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弱亂而丟的臺灣,必將隨著祖國的強大而回歸

2019年09月04日 08:31:00來源:台灣網

  【兩岸快評第181期】

  前幾天,去安徽合肥出差。

  到合肥,每一個關心兩岸形勢的人,都會到劉銘傳的故居去看看。不為別的,就是緬懷這個臺灣首任巡撫,在西方殖民者瘋狂分食中原帝國的時代,是怎樣的守衛臺灣建設臺灣的。

  劉銘傳所處的時代,可以説是中華帝國最弱亂的時期,歷經兩次鴉片戰爭,西方帝國主義憑藉船堅炮利劃分了在中國的勢力範圍,把中國推向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內外交困中,中法戰爭爆發。1884年8月23日,法國海軍在福建馬尾一舉消滅沉浸在和談幻影中的南洋海軍,法軍奪得臺灣海峽制海權,臺灣危在旦夕。賦閒在合肥老家的劉銘傳臨危受命,赴臺灣暑理軍務。劉銘傳一到臺灣,便加強臺北門戶基隆、淡水的防務,戰爭危急關頭,又毅然把主力撤出基隆,在淡水大敗法軍登陸部隊,挫敗法軍佔領臺灣的圖謀,取得臺灣保衛戰的勝利。

  戰後,清政府採納劉銘傳的建議,在臺灣設省,劉銘傳也成了臺灣首任巡撫。自此,劉銘傳開啟了推動臺灣走向現代化的“自強新政”。

  劉銘傳調整了臺灣的行政區劃,整頓臺灣防務,在臺北興建機器廠自製槍彈。他大力加強交通建設,興建臺北到基隆的鐵路。他興辦企業成立煤務局、煤油局、商務局等發展經濟。他重視教育,在臺北設立西學堂、番學堂。在他的大力倡導下,臺灣出現了第一條中國人自已建造的鐵路,第一部電話、第一盞電燈、第一枚郵票、第一所公立的新式學校,臺灣成為中國當時最現代化的省份。

  然而,在清末這個腐朽的官場,劉銘傳在臺灣的努力只能是曇花一現。1891年,因基隆煤礦虧空遭彈劾,劉銘傳告病還鄉,又回到了合肥劉老圩,直到甲午戰敗,聞聽那個傾注了最後心血的臺灣割讓日本,吐血而亡!

  講中國近代史上的臺灣,合肥還有一個比劉銘傳更直接影響臺灣命運的重要的人物,被譽為“大清裱糊匠”的李鴻章。是李鴻章組建淮軍與曾國藩的湘軍一起鎮壓了太平天國運動,消滅了捻軍起義。也是李鴻章發現了劉銘傳,讓他率領淮軍東乘西馳,累立戰功。李鴻章晚年,以洋務運動開啟中國現代化進程,組建了當時號稱“世界第六、東亞第一”的北洋海軍。也正是因為他的北洋海軍在甲午大敗,才造成了大清朝割地賠銀的恥辱。縱觀李鴻章的一生,這應該是一個有大智的人,甚至當時也受到世界各國尊敬。然而,當李鴻章在《馬關條約》上簽字,把他最得意的門生劉銘傳建成的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臺灣省割讓出去的時候,就註定了他悲劇的歷史定位。

  只是,割讓臺灣的歷史責任李鴻章承擔的起嗎?當我們看到京城頤和園那艘開不動的石船時,就知道,大清朝這艘千瘡白孔的大船,早已在歷史的風雨中飄搖,面對西方列強的撕咬,它已無力甚至無心抵抗,失血掉肉成了它的歷史常態。在一個弱亂的朝代,那些手握權力的人,要麼承擔責任推動歷史變革,要麼就是歷史的替罪羊。忠於朝庭的大清重臣李中堂也就逃脫不了後者的命運。

  其實,李鴻章對他號稱“世界第六、東亞第一”的北洋海軍的戰鬥力是清楚的。當時英國《佈雷賽海軍年鑒》在介紹世界各國艦船力量時,以各國國名的英文首字母為順序,中國才排在目錄的第六位,北洋水師的實力根本不夠世界第六強的格。甲午海戰時,北洋水師其實己是一支艦齡都是十年以上的老邁之師,艦炮都是應淘汰的射速射程都有限的架退炮。1894年初,北洋水師上奏申請61萬兩白銀為“定遠”“鎮遠”等船換裝克虜伯速射炮,清庭不理。艦艇動力系統的鍋爐多已超期服役,1893年,北洋海軍提出更換,但核算下來需約150萬兩白銀,朝庭當然沒有錢。所以,面對處心積慮準備了20年的日本,甲午戰敗,對弱亂的中國而言,是必然的。

  就在筆者寫作這篇評論的時候,新華社宣佈,當年北洋海軍的旗艦“定遠艦”沉滅位置確認。這艘當年由德國坦特伯雷度的伏爾鏗造船廠建造的7000噸級一等鐵甲艦,1885年編入北洋海軍,一度被譽為“永不沉沒的定遠艦”。其實,定遠艦在設計上就不合理,是19世紀80年代出現的斜連主炮臺式鐵甲艦。這種結構嚴重浪費主甲板空間,影響戰鬥力發揮,19世紀80年代末就淘汰了。定遠艦在劉公島保衛戰中被日軍多枚魚雷擊中受損,後自爆沉沒。

  安微合肥的這兩位淮軍將領對臺灣的影響是巨大的。劉銘傳把臺灣建設成當時中國最現代化的省份,今天的臺北博物館前,劉銘傳當年從英國引進的“自強號”火車頭還在,在臺北機車廠博物館,劉銘傳1886年從英國購買的蒸氣錘一直到上世紀九十年代還在使用,基隆獅球嶺當年劉銘傳修築的火車遂道已成為文物供人參觀。而經李鴻章的手,臺灣被日本的殖民了50年,成為現今兩岸歷史分歧源頭。

  在一個要麼被列強群毆,要麼被強盜輪番敲詐的清末,丟失臺灣或香港這些地方是必然的,天命如此,非人為可以挽回。然而,歷史的擺鐘在劃一條弧線後,終會回到那個重力點。因弱亂而丟失的,終會隨著國家的強大而回歸。其實,臺灣就是第一個回歸祖國的地方。1945年,隨著中國人民奪取抗日戰爭的全面勝利,臺灣回來了,現在兩岸的分離也必將隨著大陸的發展而終結。

  臺灣那些鼓吹“臺獨”的人,從散發“生為臺灣人的悲哀”煽動悲情,到翻尋“臺灣地位未定”的法理依據,再自封“南島民族”自絕中華文化,都是逆歷史潮流的螳臂當車。看看劉銘傳“自強新政”的遺跡,你能説清朝沒有建設臺灣?你能説臺灣不是中央朝庭管轄的?正因為兩岸是一家人,大陸才推動和平統一、一國兩制。

  強國,是李鴻章、劉銘傳這一代人就有了的夢想,他們搞洋務運動、搞臺灣的自強新政,就是想強國。在那弱肉強食的叢林時代,弱國無外交,打敗就要割地賠銀,他們的體會太深了。然而,在一個腐朽的朝代,他們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勞的。今天,我們已經來到一個新時代,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已經成為影響當今世界發展的最大因素。統一,已成為大陸人民最大的心聲。臺灣,你有什麼理由抗拒這個歷史大勢?

  那天,我站在劉銘傳故居前,默默地告慰這位臺灣首任巡撫,臺灣統一了,會有許多人象你當年一樣熱愛臺灣建設臺灣一樣的,他們會把臺灣建設的更好更美!(台灣網特約作者:且十)

  (本文為投稿作品,不代表台灣網觀點)

[責任編輯:高旭]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