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世界週刊丨“我無法呼吸”的背後:美國警察之“困”

2020年06月22日 22:11:00來源:央視新聞客戶端

  距離白人警察暴力執法導致黑人弗洛伊德死亡已過去近一個月,全美各地的抗議活動還沒有平息,至今,已有2000多座城市爆發了示威活動,抗議浪潮甚至蔓延全球多個國家和地區。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當地時間6月12日,美國亞特蘭大市又發生了一起警察射殺黑人事件,將改革警察系統的訴求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

  6月12日,亞特蘭大911呼叫中心接到這通報警電話。警員布魯斯南隨後趕到現場,發現酒氣熏天的黑人男子布魯克斯正在車裏昏睡。

  根據佐治亞州關於酒後駕車的處理辦法,警察如果認為駕車人可能産生駕駛危險,可以對其進行逮捕。但就在警察要給布魯克斯扣上手銬時,一直顯得渾渾噩噩的布魯克斯突然開始掙扎,與兩名警察扭打起來。

  警察羅爾夫隨即向布魯克斯連射三槍,其中兩槍打中了布魯克斯的後背。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報道,在布魯克斯中槍後大約2分12秒的時間裏,兩名警察未對布魯克斯的傷勢進行查看。隨後布魯克斯在送往醫院後因失血過多搶救無效死亡。

  消息傳出,立即在當地引發抗議。抗議者們焚燒了事發地的溫迪漢堡快餐店,阻斷了附近高速公路的交通。

  據CNN報道,目前,開槍的警察羅爾夫已自首,被警局開除並面臨謀殺重罪和其他10項訴訟,如果被定罪,將面臨無假釋的終身監禁或死刑。另一名警察布魯斯南也已投案自首,並面臨過度執法以及違反公職人員誓言的指控。

  2016年7月19日,非裔青年阿達馬在法國巴黎街頭遭遇警察盤查,因為出門時忘帶身份證,阿達馬試圖躲到鄰居家。隨後趕來的3名警員用身體將阿達馬按壓在地,阿達馬數次呼喊:我不能呼吸!但最終因窒息身亡,當天正好是阿達馬24歲的生日。

  如今,阿達馬的姐姐再次走上街頭,要求警察歸還阿達馬應得的正義,呼籲警察改革。

  因弗洛伊德之死引發的針對種族歧視和警察暴力執法的抗議浪潮,已經蔓延至全球的數十個國家。應人權理事會非洲國家集團的請求,聯合國理事會在6月17和18日兩天舉行了緊急辯論。

  聯合國常務副秘書長阿米娜默罕默德、人權高專巴切萊特、喬治弗洛伊德的弟弟菲洛尼斯,以及100多個國家和機構的代表在辯論中發言,決議強烈譴責執法機構繼續對非洲人和非洲人後裔實施種族歧視和暴力行為,並進一步譴責刑事司法系統中的結構性種族主義。

  針對布魯克斯案,本週,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網採訪時明確表示:“即便和警察有分歧,也不能抗拒警察”。

  此前一天,特朗普剛剛簽署一項關於美國警務改革的行政令。美國全國廣播公司評論稱,抗議者們呼籲對警察系統實施大刀闊斧的改革,但這份行政令卻如小刀割肉,令人失望。

  美國總統特朗普:今天我將簽署一項行政令,呼籲全美所有的警察局以這項最高的職業標準來服務社會,這些將是地球上最高 最強的標準。

  英國廣播公司BBC將特朗普此項政令的核心內容歸納為三點:

  聯邦政府提供撥款,用於提高警察隊伍的素質,其中包括建立全國數據庫,共用有不良行為警察的數據;

  在非暴力的執法場合中,如處理吸毒和無家可歸人員時,增派社工到場,為相關對象提供更多幫助;

  除非警察自身生命受到威脅,禁止警察在執法過程中使用致命的鎖喉動作。

  但對於抗議民眾呼聲最高的“削減警察預算”(defund police)和“起訴暴力警察”(prosecute police)的訴求,政令並未涉及。

  而且特朗普對警察使用‘鎖喉’動作的態度,也引發了極大爭議。

  美國總統 特朗普:除非警察的生命受到威脅,警察不能使用鎖喉。

  鎖喉,在美國也被稱為“昏厥術”(sleeper hold)。自上世紀70年代起成為美國警察的標準培訓動作,主要用於制服危險嫌疑人。

  據統計,在1976年至1982年7年時間裏,僅洛杉磯市警方記錄在案的鎖喉行為就有975次,導致15人因鎖喉身亡,其中12名死者為黑人。

  1982年,20歲的黑人青年詹姆斯明思成為第16名被洛杉磯警察鎖喉致死者,在美國引發軒然大波。洛杉磯警方于當年宣佈只有在警察認為自身生命受到威脅時,方可使用鎖喉動作。

  1993年,紐約市警察局也做出同樣規定。但據“市民投訴調查委員會”統計,近10年來,紐約警察每年都要遭到200多起鎖喉投訴。

  2014年,黑人男子艾瑞克迦納被紐約警察潘特裏奧當街鎖喉致死,同弗洛伊德一樣,迦納也曾在臨死前絕望呼喊十余次“我不能呼吸”。 但此案在經歷近5年的調查後, 2019年8月,紐約地方法院陪審團和美國司法部均裁定,警察潘特裏奧免於獲罪。

  在美國的刑事審判中,要給警察定罪,需獲得陪審團全部一致同意。而根據美國最高法院在上世紀80年代的兩次判例,當警察的生命或其他無辜生命受到威脅時,當危險的嫌疑人試圖逃跑時,警察均可開槍。

  但從另一方面來看,美國警察對自身安全的擔心也並非杞人憂天。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截至2020年初的統計,美國的在冊槍支保有量已突破4億支,槍的數量已經超過了美國的人口數,且民間槍支的數量呈連年上升的趨勢。

  《美國公共衛生雜誌》的一項研究發現,在美國,持槍人數每增加10%,警察被殺案也會增加十起。

  如此環境下,美國警察手中的武器裝備也在不斷升級。

  上世紀初,美國加州伯克利市的警察局局長奧古斯特和麥(August Vollmer)創立了美國現代警察制度大力推行社區化、職業化、教育程度高的警察隊伍,這使得美國警察在當時被譽為全球最傑出的執法隊伍。當時,美國警察手中的武器最多只有一把左輪手槍。

  上世紀90年代,美國打響反毒大戰。為了對付武裝精良的毒梟,美國國防部根據《國防授權法案》啟動1033項目,將多餘的軍用裝備轉移到警察系統,美國的一線城市因此紛紛組建了自己的特警部隊。

  2001年911之後,反恐戰爭打響。除了國防部,新成立的國土安全局每年也會向警察系統派發高達50億美元的資金用於採購軍事裝備,迅速加快了警察軍事化的節奏。裝甲車、催淚彈、閃光雷等本應用在危險犯罪分子身上的軍事化設備,開始被用於警察日常執法行動中。

  在美國科羅拉多州一個人口不足300人的小鎮,為了應對一次搶劫案,警方甚至會出動“防地雷反伏擊裝甲車”。

  幾乎與此同步,也是從2000年開始,公眾對美國警方的信任度明顯下降,多次爆發反對警察暴力執法的抗議活動。

  在《紐約時報》看來,美國警察面臨的是一場信任危機,美國警察系統需要做出的改變遠遠超出警務改革本身。

  據美國皮尤研究中心今年6月公佈的一項最新民調,相比白人群體,黑人群體對警察的信任度極低,黑人對警察的滿意度不足白人的一半。

  約75%的白人受訪者認為警察在執法過程中使用的執法手段適度,而持同樣觀點的黑人僅有約33%。

  約70%的白人受訪者相信行為不當的警察最終會受到法律制裁,而相信這一觀點的黑人僅有約31%。

  在弗洛伊德遭鎖喉窒息身亡的明尼阿波利斯市,市議會多數成員支援撤回財政撥款,解散該市警察局,與社區一起,重建一種能切實保障社區安全的公共安全新模式。

  在布魯克斯被警察射殺的亞特蘭大市,市長要求警察在使用致命武力之前必須先採取“更低級別”的戰術;所有使用致命武力的行為事後必須向公民審查委員會報告;如有警察“超出合理範圍”使用武力,同行警員必須進行干預並立即向上級報告。

  在馬利蘭州巴爾的摩市,新入職的警察必須接受特殊的應急培訓。

  只有在摘掉面罩後,警察才會知道面臨怎樣的情況。他遇到的可能是暴徒,也可能只是問路的民眾,該採取怎樣的應對手段,警察需要在瞬間做出決定。

  這一次,警察代頓選擇了用槍射擊。

  據《今日美國》的統計,自弗洛伊德之死引發廣泛抗議以來,美國已有超過30個城市對其現行警務政策實行改革,有的禁止警察採用鎖喉手段控制嫌疑人,有的要求警察及時上報同事的不當執法,有的城市甚至削減了警察局的預算。但這些改革手段能否減少暴力執法和歧視執法事件的發生,還有待時間檢驗。

[責任編輯:陳文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