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能為祖國統一齣一份力”

2019年11月15日 08:47:00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我是泉州人,記憶中大概3歲時爸爸第一次帶我去海邊,我問他‘海的對岸是哪’,我爸説‘是臺灣’。”邱曄鍵回憶:“後來大概5、6歲,我爸又帶我去了廈門、福州、漳州的海邊,我問他‘海的對岸是哪’,他也説,‘是臺灣’。”

  邱曄鍵是本屆“挑戰杯”華僑大學《惠臺31條對臺灣青年的吸引力研究》項目的隊長。談及為何選擇這個課題,他告訴記者,因為“海的對岸總是臺灣”,他仿佛從小就和那裏形成了一種奇妙的情感聯結。

  這種聯結和後來課文裏學到的“寶島臺灣”,以及接觸到的臺灣同學共同作用,促使邱曄鍵對臺灣産生了一種特殊的關心。2018年2月,國家印發《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文件,俗稱“惠臺31條”政策,邱曄鍵自然非常關注,但他發現一個問題:周圍很多臺灣同學對這個政策“並不知道”。

  彼時,另一所僑校、暨南大學的吳仲抒同學正準備參加臺灣的交換項目,不久後他到臺灣發現,身邊的臺灣同學有不少想法和自己“不一樣”。

  這種“不知道”“不一樣”的情況,激發了邱曄鍵和吳仲抒的探索欲:“惠臺31條”到底對臺灣青年有沒有吸引力?兩岸青年學生的心理距離到底有多大?邱曄鍵開始在大陸著手組織團隊展開調研;吳仲抒則決定探究《臺灣青年學生國家認同現狀及影響因素》,並在臺灣高校發放問卷。

  邱曄鍵的團隊有14名同學,其中10名來自臺灣。吳仲抒和隊員蔡楚萍則邀請在暨南大學任教的臺灣老師陳致中指導課題。

  “他們找到我時,我的第一反應是這個課題適合我來指導。”陳致中2004年開始在清華大學讀博士研究生,畢業至今一直在暨南大學任教。他告訴記者,近些年回臺灣時會發現,受媒體議程和輿論氛圍等影響,臺灣青年群體對兩岸關係的態度變化十分“微妙”,因此他認為,探究臺灣青年群體對兩岸關係的感知、優化和提升臺灣青年對大陸和中華文化的認同非常吸引人,也很有價值。

  事實上,在得到學術研究結論之前,邱曄鍵、吳仲抒和他們的小夥伴還取得了另一種收穫。他們不知不覺成為了推動兩岸青年交流、理解和互信的踐行者,也摸索出一些與臺灣青年朋友的相處之道。

  邱曄鍵的方法是“彼此尊重、坦誠相見”,以及“脫敏”。在和臺灣同學交流時,如果遇到分歧,他會首先選擇尊重對方,支援對方“把真實想法説出來”。

  他還告訴記者,他和組裏的臺灣同學毫不回避“統戰”這類敏感詞彙,也不忌憚討論與“統一”相關的政治話題。

  他團隊中的臺灣同學崔祐瑋説,自己做這個項目的一部分初衷,就是希望把“惠臺31條”的利好政策傳播給更多在臺灣的朋友,“希望他們能來大陸看一看”。

  和邱曄鍵的情況不同,吳仲抒和蔡楚萍沒有臺灣隊友助陣,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摸索出一些與陌生臺灣青年溝通、交流的方法。

  “其實大家有很多青年話題可以聊。”吳仲抒發現,電影《流浪地球》、臺北動物園的大熊貓“圓仔”,以及一些年輕人熱衷的視頻網站,都是兩岸青年的交集點。蔡楚萍還意識到,“臺灣同學也和我們一樣面臨著相似的煩惱”,比如畢業後的出路問題等。

  “開始有臺灣同學問我,你們真的吃不起茶葉蛋嗎?”蔡楚萍哭笑不得,但後來她發覺,通過長期與自己接觸,一些臺灣同學在自動修正刻板印象,他們不但對大陸的經濟水準有了了解,還主動對蔡楚萍説:“以前聽説大陸人都很野蠻,但我覺得你不是這樣。”

[責任編輯:楊永青]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