體,在政治操作上“把臺灣作為了一個共同體”,由此創造出了身份認同問題,並導致民粹主義與島內政治相結合。操作民粹的政客打著民主的名義,在具體化的選舉中進一步鼓動、妄稱“臺灣是個共同體”並逐步向“臺獨”方向演化。這種“臺獨民粹主義”採用的煽動方式是議題排異。

  全文內容摘編如下:

  新冠肺炎疫情當前,臺灣有不少“政府”官員、綠營支援者把這場疫病政治化,借機四處散播仇恨、歧視的種子,煽動民粹,企圖達到臺灣和大陸一刀兩斷的目的。對此,朱松嶺表示,臺灣島內某些綠營政客和支援者利用疫情煽動民粹,以“疫”謀“獨”,把疫病政治化,在兩岸之間製造和傳播仇恨與對立,是極其惡劣的行徑。疫情,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敵人,也是當前兩岸同胞應該齊心協力應對的敵人。疫情,同時也是一面照妖鏡,讓所有的妖魔鬼怪現出原形。島內不少同胞,包括綠營的部分民眾,對此次大陸疫情感同身受,積極聲援和支援大陸同胞。但是一部分綠營政客和部分支援者卻利用疫情煽動兩岸敵對情緒,暴露出他們自私自利、趁火打劫、以疫謀獨、冷酷無情的醜惡面。但是,兩岸同胞本身血濃于水,血脈割捨不斷、情感割捨不斷、聯繫割捨不斷,妄圖以“疫”謀“獨”,切割兩岸同胞的關係、製造對立,只能是沙灘上蓋樓,經不起歷史的考驗,只能被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此次疫情之下,“臺獨民粹主義”再次引發關注。臺灣社會是否已經形成了所謂的“臺獨民粹主義”?朱松嶺説,關於這個問題,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的林紅教授早就做過專門的、透徹的研究。林紅教授是大陸研究民粹主義的著名學者,也是國際上研究民粹主義的知名專家,她對臺灣社會已經形成“臺獨民粹主義”早就有鞭辟入裏的論斷,“我也是學習林紅教授的論著,對這個問題形成學理上的認識的。”

  朱松嶺認為,打著民主的旗號、以民意支援的名義、行民進黨“臺獨”獨裁統治之實,是“臺獨民粹主義”的突出表現。林紅教授把“臺灣民粹主義”分為“1.0時代”、“2.0時代”和“3.0時代”,對其脈絡、階段和特徵分析的極為清晰,並明確指出了“臺獨民粹主義”的發展趨勢及應對策略。林教授有三本專著闡述民粹主義,還有不少學術文章論述這個問題,實踐正是不斷在印證林教授的學術結論。近日,中國社科院臺灣研究所的王建民研究員也針對島內政治勢力在疫情面前的表現做了時事評論,明確指出了當前臺灣社會已經形成了“臺獨民粹主義”。“這個結論,我也是認同的。”

  那麼,這種標榜“反中仇中”的民粹主義究竟是如何形成的?朱松嶺説,學理上的形成過程,林紅教授有深入論述。從島內政客操弄的層面上,他談到了四點體會:

  一是,這種民粹主義的始作俑者是李登輝,發揚光大者是民進黨、島內其他“臺獨”政黨、社會團體和部分綠營社運領袖等人。朱松嶺説,先是李登輝從制度層面上將“本土化”和“民主化”相結合。身份認同催生新理論,民粹主義跟島內政治的結合就難以避免,打著“民主”和“本土”旗號的結合就很好操弄,而且很容易謀取政治利益。

  二是,一旦在政治操作上“把臺灣作為一個共同體”,煽動民眾的過程中就必然産生跟島內一個中國法律框架的衝撞。操作民粹的政客就會打著民主的名義,在具體化的選舉中進一步鼓動、妄稱“臺灣是個共同體”並逐步向“臺獨”方向演化。這批人打著“愛臺灣”的名義,要求對臺灣這個“共同體”無條件忠誠,要求各種政治勢力通過表態輸誠,一旦他們認為缺乏這種輸誠,就把這部分人打成所謂“賣臺灣”、“背叛”,並進行殘酷無情的打擊。

  三是,“臺獨民粹主義”先是要追求“正名制憲”的“臺獨”,現在開始走向“借殼上市”的“臺獨”,因為他們發現所謂“臺灣化”是打擊對手最好的辦法。朱松嶺説,在這個過程中,從“本土”到“臺獨”,成為“臺獨民粹主義”的重要基因,他們煽動對“一個中國”身份、格局的政黨、政治人物進行打擊報復,逼迫這批人向“臺獨”效忠、向“本土”效忠,宣示效忠就接納,不斷形塑以“臺獨”為唯一正確的“正當性”。不宣示效忠就排斥,就不斷打擊、採取的方式不僅包括使用體制內權力,還包括體制外社會運動,輿論媒體的網路暴力。

  四是,這種“臺獨民粹主義”採用的煽動方式是議題排異。朱松嶺表示,比如此次抗疫,這幫“臺獨分子”就見獵心喜,認為找到了議題。通過議題表達排異是“臺獨民粹主義”的老把戲。這種排異,就是要通過製造對立撈取好處。通過這次疫情依靠看出這批政客的操弄脈絡和險惡用心:第一,把新冠肺炎簡稱“武漢肺炎”,直到今天,搜索“武漢肺炎”就能直接找到進入島內抗疫官方網站。通過這種操作,通過地名把疫情的源頭,有意無意地指向大陸、指向武漢,並且在網路上煽動“中國病毒”、“武漢病毒”,製造島內民眾對大陸的敵意,製造世界上其他國家民眾對總過的敵意。第二,散播假消息,炮製事件,製造兩岸對立。比如,妄圖把武漢臺胞回鄉操弄稱“撤僑”的“橫濱模式”,把在陸臺灣同胞當人質,搞兩岸戶籍區別上的對立,通過民進黨的“臺獨”華語體系重構事件,喚起民眾,固化島內民眾對事件的態度傾向,不斷刻寫、塑造、傳播並形成島內民眾認同的話語,在事件中煽動“臺獨”和兩岸對立,在事後通過各種方式隔絕兩岸,借機形成島內社會日漸接受的歷史記憶、文化記憶、社會記憶、政治記憶。比如,此次一直操弄的“反中”概念就是“臺獨話語體系”的陷阱。兩岸的媒體、學者都跟著用“反中”,而不是“反陸”就是他們的企圖。再比如,“臺獨”、悲情、“賣臺”、反貪腐、民主、“票投國民黨,臺灣變香港”、“守衛家園”、“轉型正義”等都是此類操作。通過議題,煽動民粹,形成各種有利於“臺獨”的華語和認同,形成壟斷合法地位和強制性,造就奪取陣地、通化異端和鞏固“臺獨”陣營的結果。

  “一旦挖到了‘臺獨民粹主義’的根,就一定能找到清除這一毒瘤的辦法,”朱松嶺表示。

  面對臺灣社會的“反中擴大化”,綠營、藍營對此又持何種態度呢?朱松嶺指出,首先,“反中”是“臺獨話語體系”裏的概念,前面我已經提到了。這是“臺獨話語陷阱”,不能進入這個陷阱,而是要想辦法消除這個陷阱。其次,在當前“臺獨民粹主義”的情況下,綠營主導,藍營拿香跟拜,這種勢頭,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島內“臺獨民粹主義”氛圍已經形成的情況下,令人感慨、憤慨,但就目前來看,很難改變。因為,綠色恐怖已經形成,“臺式民主”已經名存實亡,持不同觀點的人不敢發聲,噤若寒蟬。這種情況,沒有島內政治結構的改變、輿論環境的改變、政治氛圍的改變,很難轉變過來。對此,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更要有新的視角和思路。

  朱松嶺表示,這樣的“臺獨民粹主義”已經煽動和製造了兩岸民意對立,對兩岸關係造成了不可估量的傷害。對此,民進黨及島內其他“臺獨”勢力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要承擔因此引起的一切後果。(台灣網 高斯斯)

[責任編輯:高斯斯]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