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追尋先烈足跡】文物中的抗美援朝

2020年10月25日 23:35:00來源:環球網

  【環球網報道 記者 鮑宇雁 實習記者 孫璐璐】今天,10月25日,是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紀念日,70年斗轉星移,此刻鴨綠江邊,繁花似錦,綠草成茵。

  彼時,時值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隨後,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組建;10月7日,美方罔顧警告,悍然越過三八線,迅速向朝中邊境推進,準備佔領全朝鮮,危機關頭,朝鮮黨和政府請求中國出兵,援助朝鮮,10月19日,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開赴朝鮮戰場。

  70年前,我國百萬優秀兒女,為保家衛國,浩浩湯湯,跨過鴨綠江,把無限的希望帶給了處於水深火熱的朝鮮人民,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兩國安寧。他們有一個可愛的名字——中國人民志願軍。

  此後經歷五次大規模戰役,至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字儀式在開城板門店舉行,抗美援朝戰爭至此結束。

  這是一場發生在異域三千里河山的立國之戰,無數滿含著一腔熱血的烈士埋骨他鄉,197653名抗美援朝烈士,用生命寫就了一部英雄史,支撐起了贏得大國尊嚴的長劍利鞘。

  這一年,正逢2020,新千世紀的第一個庚子年。我們走進丹東市抗美援朝紀念館,通過珍貴的文物,重拾七十年的回憶。

  這首歌曲創作于1950年11月26日下午。當時,周巍峙到田漢住處聽取“全國戲曲工作會議”籌備工作彙報。當他翻看當天的《人民日報》時,看到頭版刊登一篇題為《記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幾位戰士的談話》的文章,文章的開頭引用了一首詩,周巍峙被詩的豪邁氣概所感動,馬上進行譜曲,僅半小時左右就將歌曲譜完。歌名選用了詩的最後一句,即“打敗美帝野心狼”。1950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發表了這首歌曲。

  在此期間,有的刊物以《中國人民志願軍部隊戰歌》為題,轉發這首詩。周巍峙覺得很好,就將歌名定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戰歌》。1951年4月10日,《人民日報》再一次發表了這首歌曲。由於當時不知道這首詩的作者,發表時只署名周巍峙作曲。後來,經過部隊多方搜尋,找到了詩的作者,他就是志願軍炮兵第1師26團5連指導員麻扶搖。

  1950年10月,麻扶搖所在部隊奉命第一批入朝。在入朝前夕的動員會上,麻扶搖被戰士們高漲的戰鬥情緒所感染,寫了一首出征詩。原詩是:“雄赳赳,氣昂昂,橫過鴨綠江。保和平,衛祖國,就是保家鄉。中國的好兒女,齊心團結緊,抗美援朝鮮,打敗美帝野心狼!”。此後,這首詩在志願軍部隊迅速流傳。

  新華社記者陳伯堅在部隊採訪時聽到了這首豪邁的出征詩,於是,在他寫的戰地通訊中,引用了這首詩,這就是周巍峙看到並譜曲的出征詩。

  抗美援朝戰爭第四次戰役中,中國人民志願軍第50、第38軍在朝鮮人民軍第1軍團配合下,為保障中朝軍隊主力在東線橫城地區實施戰役反擊,于1951年1月25日--2月16日,在漢江以南依託野戰工事,對美軍進行的帶有堅守性質的防禦作戰。

  此戰,第50、第38軍將美軍第1、第9軍牽制于西線,共斃傷俘敵2萬餘人,有力地保障了志願軍主力在東線的反擊作戰。

  著名作家魏巍于1950年底奔赴朝鮮前線,和志願軍一起生活、戰鬥。1951年他在漢江南岸戰地採訪實施堅守防禦的部隊後,深受感動,揮筆寫下了《漢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漢江南岸的日日夜夜》是作家魏巍在朝鮮戰場采寫的著名的戰地通訊,它記錄了志願軍第50軍、第38軍在漢江南岸阻擊作戰的英雄事跡,歌頌了志願軍的英勇犧牲精神。在國內外産生了巨大的影響。手稿對於研究抗美援朝戰爭這段歷史具有重要的價值,是本館具有代表性的藏品。

  1991年,魏巍將保存多年的手稿捐贈給抗美援朝紀念館。

  這是白色花崗岩被炮彈炸成碎塊和粉末,大的碎石塊有1釐米左右,中型碎塊有0.5釐米左右,大部分已成小米狀粉末,內有5塊炮彈殘片。這是見證殘酷戰爭的岩石粉沫與彈片,1958年,志願軍歸國時將它帶回捐贈給抗美援朝紀念館。

  1952年10月,“聯合國軍”在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發動的全線戰術性反擊作戰打擊下,在戰場上已經喪失了主動權。為了擺脫戰場上和談判中的被動處境,美國擺出了強硬姿態在軍事上加強了對志願軍防禦陣地的進攻,于10月14日,以美第7師、南朝鮮第2師各一部共7個營的兵力,在300門火炮、30余輛坦克、40余架飛機的支援下,兵分6路,由正面及兩翼,三麵包圍,向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兩個陣地發起猛烈進攻。防守在兩個高地的志願軍立即進行頑強還擊,世界軍事史上最為殘酷的戰役拉開了序幕。

  上甘嶺戰役歷時43天,從最初以連為單位的小的戰鬥,逐步升級,發展成大規模的戰役。“聯合國軍”為了佔領上甘嶺597.9高地和537.7高地北山這兩個目標,攻擊一個山頭陣地,一次就擁上來四、五個營的兵力,先後投入兵力6萬餘人,坦克170余輛,出動飛機3000余架次,動用105毫米以上口徑火炮300余門,所傾瀉的炮彈平均每天2.5萬多發,投擲重磅炸彈500多枚。山上的石頭被轟擊成為一米多厚的粉末,兵力、火力的密集程度和戰鬥的激烈程度在世界戰爭史上是罕見的。然而中國人民志願軍在這樣殘酷的條件下,依託以坑道為骨幹、同野戰工事相結合的堅固陣地,運用靈活的戰術,頑強抗擊敵人營以上兵力的衝擊25次,營以下兵力650余次,進行數10次的反擊。

  志願軍英勇作戰,使敵人不能前進一步,徹底粉碎了敵人的“金化攻勢”,最終守住了陣地,取得了上甘嶺戰役的決定性勝利。

  1951年1月25日,抗美援朝戰爭第四次戰役打響,第50軍447團受命在白雲山地區阻擊美軍,白雲山位於朝鮮漢江南岸,左翼為光教山,右翼為帽落山,互為依託,可以控制從水原通往漢城的鐵路以及兩條公路,是兵家必爭的軍事要地,因此447團堅守的白雲山陣地成為美軍進攻的重點之一。

  1月25日,美軍第25師先頭部隊進佔水原,隨即與受命堅守白雲山前沿陣地的志願軍第50軍447團形成對峙。1月27日2時10分,第447團派遣突擊隊,夜襲水原,斃傷俘美軍60余名,打亂了美軍對白雲山的進攻部署。28日拂曉,美軍第25師1個營,在5輛坦克配合下,分3路向第447團防守的白雲山前沿陣地兄弟峰發起進攻。志願軍第447團以3個連兵力,在兄弟峰下的杜陵等地進行伏擊,斃傷其60多人,粉碎了美軍的第一次進攻。

  29日晨,30余架飛機、30余門炮掩護美軍步兵,攻佔了328高地和西峰。下午,第447團乘其立足未穩,予以反擊,恢復陣地。30日至31日,美軍向兄弟峰發動更加猛烈的攻擊。第447團堅守陣地,晝夜激戰,共擊退美軍多次衝鋒,于31日夜主動撤離兄弟峰陣地。

  2月1日拂曉,美軍開始進攻光教山。防守此處的志願軍官兵激戰終日,因力量懸殊,16時陣地被美軍佔領。隨即,第447團組織反擊,恢復陣地。此後,雙方不斷進行激烈的反覆爭奪戰。戰至5日晚,第447團完成阻擊目的,奉命主動撤出白雲山陣地。

  70年來硝煙散,作家王樹增在《朝鮮戰爭》中説:“不知道在以後漫長的歲月裏,那些流著鮮血倒在朝鮮土地上的年輕士兵的身影,是否會如斑斕的彩蝶,留在不再經歷戰爭的人們的記憶裏。”

  2020年10月23日,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了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週年大會,向抗美援朝、保家衛國的英雄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每思家國金湯固,便憶英雄鐵甲寒。龍城飛將代代在,豈容胡馬度陰山!70年後,祖國大地,山河皆安,仍記烈士功勳,光輝不滅,千古永垂!

  (本文據抗美援朝紀念館提供的文字材料整理編發)

[責任編輯:普燕]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