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

2018年08月02日 11:58:00來源:央視新聞

  今天是八一建軍節,在我國,每24人就有1名退役軍人,他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當過兵的人”!當兵時他們守衛人民安寧,脫下軍裝,他們仍是最可愛的人!

  戰爭年代,他們用小米步槍,撐起民族脊梁

  和平時期,他們用鋼鐵意志,守護歲月靜好

  他們挺立著祖國的筋骨,沸騰著人民的血液

  把危險和黑暗擋在你我看不見的地方

  “一日為兵,終身入伍”

  雖脫下軍裝,他們仍是最可愛的人

  護衛山林,他未曾“退伍”

  退伍老兵劉真茂

  1983年成立護林隊,一守就是35年

  到1993年,守山人只剩他一個

  35萬畝原始森林,7萬畝草山

  28年沒回家過年的他

  曾受過無數次偷獵者的威脅

  “我就是個普通人

  一輩子只幹了兩件事,當兵和護林”

  搶險一線,他們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饒波

  在成都收到組建臨時搶險隊的消息

  立即打車奔向內江

  同他一樣

  趕來迎戰洪峰的退伍老兵有40人

  “保護百姓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

  這是我們退伍老兵應盡的義務”

  生死時刻,他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劉傳健

  川航飛機在萬米高空飛行中

  風擋玻璃突然爆裂

  在瞬間失壓、設備大多失靈的情況下

  機長劉傳健冷靜操作安全降落機場

  所有乘客平安落地,完成“史詩級”備降

  “我不是‘薩利機長’

  這次備降是中國民航業的成績”

  危急時分,他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張鑫

  湖南一名兩歲多的男童在陽臺玩耍時

  不慎將頭部卡在五樓防盜窗

  身體懸挂在空中,情況十分危急

  張鑫路過時聽到眾人在喊“出事了”

  他不顧危險,徒手攀爬至五樓

  順利將卡住的小孩托進了房間

  “我曾當過兩年兵

  看到這種情況,是當兵的都要上”

  面對烈火,他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陳健

  江蘇揚州一居民樓發生火災

  曾是武警特戰隊員的外賣小哥陳健

  拎著滅火器第一時間衝進火場

  迅速控制火勢

  “我當過兵,這是軍人的本性”

  勇鬥歹徒,他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羅日洪

  廣西南寧一醫院實習護士

  被住院患者突然刺傷頸部

  同病房的羅日洪立即制止

  與行兇者搏鬥近20分鐘

  身中6刀仍緊抓歹徒不放

  “根本沒有多想

  這種事情看見了就要救”

  扶危拯溺,他未曾“退伍”

  退伍老兵何友毅

  綿陽1歲多的希希騎車在河邊玩耍

  不慎連人帶車墜入河中

  危急時刻

  88歲的何友毅跳入冰冷的河中

  成功將孩子救起

  作為退伍老兵,這不是他第一次救人

  15年前他在同樣的地方救起另一名小孩

  他的女兒説

  “爸爸平常要人攙著走

  沒想到會跳下河救人”

  挽救生命,他未曾“退伍”

  退伍軍人周明洪

  廣東佛山11歲男孩爬上塑膠棚失足懸空

  當保安的周明洪上前營救

  不料塑膠棚瞬間坍塌

  下落時他緊抓男孩,著地充當“肉墊”

  男孩保住了生命,他沒再能醒來

  年僅38歲

  “軍人,就必須有軍人的樣子!”

  無論現役或是退役

  他們都在不同的時代奉獻著

  他們都在不同的崗位堅守著

  英雄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致敬不止在今天

  一個人就是一支騎兵

  作者 | 畢淑敏

  我曾行進在漫天皆白的冰雪中,在一支騎兵的中段靠後部分。

  那時不到17歲,在藏北邊防線上。無比艱難的跋涉中,我往前看,是英勇攀登的戰友;向後看,也是英勇攀登的戰友。我明白自己是隊列中的一員,只能做一件事,攀登。

  那時的我很懦弱,高寒與缺氧像兩把冰錐,揳入我的前胸後背。極端的苦乏,讓我想到唯一解脫的方法就是自殺。我用僅存的氣力做告別人世的準備,可是因為我在連綿不絕的隊列中,隊列的節奏感和完整性,讓我找不到機會對自己下手,就這樣拽著馬尾翻過雪山,被迫保全了性命。

  之後,我對軍隊生出敬畏和崇拜。

  軍隊是有頭有尾的,也有心臟。

  司令部就是軍隊的指揮中樞。無論情況怎樣危急,無論條件怎樣惡劣,無論事態多麼複雜,無論困難怎樣重巒疊嶂,指揮機關總是鎮定和胸有成竹的。它冷靜清醒,不忘乎所以。勝不驕敗不餒,緊張地運籌帷幄。

  我私下裏曾想,司令員永遠是不可戰勝的嗎?他可有孤單無能的時刻?一次,司令員病了,衛生科長派我去給他輸液。司令員虛弱地躺在白色被子裏,鬚髮雜亂,同尋常莊戶老漢並無太大的區別。他的萎靡讓在一旁看護他的我,有了發問的勇氣。

  趁他神志稍清,我説:“司令員,你可有膽小的時候?”

  他看著輸液瓶裏眼淚般濺落的藥水説:“有。”

  我説:“什麼時候?”

  他説:“現在,我不知道還要躺多久,才能站起來指揮隊伍。”

  政委經驗豐富,表面上不動聲色,內裏洞若觀火。

  説起來我對政委的好感,來源於一份血緣。我的父親曾是一位師政委,這使得我敢於探詢政委的內心世界。

  “您是何時變得像政委?”我問父親。

  這句話有很大的語病,如果問別的政委,可能會被批評。好在他是我的父親,原諒我的好奇和冒犯。

  他説:“ 嗯, 政委是慢慢變成的。你先要做自己的政委,然後才能做大家的政委。”

  這句話,我也不大懂。直到很久以後我才醒悟,一個當不好自己政委的人,不配給更多將士當政委。

  通常我們想起後勤部長,總伴著食堂的煙火氣。

  一回憶起當年阿裏軍分區的後勤部長我就想笑,他有點邋裏邋遢,單帽的檐總是捋不直。發夏裝時,他説,這幾個女娃娃怎麼能在雪山上穿單衣呢?快給基地打報告,把她們的夏裝換成冬裝,才不會落下病。

  那時藏北高原比現在要冷。一個風和日麗的冬日,我隨手拿溫度計到室外去測,得到的數據是零下38 攝氏度。男兵的夏裝和冬裝式樣相同,只是一個瘦些一個寬鬆些。男兵領夏裝時故意大一號,可以把夏裝罩在棉衣棉褲上。女式軍服夏裝有掐腰和小翻領,想要把它套在棉襖棉褲上簡直癡心妄想。

  那時年輕的我們,其實很想在嚴寒的風雪中,穿半開領的夏裝窈窕過市。至於久遠的損害,我們完全顧及不到。後勤部長鐵嘴斷金,一句話毀了少女們扮俏的夢想。

  後勤部長似乎能掐會算,他説,你們現在罵我,將來會感激我。女式夏裝在嚴寒的高原,的確是沒有用武之地的雞肋。勉強穿戴,關節炎、氣管炎一定會纏上我們。現在我已年逾花甲,還未曾骨折且沒有大關節的紅腫熱痛,這和後勤部長的作風密切相關。

  以上是我對一支作戰軍隊基本配置的了解。

  也許你要説,還有武器。

  軍隊不能沒有武器,騎兵不能沒有馬。但這對驍勇的軍隊來講,不是最重要的。

  那時我有一支步槍,我練到閉著眼睛能在幾分鐘之內迅速拆解組裝,也用它打出優秀的成績。我一直以為配給我這種小兵的槍,一定是無名鼠輩。直到我退役多年後,才知道它是大名鼎鼎的AK-47的一個版本。

  槍械不斷改進,武器不斷發展,但如果沒有人來操控,槍就是鋼鐵的生冷拼裝,骨子裏,它們是沒有生命的。

  一個人就是一支騎兵,你要有勇氣。

  你能掌握什麼技術,這並不是最關鍵的。你之所以成為你,是因為你有你的司令員和政委,你有你的後勤部長,你是你自己的小兵,又是你自己的統帥。

  你要知道自己這支軍隊向何處去;你要在軍隊沮喪時給他打氣;在軍隊迷路時,做他永不失靈的導航;你要在軍隊忘乎所以時,適時地給他兜頭一盆冷水;在軍隊重傷時,給他輸血包紮;你要在軍隊畏葸不前時,擂響戰鼓;在他恬然酣睡時,吹起衝鋒號。

  你要知道什麼對他是真正的好,並不懈地堅持;你要知道什麼是可能傷害他的陷阱,早早地發出警報遠離危險;你要冷靜、要鎮定、要充滿激情又能適可而止;你要令行禁止健步如飛,能幫他找到最相宜的伴侶。

  雖是獨自一人,但身後有一支軍隊。車轔轔馬蕭蕭,罡風浩蕩,旌旗獵獵,號角長鳴。

[責任編輯:張曉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3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