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一首詩,道出總書記對這一群體的關心關注

2020年10月25日 23:30:00來源:央視網

  天天學習金風送爽,今又重陽。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老齡事業取得輝煌成就,中華民族尊老、敬老、愛老、助老的傳統美德繼續發揚光大,“讓所有老年人都能老有所養、老有所依、老有所樂、老有所安”正在成為現實。

  老馬識途身穩健,無需揚鞭自奮蹄。90歲的“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至今依然奮鬥在科研一線;84歲的鐘南山、73歲的李蘭娟,仍在為築牢疫情防控屏障奔波勞碌。

  “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2014年11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見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代表時,用劉禹錫的詩句鼓勵廣大老同志繼續發揮餘熱,作出積極貢獻。

  【釋義】

  《酬樂天咏老見示》是中唐詩人劉禹錫(字夢得)酬和好友白居易(字樂天)的詩作。二人同以“咏老”為題賦詩,卻表達了對生活、老病的不同態度。

  劉禹錫和白居易詩交34年,二人皆生於772年,可謂“同年同病同心事”,世稱“劉白”。唐文宗開成元年(836年)秋,64歲的劉禹錫乙太子賓客身份分司東都洛陽,此時白居易賦閒在洛。白居易先寫一首《咏老贈夢得》詩:“與君俱老也,自問老何如?眼澀夜先臥,頭慵朝未梳。有時扶杖出,盡日閉門居。懶照新磨鏡,休看小字書。情于故人重,跡共少年疏。唯是閒談興,相逢尚有餘。”細緻刻畫了老年人的生理和心理特徵,流露出老病交加、心志已灰的悲觀情緒。

  與白詩的悲觀低沉不同,劉禹錫的酬答詩卻昂然向上。首二句“人誰不願老,老去有誰憐?”與白詩一樣,以設問開篇,點出“老”帶來的矛盾:人人都想長壽,可真長壽了,卻又不受人待見。“身瘦帶頻減,發稀冠自偏”十字逼真地把老況描繪出來。“廢書緣惜眼,多灸為隨年”,為了愛惜眼睛而棄書不讀,經常灸治疾病以度殘年。“經事還諳事,閱人如閱川”,人老了經歷的事情就多了,理解自然深刻透徹,看人就像看河川一樣,一目了然。“細思皆幸矣,下此便翛然”,細想起來,所經歷的磨難都是幸事,只要徹悟這一點,便會超然解脫。最後二句“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為千古傳頌的名句。“桑榆”比喻日暮。意思是不要説日到桑榆已是晚景了,看它還能放射出滿天燦爛的霞光來。大有“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之慨。

  【解讀】

  老年人,一直是習近平總書記心中沉甸甸的牽掛。數十年來,他始終深懷敬老之心、傾注愛老之情、篤行為老之事,為全社會樹立了榜樣。

  1984年12月7日,習近平同志在《人民日報》發表一篇題為《中青年幹部要“尊老”》的專論,文章充滿深情地説:“千千萬萬的老同志,‘投身革命即為家’,幾十年如一日,勤勤懇懇,兢兢業業,艱苦樸素,廉潔奉公,不計名利,不怕犧牲……,在離休之後,仍然‘壯心不已’,要把‘餘熱’奉獻給黨和人民。他們的種種優秀品德,集中表現出他們一輩子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精神。”

  寫作此文時,習近平同志31歲,剛剛履新河北正定縣委書記一年。當時,他把縣委僅有的一輛212吉普車配給老幹部使用,自己則輕車簡從,只要不出城關就騎自行車。當他要離開正定時,一些老幹部眼圈都紅了。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老齡工作發表重要講話,對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系建設提出一系列高瞻遠矚的重要論述和設計規劃。面對“老年人口數量最多,老齡化速度最快,應對人口老齡化任務最重”的嚴峻形勢,習近平強調“滿足數量龐大的老年群眾多方面需求、妥善解決人口老齡化帶來的社會問題,事關國家發展全局,事關百姓福祉,需要我們下大氣力來應對”。在習近平總書記的關心下,養老體系建設納入“十三五”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規劃綱要,《關於全面放開養老服務市場提升養老服務品質的若干意見》等一系列沉甸甸的政策文件相繼出臺,為實現政府、家庭和社會對老年人的深切關懷和全面保障夯實政策基礎。

  同時,習近平總書記還身體力行尊老敬老愛老助老,不僅深切關愛老年人,而且把他們看作社會的寶貴財富。在習近平眼中,“老年是人的生命的重要階段,是仍然可以有作為、有進步、有快樂的重要人生階段”。他把“努力挖掘人口老齡化給國家發展帶來的活力和機遇”當作課題之一,明確提出“要為老年人發揮作用創造條件,引導老年人保持老驥伏櫪、老當益壯的健康心態和進取精神,發揮正能量,作出新貢獻”。(作者 楊立新)

 

[責任編輯:普燕]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