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假5G頻被吐槽 專家:5G全面覆蓋至少還要5年

2019年01月16日 09:35:00來源:科技日報

  在過渡階段,5G的判定界限其實很模糊。“4G+”“假5G”只是一個名稱而已,它們都是技術在演進過程中的合理産物。

  標準意義上的5G大規模商用,非一朝一夕之功。5G的覆蓋速度將遠遠慢于3G、4G,全面覆蓋可能需要5年到10年。

  前不久,電信業巨頭美國電話電報公司(AT&T)宣佈在美國12個城市正式商用5G移動服務。但很快就有用戶發現,他們在手機上看到的5G標識其實是“5G E”,“E”還特地做了縮小和模糊處理。

  除了標誌給人一種“山寨”的感覺,“5G E”的網速更是一大槽點。有網友在社交網站Reddit的論壇上評論道,“5G E”的下行傳輸速度為194.88Mbps,上傳速度更低,僅為17.08Mbps。另有相關調查顯示,在美國電話電報公司宣稱佈局5G的城市,網速並無顯著提升,仍與4G速度相當。於是,不少網友吐槽美國電話電報公司這波操作缺乏誠意,搞了一個“假5G”。

  讓人空歡喜一場的“5G E”真假究竟如何?既然速度沒跟上,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為何要打腫臉充胖子?國內用戶是否也有可能遇到“假5G”呢?

   “假5G”採用非獨立組網部署方式 

  “‘5G E’是‘5G Evolution’的縮寫,説它是假的有點過,因為它採用的部署方式確實是5G部署方式中的一種。”通信門戶網站飛象網CEO項立剛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目前5G有非獨立組織網(NSA)和獨立組網(SA)兩種部署方式。

  SA採用端到端的5G網路架構,從終端、無線新空口到核心網都採用5G相關標準。NSA是指LTE(Long Term Evolution,長期演進)與5G基於雙連接技術進行聯合組網的方式,也被稱為LTE與5G之間的緊耦合(Tight-interworking)。LTE系統採用雙連接方式時,數據在核心網或者PDCP(Packet Data Convergence Protocol,分組數據匯聚協議)層進行分割後,將用戶數據流通過多個基站同時傳送給用戶。

  “5G E”實際上採用的是NSA布署方式,具體方式是通過在4G核心網路上加一些基站,其實是4G網路的升級版。

  南京世域天基通信技術有限公司總裁郭正標也認為“‘5G E’並非假5G”。“它是NSA的部署方式,是在原來4G的框架上做一些技術升級,提高網路頻寬,但沒有進行物理層面的替換。實際上,我們可以把它理解成4G+,也就是4G到5G的過渡階段。”郭正標説。

  儘管使用的還是4G的基本設備,但NSA也可具有5G“高速率、低時延、大連接”的特性,所以業界默認它為5G。“雖然4G+的速度比不上標準意義上的5G速度,不過相較4G還是有所提升,只是用戶對5G的期望值太高,以至於對‘5G E’的網速表現不滿意。”郭正標解釋道。

  與NSA不同,SA採用的則是真正意義上的5G網路。“也就是使核心網、計費系統、管理系統以及組織體系煥然一新,與4G完全不同。”項立剛説。

  雖然都是5G的部署方式,相較SA,NSA的應用場景有限。“我們知道,全球5G標準的制定組織3GPP定義了5G的三大場景:eMBB(移動寬頻增強)、mMTC(海量機器類通信)和uRLLC(超可靠、低時延通信)。NSA在後兩種場景的運用上並不完善。”項立剛表示,但不能據此否認基於NSA線路圖的“5G E”是5G。

  那麼,在用戶不更換手機的情況下,美國電話電報公司是如何將網路服務升級到5G呢?

  項立剛稱:“通過無線CPE(一種接收Wi-Fi信號的無線終端接入設備)將5G信號轉化成高速的Wi-Fi信號,即可使用戶用4G終端享受5G網路。實際上這屬於固定網路服務,相當於用無線網替代了光纖入戶。”

  基於成本選擇更“經濟”方案 

  既然NSA不如SA“戰鬥力”強,美國電話電報公司為何不直接開工SA呢?

  SA是5G的最終目標部署方案,但它需要新建5G的基站和核心網。“對於運營商來説,建設成本是最主要的考慮因素。”郭正標解釋道,部署SA意味著所有的架構必須更新。但如果採用NSA組網方式,運營商可利用現有4G網路快速部署5G,搶佔覆蓋區域和熱點,這樣可大大降低部署成本。

  除了成本因素,技術也是一個問題。

  5G之戰已經打響,許多公司都開始了5G網路測試工作,包括愛立信、諾基亞、三星等,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屬華為。“華為是目前全球唯一可提供完整5G通信服務的供應商。”郭正標説,日前在由IMT-2020(5G)推進組織的中國5G技術研發試驗第三階段測試中,華為于去年年底率先完成5G核心網安全技術測試。

  “在5G網路建設方面,美國並沒有走在最前面。”郭正標告訴科技日報記者,美國基本不生産電信設備,但部署SA需要完善射頻前端、BBU(基帶處理單元)、通信雲等網路架構,同時還需要一整套軟體運營維護方案。

  “美國不願意購買華為的5G服務,就得等合作商的技術完善後再考慮佈局SA。在此之前,AT&T只能在4G核心網的基礎上做升級。”郭正標説。

  項立剛還表示,光纜覆蓋率低也是美國選擇優先部署NSA的原因。

  “由於光纜覆蓋率還不夠高,美國大部分家庭至今仍未用上寬頻,NSA能通過無線CPE將5G信號轉化成Wi-Fi信號使用。”項立剛解釋道,NSA實際上起到了寬頻的作用。“NSA部署門檻低、實施快,對美國而言是當下最優的選擇。”

  由於中國大多數家庭使用了光纖接入網路這種方式,因而對NSA沒有需求。“但面向智慧家居、無人駕駛等對網路服務要求較高的領域,就需要獨立組網,所以直接開工SA更符合現實需要。”項立剛説。

   技術演進過程中的合理産物 

  儘管“假5G”招致非議,但郭正標和項立剛都一致認為,它是技術演進過程中的合理産物。

  實際上,3G、4G的部署都經歷過類似的過渡期。以目前主流的LTE為例,儘管被宣傳為4G無線標準,但其實它並未被3GPP認可。因此嚴格意義上來看,其並未達到4G標準,只有升級版的LTE Advanced才滿足國際電信聯盟對4G的要求。

  標準意義上的5G大規模商用,非一朝一夕之功。項立剛直言,“偽5G”“假5G”“4G+”無非是一個名稱而已,在概念上糾纏沒有多大意義,因為技術本身在不斷發展。對此,郭正標表示認同:“在過渡階段,5G還是非5G的界限其實很模糊。”

  那麼,標準意義上的5G商用什麼時候才可以實現?

  對老百姓而言,先得有支援5G的手機。“一年之內,基本上新手機都可以支援5G。”郭正標表示,有了5G手機,還需5G網路。“手機上顯示‘5G’信號,才能讓用戶最直觀地感受到5G。”

  “現在我國5G網路的正式牌照還沒發。但是就算發了牌照,建設5G網路的投資也是非常巨大的,涉及到的技術也很多,運營商不可能很快建好。”項立剛表示,與3G和4G一樣,5G建設初期要先進行試點覆蓋。

  據GSA(全球移動設備供應商協會)統計,截至2018年11月底,全球已有192個運營商進行了與5G相關的演示、測試與試驗,46個國家和地區的80個運營商已經宣佈在2019年到2022年之間提供5G網路商用服務。

  “雖然國內外部署5G的速度加快,但目前還沒有出現一個全新的應用場景體現出對5G的強大需求,只有在建設過程不斷嘗試中,才有可能發現新的應用場景。”郭正標直言。

  此前,美國獨立技術和市場研究公司弗雷斯特研究公司在一份報告中估計,到2025年企業客戶和消費者才能看到5G網路50%的全球覆蓋率。有國內專家也指出,由於5G做深度覆蓋較為困難,初期只能重點覆蓋,5G的覆蓋速度將遠遠慢于3G、4G,全面覆蓋甚至可能需要5年到10年。

  5G需要鉅額的資本投入,各個領域的“殺手級”應用尚處醞釀狀態。“真正意義上的5G商用一定會到來,只不過,不是一兩年就可以實現的。”項立剛説。

[責任編輯:李航]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