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走下坡路的大趨勢沒變

2018年10月10日 13:51:00來源:光明網

  作者: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執行院長王文、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副研究員 王鵬

  從二戰結束後美國建立全球霸權算起,美國實力逐漸走上“盛極而衰”之路,這個進程有曲折、有反覆,但目前看來,美國走下坡路的大趨勢沒變。

  從20世紀60年代末開始,美國開始了緩慢衰落

  從20世紀60年代末開始,美國的全球霸權便呈現出螺旋式衰落的大趨勢。大體來看,在美國本土有關“美國衰落”政策與學術辯論中,存在“絕對衰落論”和“相對衰落論”兩大派別。耶魯大學教授保羅 肯尼迪從歷史研究中得出啟發:大國的“過度擴張”容易導致衰落,美國和歷史上的其他強國一樣,也面臨過度擴張而導致衰落的風險。此類觀點認為,從長遠看,美國的政治與經濟霸權都將“必然”衰落,因此被稱為“絕對衰落論”。

  與“絕對衰落論”不同的是,一些美國學者卻認為,只要實施有效的戰略,美國霸權地位仍可護持,衰落並非無可避免。如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 奈聲稱,憑藉美國在科技、創新等領域無可挑戰的優勢地位,可以繼續以“軟權力”“巧實力”等手段領導世界。在此類美國霸權“相對衰落論”看來,美國所經歷的逆境都是暫時的、階段性的。

  在筆者看來,過去半個世紀裏,美國衰落呈現波浪起伏狀的非線性過程。越南戰爭結束後,“美國衰落論”開始興起,20世紀80年代裏根總統時期,美國國力呈現微微走強狀態;20世紀90年代中期克林頓執政時,美國經濟出現了網際網路早期繁榮;奧巴馬執政後期、特朗普執政初期,美國經濟出現危機後的復蘇。但是,總體看,美國國力緩慢下行的趨勢並未改變。美國走下坡路的過程是漫長的,正如英國從19世紀90年代初喪失經濟實力第一的位置,至二戰後徹底讓出全球霸主地位,至今逾百年,但英國的世界影響力尤存。

  美國在各方面仍呈現緩慢衰落之態

  一般看來,美國霸權主要由軍事、經濟與文化軟實力三方面構成。在軍事上,20世紀70年代折戟越南讓美軍顏面掃地。此後,美國所發動或參與的戰爭,包括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等雖有勝利,但往往得不償失。美國為維護霸權在全球所經營的軍事基地、給予他國的同盟承諾等,都已給本國經濟造成巨大負擔。

  按照特朗普“美國優先”的邏輯,美國政府似乎應該大幅削減軍費、在全球範圍內實施戰略收縮。然而,特朗普上臺後實際所採取的政策卻正好相反:不僅沒有從多條戰線上收縮,反而同時加大投入,更深地捲入地區矛盾中。上任伊始,為了在其首個任期實現高達540億美元的軍費增幅以建造新的航母、戰艦、戰機,他大幅削減國內民生項目和海外援助等領域的經費。2019財年美國國家安全預算,即軍費總計已達7160億美元。

  在經濟上,美國經濟總量佔世界比重也在逐年下降,同時美元作為世界通用貨幣的地位也正日益受到質疑。不僅如此,美國經濟輪迴的週期也愈來愈短,第一峰值到第二峰值歷經23年,而第二峰值到第三峰值只歷經了16年。且滑坡有加速趨勢,而抬升有減緩趨勢。當前,儘管特朗普反覆強調他的“豐功偉績”已經“使美國再次偉大”,但統計數據和主流經濟學家的研究都清晰表明,他所鼓吹的“第三次抬升”還遠未到來。

  在軟實力上,美國國家形象受到了特朗普的重創。特朗普正在大幅透支美國多年積攢的國際戰略信譽,並影響到盟國對美國的戰略預期與互動。譬如,其“印太”戰略提出後,印、日、澳等國應者寥寥,中印、中日關係反而正在實現轉圜。特朗普在聯合國的演講備受質疑,誠如《華盛頓郵報》坦承,“美國不再是燈塔,而是惡霸”。“軟實力之父”約瑟夫 奈則尖銳批評,特朗普已經嚴重削弱了美國的軟實力,極大減少了美國的吸引力。

  中國社會要抑制“恐美崇美症”

  1938年,毛澤東在陜北窯洞中寫下了鴻篇巨作《論持久戰》,批判了“速勝論”和“亡國論”兩種謬誤,如長夜裏明燈為四萬萬中國人民最終戰勝日本帝國主義侵略者指明瞭方向。八十年後,今天的中國早已今非昔比,面對“特朗普攻勢”,炎黃子孫更沒有必要自怨自艾、妄自菲薄,更不要奢望“認慫”就能夠乞求和平與憐憫。當然,我們也不宜狂妄自大。中國發展進入到了“精耕細作期”,從過去的重視“量”上的增長正轉型升級到“量質並重”的高品質發展階段。只要我們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尤其是在一些重要領域將各項政策落實到位,美國的任何遏制都不能夠打亂中國的發展步伐。只要中國按照自己改革發展的節奏穩步向前,國人更加堅定意志、堅定信心,眾志成城,就一定能夠力挫美國的“霸淩”,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王鵬)

[責任編輯:張曉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