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民黨2020參選人不敢説"我是中國人",洪秀柱依舊不讓鬚眉

2019年07月11日 09:56:00來源:台灣網

【兩岸快評第70期】

  在大陸,深受民眾尊敬喜愛的洪秀柱時常之稱之為“柱姐”。7月6號,第二屆“海峽兩岸青年發展論壇”在浙江杭州舉行。以中國國民黨前主席、中華青雁和平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身份登錄的“柱姐”全程參與活動,並在多個場合分別發言,對兩岸青年提出殷切希望,給予真誠鼓勵。細心的人可能會發現,近兩年“柱姐”登陸,幾乎都是以致力於促進兩岸教育合作、促進青少年傳承中華文化的中華青雁和平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身份前來,至於國民黨內的名號,當然就只剩個“前主席”了。

  眾所週知,臺灣的領導人選戰四年一個輪迴,回想上一個選舉週期,也就是四年前的差不多這個時候,那時的“柱姐”可是萬眾矚目,堪稱站在人生的風口浪尖。

  回首2015年年底的那次臺灣“九合一”選戰。當時的國民黨空前慘敗,一時間,黨內眾人四顧茫茫,支援者更是灰心喪志,如此低迷氛圍下,中國國民黨幾乎喪失了為2016奮戰,對抗“獨派”勢力的勇氣。2016年初,無論外界如何催促,這黨內天王一個個再三婉拒參選。見此情景,真心支援國民黨的人心如焚。為避免外界譏笑泱泱大黨竟無一人應戰,洪秀柱毅然投入初選,希望借此喚醒國民黨意志,力挽狂瀾。此後,從登記領表,到上山下海尋求連署,再到衝破“防洪條款”的嚴苛考驗,洪秀柱一步一個腳印完成所有程式,並最終於當年7月正式成為國民黨創黨以來,第一位真正經由民主初選機制所産生的領導人候選人。怎奈好景不長,僅僅三個月不到,國民黨內就爆發“換柱”風波。於是,便有了後來洪秀柱在國民黨“換柱”黨代會上那番“孤臣可棄,但絕不折節”的著名演説。

  經歷了“換柱”風波,後來的洪秀柱在2016年3月,經由補選當過一段時間的黨主席;但僅僅14個月不到,就在黨內“5人夾擊”的情況下,變成了“前主席”。權利又一次回到了男人們的手裏,用於推行他們的“一中各表”,以致時至今日,國民黨參加2020初選的頭面人物,沒人敢明確喊出“我是中國人”。時至今日,黨內各路大佬、政治明星會時不時前去拜謁兩蔣陵寢,説“我去學習,我去追思,我去默哀,我去感懷”,但面對至今懸空,不回歸故鄉誓不落土為安的兩蔣棺木,卻好似視而不見。

  儘管早已被排擠出黨內權力核心,但洪秀柱近年來依然沒有停止為促進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兩岸青年攜手逐夢的積極奔走,也依然是那般振聾發聵、毫不畏縮地痛斥“臺獨”。本次論壇上,“柱姐”在受訪時痛批“臺獨”分子近期的種種行徑,就是斷絕臺灣生路,斷送青年未來!近期,以蔡英文為代表的綠色勢力再度“撒歡”,目的無外乎通過拉仇恨、煽對立騙取選票,且隨著民調又吃緊,這一波那玩得更“飛”了。近段時間,在蔡當局及民進黨所謂“立委”的主導下,島內一系列涉兩岸關係的“修法”相繼通過。比如,將大陸港澳人士列入外患罪;對退休涉密人員登陸加強管制;剝奪被指控為所謂共諜的軍公教終身俸等,另外還有五花八門的“反滲透法”、“反統戰法”,下一步還憋著完成所謂“中共代理人”的“修法”。一旦發現臺灣民眾、團體有為大陸進行“危害臺灣政治安全”的政治宣傳行為,將進行懲治。

  針對蔡當局這一階段的折騰,主流輿論將其命名為“修法臺獨”。但其實説穿了,無論是所謂的“國安五法”,還是所謂的“中共代理人法案”,民眾、團體他究竟有沒有觸犯相關規定,有沒有“危害尊嚴和利益”,説白了都是民進黨説了算。因為當蔡英文被問到所謂的“安全疑慮”究竟怎麼界定時,她自己都説不清。其實,這個極度抽象的“危害安全”的概念,真正切中的,不就是民進黨每逢選戰必打的“反陸牌”嗎。

  自從綠營勢力掌控臺灣政權以來,始終千方百計做著這“臺獨建國”的清秋大夢。從“文化臺獨”、“漸進臺獨”、“法理臺獨”,再到如今的“立法臺獨”,花樣是層出不窮。令人深感“可氣”,但也不時偶覺“好笑”。時至今日,光“臺獨”分子為海峽兩岸奉獻的笑話,就不在少數。什麼反對臺灣使用農曆紀年,因為這是“跟著中國走”;什麼建議“臺灣時區由目前的東八區提前至東九區,改為日本時區”;什麼鼓吹“關公和媽祖都是國民黨的愚民政策”;還有綠營民代不讓臺灣民眾抖空竹,説“這是中國文化,推廣它是幫大陸統戰”。還有什麼臺獨護照“貼紙建國”,整得人家外國海關的邊檢人員是當場懵圈,説“啊?你們在護照封套上貼個貼紙,就算是‘建國’了?”

  在這裡,順便要説,翻開中國的現代史,像這樣癡心妄想鬧“獨立建國”,最後令人啼笑皆非的例子,還真不只是“臺獨”分子的專利。比如,從1949年到上個世紀中後期,就有這麼幾位仁兄。沒事躲在荒村野嶺,深山老林之中琢磨著“獨立建國”,而且還“稱帝”!沒事糾集百十來號村民,在山裏一聚。自己往土堆上一坐,先舉行登基大典,然後冊封“正宮娘娘”、“西宮娘娘”。自己的兒子封為“太子”!接著分封鄉親們當宰相、文武百官,每人賞賜“仙印”。而後頒布“律令”,下“詔書”,寫好準備通過郵局寄到臺灣,冊封當時尚在人世的蔣介石為“威國王”的“諭旨”。一番厲兵秣馬,正待“御駕親徵”,定都縣城,把縣城劇團大樓打下來當成自己的皇宮之時。誰料,還沒出村,就被縣公安局抓獲。

  這是有政治企圖心的,此外還有反對國家政策的。“稱帝建國”就是由於對當時的計劃生育政策不滿意。於是率百十來“農民臣屬”圍攻縣醫院,俘虜醫院裏所有醫生、護士,並銷毀所有計生用品。事情鬧大了驚動了當地駐軍,最後解放軍隨隨便便一齣馬,這位“反計生皇帝”和列位臣工就集體淪陷了。

  除此之外還有自稱李唐後裔,夢想復辟唐朝帝制,定都西安的;想效倣武則天,建“後宮”收男寵的。總之,這些做著黃粱美夢,妄想逆歷史潮流而動的人,最終的結果無一例外就是自取覆亡。他們的“政權”存在時間最短的僅七天,就被當地派出所三名公安幹警剿滅。而維持時間長的,則是因為當時交通、資訊太閉塞,直到“稱帝”後十年才被發現,隨即被鄉公安機關處理。畢竟,歷史的行進始終是向上的、向前的,任何妄圖阻擋歷史進程的故事,最終只能淪為大家的笑柄。

  從某種意義上講,蔡英文們而今的所作所為,與“村民在村裏稱帝”又有多大的本質區別呢?無非,你佔據的不是一個村,而是一個比較大的島;你不是為了反對計劃生育,是為了你自己的選舉利益反對國家統一;你沒有刻“仙印”、沒給蔣介石下“詔書”,而是倚仗著在立法機構人多勢眾,強行立了些所謂的“法”。儘管看起跟真的似的,但它就真的能夠彰顯法律的精神,具備實際的效用嗎?

  我國規定,“下位法”是不能與“上位法”相衝突的。而一個省級行政單位未經授權,私自訂立的管理條例,與全國人大通過的“上位法”公然抵觸,只能等同於自動廢除,瞎掰不算。從這個角度講,蔡英文們無論再制定多少所謂的“國安法”,也敵不過一部《反分裂國家法》。大陸暫時不理你,你當然可以接著這麼“自己逗著自己玩”,可一旦把大陸逼到忍無可忍,啟動了反分裂國家法,您就“自己兜著”。只不過一旦如此,當真是可憐了無辜的臺灣民眾,枉受殃及。

  也許有人會説,只要大陸一天沒有出手懲治蔡英文,她就是實實在在的既得利益享受者,就可以靠著挑動兩岸對立來一直騙票、吃香喝辣。反觀洪秀柱,縱然堅守著真理、道義,可到頭來又怎樣?在國民黨內沒職沒權靠邊站不説,參加個大選還被自己人換下來,處境是否太也淒涼?

  在這裡,我們只能説,每個人的追求不同,何況是作為政治人物。更何況,這裡所説的權勢、權職,只限于臺灣島內、國民黨內。而一個人面對大是大非所展現出的民族情懷、家國大義,這是被十四億中華兒女,乃至整個華人社會看在眼裏,念在心裏的。是非公道,自在人心!

  臺灣問題關乎中華民族的核心利益,關乎民族復興的時間進程。作為牽動兩岸的政治人物,無論個人的際遇、處境如何。歷史總會記得,在國家統一、民族復興道路上,有人不計得失、奔走出力;有人為了一己之利、黨派之私,抵死頑抗、通番賣國,使中華民族在復興的道路上,延冗了多少歲月,平添了多少波瀾,牽扯了多少精力,耗費了多少資源。

  凡走過必留痕跡。一切的所作所為,歷史終究都會給出公正的評價!(王思羽)

[責任編輯:王思羽]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