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觀看待臺灣經濟形勢:政治因素的傷害不會停止

2019年10月18日 11:15:00來源:台灣網

【兩岸快評第353期】

  經濟問題本應是臺灣社會各界最應關注的問題,但事實並非如此,臺灣民眾最關心的是政治與選舉問題,經濟議題則處於邊緣化地位。但經濟問題仍是回避不了,也是必須面對的最迫切問題,也是影響選舉的重要議題。那麼,當前國際經濟下行大環境之下,臺灣經濟表現如何,真相如何,則需要客觀分析與評價,做出較為準確的判斷。

  通常情況下,任何一個經濟體的表現都能找到好的經濟指標,也能找到不佳的經濟指標。觀察一個經濟體的發展形勢,當然要看經濟增長率,要看貿易投資動向,看失業率與物價變動趨勢,也要看産業競爭力、看企業經營狀況,看居民收入增長情況,看真實民生改善情況,不能簡單的選擇性使用部分經濟指標,也不能只看平均數字。

  當前臺灣宏觀經濟指標好壞互見,總體表現優於預期。2019年上半年,臺灣經濟增長較為平穩,依臺統計部門的統計與預測,第1與第2季經濟增長分別為1.83%與2.41%,重新位居亞洲“四小龍”之首;預計第3、4季度經濟增長率分別為2.67%與2.90%,預計全年增長2.46%。特別是在全球一片調降經濟增長率的情況下,臺灣卻在調升經濟增長率,顯示臺灣經濟表現尚可。除臺經濟統計部門率先調漲全年經濟增長外,9月以來先後有多個機構上調臺灣經濟增長率,其中臺灣“中央銀行”調漲為2.4%(9月19日)、元大寶華經濟研究院上調至2.3%(9月25日)等。

  顯然,臺灣是中美經貿摩擦與日韓經貿對抗的最大受益者,特別是在臺灣外貿出現負增長情況下,臺灣對美國與韓國出口卻呈現較大幅度增長,是最顯著的例證。問題是,臺灣全年2.46%的預期經濟增長是高是低,則要看判斷標準。與其他亞洲三小龍比較當然屬於較好表現,但與大陸、印度等新興經濟體比就不算高。而且臺灣這一經濟增長率不僅低於最發達的美國經濟增長率,也低於世界平均經濟增長水準(2012年以來除2014年外臺灣經濟增低於全球平均經濟增長率,2019年依舊低於全球平均增長率)。特別是,臺灣經濟增長偶然高過其他三小龍,但臺灣每人平均GDP水準並沒有明顯提高,與新加坡、香港、韓國還有不小甚至很大的差距,臺灣沒有任何盲目樂觀的本錢。

  臺灣是典型的外向型經濟體,在外部經濟環境惡化下,臺灣對外貿易出現負增長,預計全年出口衰退2%左右。不同行業出口表現則差異較大。其中,臺灣機械出口衰退幅度比較大,1至9月超過兩位數,關鍵之一是大陸機械行業衰退,需求減少。不過,1至7月臺灣光學鏡頭出口達到12.1億美元,首次超過日本,躍居世界第二位(德國第一),1至8月光學鏡頭出口金額為14.6億美元,年增長9.6%(臺灣《工商時報》,2019年9月17日)。外商對臺投資與臺灣對外投資均呈現衰退態勢。依臺經濟部門統計,2019年1至8月,臺灣對外投資金額 45.2億美元,同比衰退42%;臺商對大陸投資25.8億美元,同比衰退57%;臺灣吸引境外投資65.2億美元,同比下降1%;大陸企業對臺投資7672萬美元,同比衰退50%。

  內需成為拉動臺灣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尤其是臺灣固定投資情況明顯改善。2019年以來,不論是民間投資還是政府或公營企業投資均較以往有明顯增加。依據臺灣經濟主管部門于9月10日公佈的2019年第2季度製造業投資及營運概況調查統計,製造業島內固定資産投資增加3397億元(新台幣,下同),同比增長38.2%,是2010年第4季度以來最大增幅,上半年累計投資增加6642億元,同比增長33.6%。另外,到10月3日,當局批准臺商返臺投資146家,投資金額6152億元,其中本年落實投資近2000億元。

  臺灣産業産值增長則相對放慢,不平衡現象更為顯著。2019年以來,農業與工業增長呈現衰退狀態,服務業呈現低增長。在最重要的製造業內部發展也不平衡,上半年半導體、面板、電腦電子及光學製品、機械設備光學等産值出現不同程度衰退,下半年工業生産出現恢復性正增長,但仍不穩定。不過,臺灣科學園區則有不錯的表現,其中中部科學園區上半年營業額達3700億元,年增長5.7%,創同期歷史新高。

  近年來,臺灣稅收增加明顯,財政情況明顯改善。近年來臺灣每年財政盈餘維持在1000億左右,2019年則有明顯減少。不過,2019年1至8月,稅收合計為16359億元,創歷年同期新高,較2018年增加了217億元。其中,營業稅超過4000億元,年增長12.9%,表明臺灣企業經營狀況好,盈利增加。特別是2020年臺灣財政收入與支出預算同時首次超過2萬億元,均創歷史新高。這是蔡當局得以在選舉中不斷出臺減稅降負措施與出臺各種補貼進行政策買票的重要經濟基礎。

  臺灣金融市場總體平穩,新台幣匯價有一定波動,先貶後升;股市則漲多跌少,總體呈穩步上漲態勢,今年股價上漲12.24%(到9月底)。近年來,臺灣股價指數基本上維持在萬點以上,而且創造了臺灣股史上最長的萬點紀錄,近期股價指數更在11000點上下波動。到9月12日,臺灣上市櫃企業總市值達36萬億元,較2018年底增加了3.84萬億元,以開戶投資人數1043萬人計算,平均每人賺36.9萬元。8月集中市場交易戶數達168萬戶,創8年來新高(臺灣《工商時報》,2019年9月14日)。8月,臺灣銀行業的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稅前獲利達105.4億元,首次突破百億元大關。民眾信用卡刷卡也于2019年8月突破2萬億元(2.1360萬億元),年增長11.3%。

  另外,臺灣房市交易也比較活躍,全年交易量有望達到28.8-29.5萬棟,可能超過2015年的水準。

  臺灣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有較高的經濟競爭力。2019年10月,世界經濟論壇(WEF)公佈的“2019年全球競爭力報告”中,新加坡、美國、香港位居前3名,臺灣則位居第12名,優於韓國與法國等許多國家或地區,特別是繼續位居全球前四大創新經濟體。臺“國發會”公佈“2019年IMD數位競爭力評比”,臺灣排名從2018年第16名上升到2019年第13名,其中在科學畢業生、公司敏捷度及行動寬頻用戶數等指標表現突出。不看機構與理論經濟力排名,臺灣在世界主要市場的産品佔有率、在世界産業鏈中的角色等也可看出臺灣企業的競爭力。

  可以説,在國際經濟大環境不佳的情況下,臺灣經濟尤其是不少重要經濟指標有不錯的表現,儘管存在不少問題與挑戰。但臺灣民眾卻對經濟普遍無感,對經濟現狀不滿,學界也對臺灣經濟多持負面與悲觀看法,這是值得探討與研究的問題。

  一是目前臺灣經濟形勢表現較佳,只是與受外部經濟或政治因素等衝擊較大的亞洲其他三小龍經濟增長比較而言的,臺灣經濟增長並不顯著,還不到3%,仍屬低增長。

  二是目前臺灣經濟表現與新世紀之前經濟優異表現不可同日而語,臺灣民眾當然更懷念昔日的榮光,不滿目前低增長現狀。

  三是近期經濟指標改善並不表明民生改善,總體經濟改善,並不表示個體或弱勢群體生活的改善。如失業率降低,並不表示就業率提高,可能有許多人力自願退出勞動市場,尚未統計在失業大軍之內,成為隱性失業者,或存在大量低工資的不充分就業現象。

  四是臺灣經濟多年低增長,民眾工資近20年停漲,而房價與房租又持續上漲,大大增加了民眾生活的壓力與負擔,如房價所得比從2002年的4.47倍上升到2016年的9.53倍。

  五是在當前經濟增長調高的同時,近一年多來臺灣出現多家知名企業與酒店倒閉關門現象,如經營51年的高雄華王飯店宣佈于11日停業,知名面板廠華映公司出現嚴重財務危機裁員超過2000人,企業放無薪假現象顯著增加。

  六是兩岸關係僵局持續,大陸民眾赴臺旅遊顯著減少,加上大陸暫停批准個人赴臺旅遊,臺灣旅遊收入與消費減少,臺灣旅遊及相關行業雪上加霜,經營困難。可見,臺灣部分經濟指標的好轉不表示經濟現狀真正改善。

  另一方面,臺灣經濟表現確實與國際經濟大環境密切相關,與蔡當局的政策導向沒有太大直接關聯。當前臺灣經濟有比較好表現的一個重要原因是得益於中美經貿摩擦與日韓經貿對抗所造成的“轉單效應”與臺資回流投資。更重要的是,臺灣經濟與産業有過去數十年積累的良好基礎,臺灣民間企業有較強的創新能力、活力、忍性與適應力,與蔡當局經濟政策沒有太直接關係。相反,蔡當局政策導向效果不明顯,尤其以大力推動的新南向政策成效不彰最為典型。2018年,臺灣對新南向地區最大市場東盟的出口下降0.6%,東盟佔臺主要出口市場的比重降為17.3%,是五大出口市場中唯一齣現下降的市場。同年,臺灣對新南向國家投資金額只有24.3億美元,同比下降34.7%。因此,偏綠媒體也認為“新南向不夠力”。更何況,蔡當局採取強烈“反中、抗中”與危險的“臺獨”路線,嚴重惡化兩岸關係,不僅影響兩岸經濟交流合作,而且對臺灣經濟發展造成新的傷害與潛在危險。政治因素對臺灣經濟發展的傷害不會停止,臺灣自民主政治化之後走向衰落的大趨勢也不會改變。(作者:王建民,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研究員,福建閩南師範大學兩岸一家親研究院名譽院長)

[責任編輯:趙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