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學運”捲土重來?民進黨已經提前進入在野狀態了嗎?

2018年12月20日 14:34:00來源:台灣網

  臺灣包袱鋪,民進黨又玩老套路!四年前,轟轟烈烈的“太陽花運動”將民進黨扶上了臺,2年後蔡英文當局的施政表現,已經讓當時曾支援過這項運動的臺灣人追悔莫及;沒想到,前兩天,“太陽花學運”又重來了一次!

  

  事發12月18日晚間。前臺當局“行政院長”江宜樺赴臺大演講。7點開場,7點25分,正在演講臺上的江宜樺被一波橫衝進來的“抗議學生”團團圍住。

  這些抗議者情緒激動,高呼“不要臉!”,將江宜樺圍在中間,不許他説話,不許他在黑板上寫字,不許他留在講臺,又不許他走!看一下當時的混亂畫面:

  

  

  

  那這夥人為什麼來鬧事呢?給出的理由是因為江宜樺在四年前的“太陽花學運”中曾下令讓警察阻止抗議人士進入“行政院”,導致現場出現流血事件,並給江宜樺扣上了“殺人院長”的大帽子。

  

  聽到這個陳抗理由,你是不是一臉懵逼。你抗議就抗議,直接衝撞“行政院”算怎麼回事?衝撞完了,算你沒罪還不行,還要把當初命令執勤警察阻擋你的人,抓出來算賬?這不就是地痞流氓的作風嗎?

  

  但有意思的地方就在這裡,對於這麼一件簡單的“流氓事件”,島內竟然出現了三種聲音。

  1.一種來自廣大輿論、媒體、民眾和大部分政治人物:批判!

  2.一種來自民進黨:出發點是好的,但方法有點粗暴;

  3.一種來自黃國昌:幹得漂亮!

  雖然撩叔實在不屑,但還是在這裡簡述下黃國昌的道理。他認為,這群學生非常有勇氣,敢挑戰權威。

  

  這番言論遭到島內資深媒體人輪番打臉,打臉的方式和表述花樣百齣,撩叔為大家歸納一下主要的論點:

  首先,黃國昌説“這群學生”,這兒就不對,因為這夥鬧事兒的人可不都是學生,更不是普通的學生。

  媒體人趙少康在節目中表達了很多人的一個困惑。來鬧事的人號稱是“太陽花學運”的學生,拜託,“太陽花”發生在四年前,就算你當時是大一新生,也該畢業了吧?

  

  

  隨著臺媒的關注,事件細節也被不斷扒出,原來這夥人裏還有早已休學的“學生”。臺大政治係學生爆料,這場抗議是“精密設計、動員的”,“親眼看到幾個熟悉的身影走過,抗議完了、成功博得版面,帶著笑容離場”。

  臺媒起底,前去鬧場的帶頭者正是曾發表多次“反管”(反對管中閔出任臺大校長)立場的臺大學代會議長周安履。周安履被爆曾擔任此次民進黨臺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的寫手,“身份等同於職業學生,顯示民進黨力量進入校園”。

  

  另外一個抗議學生頭目被爆名叫遊騰傑,此前曾因反對課綱微調第一個衝進臺灣“教育部”潑漆,今年從嘉南藥理大學休學。

  説好聽點,得叫“社會閒散人士”,説不好聽點,就是“盲流子”。

  

  第二,黃國昌説這幫人“非常有勇氣”,打住!什麼是勇氣?臺媒體人表示,有勇氣就要等江宜樺演講完,再提出自己的質疑和抗議,進行理性的辯論;而不是仗著人多,限制別人言論和行動。

  有勇氣,事後就應該勇於承擔,而到目前為止,這個鬧劇的“帶頭大哥”還沒有出來認賬。

  對於黃國昌這個人,綠營媒體人都嗤之以鼻。

  

  第三,黃國昌説這幫人敢於反抗威權。媒體人更直言,卸任的官員算什麼威權,還沒有你黃國昌一個“立委”有威權!

  

  

  

  在駁斥黃國昌的過程中,相信大家也基本看明白了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那麼退一萬步的講,假如這些人都是學生,又恰好都是臺大的學生,那麼,他們能代表臺灣學生的意見嗎?哪怕是臺大學生的意見?答案是不能!

  

  臺媒調查發現,已經經歷30多次選舉的臺大學生會,其實只有前兩屆會長當選人超過3000票。隨著係所不斷擴編,臺大學生已經超過32000人,會長得票數字卻沒有增加。

  2014年5月,剛成為名人的學運領袖林飛帆、陳為廷,積極替學弟妹助選。在太陽花熱潮之下,投票數比前一年高了45%,但也只有3230張,仍僅“學生選民數”一成。

  其他學校的情況也差不多:去年臺灣清大學生會長當選人得票723張,得票率4.53%,總投票率7%。臺灣師大學生會長得票率3.17%,總投票率3.98%。臺大學代選舉的總投票率6%,九成以上係所是同額競選。

  

  臺灣人已經不是四年前的臺灣人了,曾經靠這幫職業學生上臺的民進黨,如果還想靠這幫人搞事情,早晚要把自己玩死!

  聲明:本文為“臺灣包袱鋪”團隊投稿作品,內容係作者個人觀點,與台灣網無關。

[責任編輯:高旭]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