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軌“整形師”:練就“火眼金睛”,只為那0.1毫米的傷痕

2019年02月12日 12:15:00來源:新華網

  新華社瀋陽2月11日電(記者洪可潤)2月11日,0時30分,哈大高鐵沿線的溫度已經跌破零下20攝氏度。鋼軌“整形師”鄭明皓,身穿一件黃色反光馬夾,帶著頭頂燈,推著鋼軌打磨機平穩地線上路上勻速行進,砂輪與鋼軌接觸的地方,濺起一串串璀璨的火花。

  鄭明皓是中國鐵路瀋陽局集團有限公司瀋陽高鐵維修段鋼軌打磨專修隊的隊長。漂泊是鄭明皓工作的主旋律,由他和四名職工所組建的鋼軌打磨專修隊,擔負著該段哈大、盤營、沈丹高鐵所有道岔的人工打磨工作。陪伴他們長年奔波在高鐵沿線的,只有一輛裝滿設備的白色小廂貨車。

  為了確保高鐵列車安全暢通,提升旅客乘車的舒適度,就要保證高鐵線岔設備的平順性和穩定性,對線路、道岔出現磨損的鋼軌進行打磨作業,鋼軌“整形師”是高鐵維修中一個重要的工作崗位。

  鋼軌打磨,外行人看似粗活,實則是項堪比繡花的技術活。

  “打磨隊注意了,從10度開始打磨。1號機設成10度,2號機設成12度……”瀋陽南作業現場,鄭明皓半跪在鋼軌旁操作著各種儀器,對道岔進行數據採集與分析,通過對講機將筆記型電腦分析出的數據傳達給遠處等待打磨的作業人員。

  4台打磨機同時作業,工作人員推著鋼軌打磨機走了20多個往返,近2公里。鋼軌打磨機走過,只見火花四濺,寂靜的夜裏只能聽見機器的打磨聲和四名隊員沉重的呼吸聲,他們貓著腰低著頭、幾雙專注的眼睛緊緊地盯著軌面和機器,小心翼翼地慢慢向前推進。

  “要想徹底消除鋼軌表面細微的擦痕,就必須練就一雙‘火眼金睛’,哪怕只有0.1毫米的傷痕,也要認真對待。”

  每一遍打磨後,鄭明皓都會脫下手套,用指尖在冰冷的鋼軌上反覆觸摸,感受鋼軌打磨後的狀態。“列車高速行駛時,鐵軌上任何細小的裂縫都會引起強烈的晃動,不僅旅客會感到不舒服,還會給列車運作帶來安全隱患。”鄭明皓説。

  寒風像刀鋒一般劃在臉上,然而因為推著300多斤重的鋼軌打磨機行走,鄭明皓和隊員們的襯衣也全被汗水打濕。“濕了幹、幹了再濕,一天下來誰也記不得反覆多少次了。”鄭明皓説。

  飛濺的火星落在工服上,鄭明皓的工服上留下了一個個燙出來的窟窿。在他的工服下面,鄭明皓的身上也佈滿了大大小小的燙傷傷疤。

  自從2015年10月打磨專修隊成立後,鄭明皓就開始了“流浪”生活。工作安排到哪,“家”就安在哪。為了滿足鋼軌打磨工作要求,鄭明皓和隊員們根據高鐵線岔變化情況不斷調整作業位置。在一年的時間裏,他們要遷移20多次,足跡幾乎遍佈哈大、盤營、沈丹高鐵每一處線路。

  4時30分,作業結束。經打磨後的鋼軌筆直锃亮,軌面猶如鏡面般光潔滑潤。鄭明皓和隊友們整理好儀器,坐上那輛白色小廂貨車,奔向下一個作業地點。

[責任編輯:楊永青]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