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首頁推薦

試水大陸醫療市場 臺資醫院于南京成立

2009-02-12 13:04     來源:時代週報     編輯:張方翼

  南京明基醫院的成功落地,標誌著臺資製造性企業開始“試水”大陸醫療市場。臺資醫院倡導服務大眾的平價、優質醫療,將臺灣醫院管理的優秀DNA移植到大陸土地上,然而,先行者難免孤獨,明基醫院多少有些“水土不服”。

  雖然腫瘤科只有12名住院病人,主診醫生楊鈞已像陀螺般忙個不休。早上8點上班,他常常7點10分就到醫院,在門診前抓緊時間查一遍房。

  因為仰慕臺灣醫院的先進管理制度,楊鈞跳槽來南京明基醫院。曾在公立醫院、民營醫院任職多年的楊鈞經歷了一個從不習慣到習慣的過程:“別的醫院,主任最多每週兩次門診,查兩次房,給床位醫生作些指點就行。在這裡,每天都有門診,上午下午都要各查一次房。”

  然而,也正是因為“主診醫師負責制”,另一位慕名而來的醫生李偉(化名)卻選擇了離開。李偉從上海某公立醫院跳槽去明基任副主任醫師,本想“開開眼界”,見識一番先進的醫院管理和醫療技藝。但事實卻令他連嘆失望,幾個月接觸不到幾個病例。“一個醫生必須要有相當多的病例來砥礪自己的技術,否則醫術難以提高。”而且醫院森嚴的技術等級讓下屬醫生幾無置喙的餘地,主動性大受貶抑。

  去年5月,廈門長庚、南京明基獲准開業之時,恰是中國醫改方案公佈的前夜。人們期望有著優秀DNA的臺資醫院能夠為醫改提供一個成功的樣本。和楊均、李偉一樣,人們在明基身上看到了希望和失望。

  不一樣的醫院

  “説不累是假的,不過確實有種價值實現的感覺,有種救死扶傷的崇高感,病人也很尊重我們。”楊鈞説。這家由明基友達集團持股70%的臺資醫院,與以往外資醫療供應商主要面向在華外國人和國內富人提供西式醫療服務不同,明基醫院主要面向中國普通大眾,提供平價、高質的醫療服務。

  張樹英對明基醫院很是滿意,她感覺到“氣氛特好,讓人心情舒暢,病先去了三分。”去年12月25日淩晨,張樹英遭遇嚴重車禍,三根肋骨折斷,脾臟摘除,右手三根手指骨裂,住進了明基ICU病房。

  在ICU病房,一位護士專門負責護理她和同房間另一病人。“主護護理”是明基醫院特有的護理制度,病人收治訖,便有一個護士專門護理,全程負責,對病人的情況了然于胸。普通病房,一位護士會負責七位病人,護理病人打針、吃藥之外,扶病人上廁所,給病人打開水、熱飯菜、換衣服等等雜事,也都當仁不讓。移交給夜班護士,必須每天詳細告示病人的情況,才能換班。“時間長了,對病人會有感情。看到病人在自己的精心護理下,一天天好轉,會很欣慰。”腫瘤科護士昝誠説。

  明基醫院實行“主診醫師全責制”,只有每個科室的主任才有資格收住院病人,一旦收治,科主任就成了病人的“主診醫師”,在病人的治療和康復過程中負全責,出院後還必須跟蹤隨診。

  常有病人給楊均塞紅包,他都婉拒:“收紅包、拿回扣是醫院的‘高壓線’,一旦發現,就會開除。”病人只能改送錦旗。

  江明洲是明基醫院的副執行長,專事醫院企業管理,另一領導院長則主持醫療事務。“下屬醫護人員並無逐利的任務和需求。並且,醫院有一套剛性體制來杜絕‘大藥方、大檢查’,讓醫與藥徹底分離。” 江明洲説,明基醫院的藥物有嚴格的供應管理流程,斬斷醫生了與藥物供應商的接觸渠道。

  據江明洲介紹,明基醫院的進藥過程被拆分為諸多環節,一人列出所需藥物的品種,另一人與藥品供應商洽議價格,具體採購又由別一人承擔,藥品進庫再換人驗收。“沒有一個人會負責全程,藥品供應商回扣也就無從送起。”

  醫生所開處方則會送醫院藥委會檢查、監督,鑒別其中是否有藥性重復的藥物、藥物與疾病的適用程度,以及藥物劑量是否合適。

  由明基醫院提供的數據顯示,明基醫院的每人平均花費與南京市公立醫院相比,有一定的優勢。其中,白內障超聲乳化摘除術+人工晶體植入術花費約5087元,與其他醫院相倣;膽囊切除術僅需花費6492元,不到鼓樓醫院14639元的一半;腰椎間盤突出摘除術約花費4021元,比南京市公立三甲醫院均便宜一倍以上。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