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政策委員會劉世錦:結構性去杠桿有序推進

2018年07月05日 10:20:00來源:經濟日報

  降低杠桿率是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的一項重要舉措。當前我國去杠桿成效如何?杠桿有何結構特徵?對於我國杠桿率趨勢該如何看待?《經濟日報》記者採訪了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委員、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

  記者:一些統計數據表明,我國去年以來的去杠桿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對此您如何評價?

  劉世錦:2017年以來,我國宏觀杠桿率上升勢頭明顯放緩,穩杠桿取得初步成效。2017年杠桿率比2016年高2.4個百分點,增幅比2012-2016年杠桿率年均增幅低10.9個百分點。2018年一季度杠桿率比2017年高0.9個百分點,增幅比去年同期收窄1.1個百分點。去杠桿初見成效,我國進入穩杠桿階段。

  杠桿率趨穩的主要原因:一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取得明顯成效,企業利潤、財政收入保持較快增長,有助於消化存量債務。2018年1-5月,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同比增長16.5%,全國財政收入同比增長12.2%。二是穩健中性貨幣政策及結構性信貸政策效果顯現,貨幣信貸總體保持適度增長。2018年5月,M2同比增長8.3%,增速較上年同期回落0.8個百分點,為穩杠桿創造了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同時,人民銀行採取有效措施,著力優化信貸結構。2018年5月末,産能過剩行業中長期貸款下降2.1%,低效融資需求受到明顯遏制;房地産貸款增長20.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5個百分點,其中個人住房貸款增長18.9%,增速下降13.7個百分點。此外,委託貸款、企業債券、表外融資等業務受金融去杠桿影響,增速明顯放緩。三是地方政府融資擔保行為進一步規範,平臺公司等軟約束主體債務增長受到明顯遏制。

  記者:杠桿率總體來看下降了,那麼從結構上來看,大家關注的國企、政府和個人杠桿率是否也出現了變化?

  劉世錦:在總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時,杠桿結構也呈現優化態勢。

  一是,企業部門杠桿率下降,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明顯回落。2017年企業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小幅下降1.4個百分點,2011年以來首次出現凈下降,而2012-2016年年均增長8.8個百分點。2018年一季度企業部門杠桿率比上年同期低2.4個百分點,預計2018年企業部門杠桿率比2017年有小幅下降。

  分企業類型看,工業企業中資産負債率相對較高的國有企業,資産負債率明顯回落,2018年5月為59.5%,比上年同期低1.8個百分點;資産負債率較低的外資企業、私營企業,則相對穩定或有所提高,2018年5月分別為53.8%、55.8%,比上年同期高0.1和3.9個百分點。

  二是,住戶部門杠桿率上升速率邊際放緩,債務安全性可控。

  2017年住戶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上升4.1個百分點,2018年一季度上升1個百分點。雖然住戶部門杠桿率持續上升,但上升速率出現邊際放緩。截至2018年5月末,居民貸款增速連續13個月回落,從2017年4月的峰值24.7%降至今年5月的19.3%。

  住戶部門債務風險總體可控。一是與發達經濟體相比,我國住戶部門杠桿率仍處於較低水準。國際清算銀行(BIS)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日本住戶部門杠桿率分佈為78.7%、57.4%,均高於我國水準。二是住戶部門償債能力較強。人行儲戶調查顯示,2017年,月償還債務佔家庭收入比例超過六成的儲戶佔比僅為1.38%,這些儲戶債務約為全部被調查儲戶債務的7.5%。2017年末,我國住戶部門貸款/存款為62.1%,存款完全可以覆蓋居民債務。三是住戶部門債務抵押物充足,期限較長,違約風險不高。2017年末我國住房貸款餘額僅佔抵押物價值的58.3%,住房貸款平均合同期限為272個月,流動性風險可控。2018年一季度末居民住房貸款不良率僅0.29%,比上年末低0.01個百分點。

  三是,政府部門杠桿率持續回落。

  2017年政府部門杠桿率比2016年低0.4個百分點,連續三年回落,2018年一季度進一步回落0.7個百分點。分結構看,中央政府杠桿率保持低位穩定,2017年為16.4%,比上年高0.3個百分點;地方政府杠桿率有所下降,2017年為19.9%,比上年低0.7個百分點。

  記者:您對接下來我國杠桿率的變化趨勢如何判斷?

  劉世錦:未來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

  過去一個時期我國杠桿率增長較快,與我國儲蓄主體與投資主體不匹配、權益融資比重偏低、貨幣化進程和金融深化較快、國有企業和平臺公司曾一定程度上承擔政府職能等因素有關。隨著我國經濟進入高品質發展階段,上述推升杠桿率的因素正在出現重要變化。一是由高速增長轉向高品質發展,關鍵是要提高全要素生産率,更多地關注就業、企業盈利、發展的穩定性和可持續性等指標,不能再通過人為抬高杠桿率追求過高的增長速度,這將在宏觀上帶動杠桿率下行。二是我國商品和要素領域的貨幣化程度已經較高,伴隨著人口老年化的到來,城鎮化進程趨緩,貨幣化過程也將減速,在杠桿率上會有所顯現。三是金融監管加強,金融市場逐步完善,影子銀行等導致杠桿率上升的狀況將會有較大改變。四是地方政府債務約束加強,特別是對地方政府隱形債務的清理、整頓和規範力度加大。五是去産能取得重要進展,供求缺口收縮,企業盈利能力和可持續性增強。在上述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未來我國杠桿率將總體趨穩,並逐步有序降低。

[責任編輯:張曉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投稿郵箱|聯繫我們|版權申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