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31條】31項政策讓大陸兩岸關係話語主導權更具優勢

2018年03月15日 10:57:00來源:台灣網

  2月28日,國臺辦、國家發改委經商中央組織部等29個部門聯合出臺《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內容涵蓋産業、財稅、用地、金融、就業、教育、文化、醫療等多領域,幾乎將臺灣同胞目前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所急需解決的問題“所有”解決。新政策不僅展示了新時代大陸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維護臺灣同胞利益的誠意與決心,凸顯了大陸對臺政策決策體系、對臺工作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巨大進步,也讓大陸的兩岸關係話語主導權更具優勢,並激勵島內統一因素的進一步增長。在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指引下,兩岸關係新高潮正向我們走來。

  一、從具體內容看,通知貫徹了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的具體舉措,展示了大陸推動兩岸關係和平發展、推進國家和平統一進程的誠意與決心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習近平在對臺工作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新論斷、新思路、新戰略,形成了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其要義可概括為“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十九大報告進一步提出,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堅持“九二共識”,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反對一切分裂國家的活動,堅持兩岸一家親,共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奮鬥。報告還承諾,願意率先同臺灣同胞分享大陸發展的機遇,將擴大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實現互利互惠,逐步為臺灣同胞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與大陸同胞同等的待遇,增進臺灣同胞福祉,推動兩岸同胞共同弘揚中華文化,促進心靈契合。因此,國臺辦、國家發改委牽頭多部門出臺的通知,是深入貫徹十九大精神和習近平關於深化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思想的具體舉措。

  通知的牽頭單位包括國臺辦與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會商單位包括中共中央組織部、教育部等近30個黨政群部門,通知傳達部門包括各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建設兵團臺辦、發展改革委員會。具體惠臺政策包括31項,所附列《向臺灣居民開放的國家職業資格考試目錄》兩大類共81項,內容涵蓋産業、財稅、用地、金融、就業、教育、文化、醫療等多個領域。政策牽涉部門之廣,內容涵蓋的範圍、力度、深度與廣度,都是空前,已然在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的多領域落實在大陸學習、創業、就業、生活的臺灣同胞與大陸同胞享受同等的待遇。這些惠臺措施都是大陸單方的,並未要求臺方採取同等措施,是“單向性”惠臺措施,其中有些措施還可能對大陸同胞的正當權益産生排擠,但大陸並未計較,可稱得上“捨己性”惠臺措施。因此,大陸多部門聯合出臺的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凸顯了大陸為維護臺灣同胞權益,推動兩岸關係和平,推進國家和平統一的誠意和決心。

  二、就決策層面而言,通知凸顯了大陸對臺政策決策模式的理性、戰略性及過程民主,讓大陸對臺政策更具可預期性,也更值得期待。

  凡屬好政策必然經過民主決策與科學決策。民主決策需廣泛協商,科學決策則起碼要符合理性決策模式與戰略性決策模式等要求。

  通知的出臺很好體現了這兩個面向。科學性體現在,措施的立足點與出發點是推動“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根本宗旨是促進兩岸交流融合,維護兩岸同胞共同福祉,各措施相互銜接、相互促進、渾然一體。同時,這些措施經過權衡利弊、通盤統籌,即使部分措施可能對大陸同胞部分權益産生排擠,但整體有利於中華民族整體利益,讓31項措施成為“舍小取大”的理性決策。又因措施服從、服務於兩岸同胞攜手共圓中國夢這個大局、全局,至少從大陸方面解決了長期制約兩岸交流融合進一步深入、深化的困境,對實現兩岸同胞心靈溝通、心靈相通有深遠戰略性意義,符合戰略決策模式的基本要求。民主性表現為,通知出臺前曾廣泛會商各行各業,深入調查了解廣大臺胞需求。決策過程的民主不僅讓各措施更具民意基礎,更有利於貫徹落實,也更保障了決策的科學性。

  民主與科學的決策決定了大陸對臺政策方向的連續、穩定、可預期等基本特徵。事實上,自1979年《告臺灣同胞書》發展以來,大陸對臺政策決策就一直遵循這一要求,始終以和平統一作為解決臺灣問題的最優選擇,逐漸形成“和平統一,一國兩制”思想。後又通過“江八點”“胡六條”不斷充實完善,堅持一個中國原則,反對“臺獨”分裂,堅持推動兩岸經濟交流、促進兩岸文化聯繫、加強同胞感情連結、加速兩岸兩會商談,成為大陸對臺政策一貫思路。當前,以“兩岸一家親,共圓中國夢”為核心的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更提出全新要求,即促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實現兩岸同胞心靈相通,新措施正是針對當前兩岸關係的新形勢新特點,具體貫徹落實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的新舉措。

  鋻於大陸對臺工作的立足點與出發始終一脈相承,且穩定可預期,決定了未來對臺政策定會更加周延,且會不斷與時俱進,新的惠臺政策值得期待。

  三、就治理層面而言,通知體現了大陸對臺工作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新進步,預示著大陸未來處理兩岸關係時將更加嚴格依法依規辦事

  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度重視“發展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並提出統籌推進“五位一體”總體佈局、協調推進“四個全面”戰略佈局。通知正是新時代治理體系和能力現代化在對臺工作中的具體化。

  對臺工作部門牽涉廣、地區跨度大,許多問題非單一部門、單一地區能獨自解決。如果沒有多部門配合,解決問題難免缺乏全局觀大局觀,甚至出現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顧此失彼狀況。新措施由國臺辦與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牽頭會商多部門,通知全國各地執行,就是在進一步完善面向全國的對臺工作治理體系。這不僅有助政策周延和銜接,也有助政策全面落地。同時,新措施廣泛徵求意見,會商多個黨政群部門,實現了決策參與的廣泛性,使其更具權威性。今後,包括涉臺辦在內的各黨政群部門,必須更好提供服務,更多承擔責任,落實過程也將更加公開透明。反過來,這又會進一步增強新措施的權威性。

  同時,31項措施也是對臺工作全面貫徹“依憲治國”“依法治國”的舉措。現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序言明確規定“臺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神聖領土的一部分。完成統一祖國的大業是包括臺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神聖職責。”1991年《中國公民往來臺灣地區管理辦法》明確將臺灣居民與大陸居民同列為中國公民。199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同胞投資保護法》明列保護和鼓勵臺灣同胞在大陸投資、促進海峽兩岸經濟發展的具體規範。2005年《反分裂國家法》更規範了反對和遏制“臺獨”分裂,促進祖國和平統一,維護臺海和平穩定,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維護中華民族的根本利益的行為。31項惠臺新政,正是基於上述憲法和法律的內容與精神,結合當前兩岸關係新形勢新特點,推出的新要求新規範,這既是落實依憲治國依法治國,又符合“善法”“善治”等法治精神。

  基於31項措施是對全國各部門各地區都具指導意義的規範性文件,具有嚴格約束力,預示著今後大陸在處理涉臺事務時會更加嚴格地依法依規辦法。

  四、就兩岸競合而言,通知將讓大陸在兩岸關係的主導優勢更明顯;就統“獨”矛盾而言,則將進一步增強統一的因素

  兩岸關係既是兩岸之間的競合,也是統、“獨”因素的較量。海峽兩邊誰更有實力誰就更能爭取民意。統一因素越強,統、“獨”矛盾的天平便越會偏向於統。這兩組對立中不同因素的消長,決定了未來國家完全統一的方式選擇。

  從兩岸競合看,早在1949年大陸已取得相對優勢。“硬實力”方面,“陸強臺弱”早是不爭的事實,只因美國干預,才讓兩岸維持微妙平衡,國家完全統一大業遲遲未能完成。隨著1979年中美建交及其前後三個聯合公報簽署,“臺獨”分裂勢力所依賴的國際保護傘至少從條約上被破除。現在,一個中國原則早成國際社會主流民意,特別是中美新型大國關係的確立,美國更加尊重中國核心利益,“臺獨”分裂勢力所寄望的國際保護與干預更難實現。同時,隨著大陸實力持續增強,對臺工作的政策工具也越來越多。

  “軟實力”方面,兩岸天平也早已偏向大陸。臺灣雖曾在美國羽翼下實現長時間偏安,經濟社會文化等都取得一定發展,但經過“臺獨”20多年的折騰,所謂“臺灣奇跡”早成昨日黃花,“寧靜革命”已成全面衝突,傳統文化支離破碎,臺灣深陷窮與亂的惡性迴圈。尤其是所謂“民主”更已成“臺獨”綁架選民、騙取的民粹工具,成為臺灣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全面倒退的罪惡淵藪。與此同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成就舉世矚目,並繼續保持勃勃生機,連外媒也強調“北京模式”。現在,大陸公佈落實“同等待遇”的31項政策,其底氣和決心正是源自大陸自身的不斷發展進步。

  統“獨”矛盾中,31項措施註定進一步增強統一因素。因為它以事實説明,只有堅持和平統一方向,才可能讓兩岸越走越近越走越親,才能不斷促進兩岸同胞共同福祉,增進中華民族整體利益,臺灣同胞利益才可得到更大維護。“臺獨”製造兩岸對立,煽動島內仇恨的,其根本目的只為少數“臺獨”分子奪取政治與經濟利益,註定其決策是非理性的、投機的,治理手段是意識形態挂帥,以“多數暴力”進行政治清算報復,必然惡果是臺灣經濟越來越邊緣化,社會越來越亂,臺胞越來越窮。他們“挾洋自重”、“靠洋謀獨”,只會浪費臺灣機會,犧牲臺胞健康,甚至被欺負還要説謝謝。這就是當前的臺灣現狀。只有經過正反兩方面比較,才知堅持統一的可貴、搞“臺獨”的可怕。因此,島內民意呈現也近十年未有之“統升獨降”局面,統一因素在加強,“臺獨”因素在削弱。“同等待遇”政策的落實,更將使統一成眾望所歸、大勢所趨。也因此,在31項措施出臺後,普通臺灣同胞歡欣鼓舞,“臺獨”愁眉苦臉,甚至謀劃如何反制。

  總之,大陸出臺新政落實“同等待遇”,是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的偉大實踐,是大陸一貫關心愛護臺灣同胞的必然。此舉凸顯了大陸的發展進步,增強了大陸的兩岸關係話語主導權,增加了統一因素。在習近平對臺工作重要思想的指引下,兩岸關係新高潮正在走來。(作者:黨朝勝,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研究員)

[責任編輯:趙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投稿郵箱|聯繫我們|版權申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