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小平對臺和平統一構想回顧:中華民族必然統一

2019年08月27日 20:33:00來源:台灣網

【兩岸快評第173期】

  鄧小平作為第二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和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繼承和發展了毛澤東等黨和國家第一代領導人關於“和平解放臺灣”的思想,站在中華民族整體利益高度,深刻把握中華民族必然實現統一的歷史必然性。

  第一,統一是中華民族的共同願望。

  臺灣自古以來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解決臺灣問題、實現祖國完全統一,既是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也是中國共産黨和中國政府矢志不渝的奮鬥目標。鄧小平始終從中華民族共同願望的角度來看待祖國統一問題。

  1982年1月11日,鄧小平會見美國華人協會主席李耀滋時指出:我們思考祖國統一問題的出發點是,“國家統一是我們整個中華民族的願望,這不僅有利於子孫後代,在中國五千年的歷史上也是一件大事”。1984年6月22日、23日,鄧小平在分別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和香港知名人士鐘士元等時指出:“實現國家統一是民族的意願,一百年不統一,一千年也要統一”。1986年9月2日,鄧小平在接受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記者邁克?華萊士電視採訪時指出:“統一首先是個民族問題,民族的感情問題。凡是中華民族子孫,都希望中國能統一,分裂狀況是違背民族意志的。”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指出:中國的統一是全中國人民一百多年的願望,“是包括臺灣人民在內的中華民族的共同願望,不是哪個黨哪個派,而是整個民族的願望”。

  第二,統一有助於中華民族振興。

  實現祖國統一既是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的需要,更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經階段和必然要求。鄧小平多次強調實現祖國統一對振興中華的重大意義。

  1983年6月18日,鄧小平會見外籍華人科技專家時指出:“我們都是炎黃子孫,祖國要統一,不統一就沒有出路”,我們“都希望中華民族來一個真正的統一”。1987年4月16日,鄧小平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時指出:解決臺灣問題是對我們國家和民族的巨大貢獻,“臺灣不實現同大陸的統一,臺灣作為中國領土的地位是沒有保障的,不知道哪一天會被別人拿去。現在國際上有好多人都想在臺灣問題上做文章。一旦臺灣同大陸統一了,哪怕它實行的制度等等一切都不變,但是形勢就穩定了。”1987年5月16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教授李遠哲、哥倫比亞大學教授李政道和夫人時指出:“統一祖國是幾千年來中華民族的共同願望,中國人臉上開始有光彩是新中國成立以後,祖國統一後,所有中華民族的子孫就不僅是站起來了,而且飛起來了”。

  第三,統一的實現取決於我們自身的發展。

  發展是解決中國一切問題的關鍵,祖國統一歸根到底取決於祖國大陸自身的發展實力。鄧小平始終對中華民族前景保持高度自信,多次強調辦好自己的事、搞好經濟建設對於實現祖國統一的重要性。

  1980年1月16日,鄧小平在中共中央召集的幹部工作會議上指出:“臺灣歸回祖國,祖國統一的實現,歸根到底還是要我們把自己的事情搞好。我們政治上和經濟制度上比臺灣優越,經濟發展上也要比臺灣有一定程度的優越,沒有這一點不行。四個現代化搞好了,經濟發展了,我們實現統一的力量就不同了。”1982年9月1日,鄧小平在中共十二大開幕詞中指出:在八十年代包括臺灣回歸祖國在內的三大任務中,“核心是經濟建設,它是解決國際國內問題的基礎”。1988年5月25日,鄧小平會見捷克斯洛伐克共産黨中央總書記米洛什?雅克什時指出:“中國還有個臺灣問題要解決。中國最終要統一。能否真正順利地實現大陸和臺灣的統一,一要看香港實行‘一國兩制’的結果,二要看我們經濟能不能真正發展。中國解決所有問題的關鍵是要靠自己的發展。”1990年4月7日,鄧小平會見泰國正大集團董事長謝國民等,在提到祖國統一大業時指出:“中國的形象如何還是要看大陸,中國的發展趨勢和前途也在大陸”,“最終將靠‘一國兩制’把我們國家統一起來”,“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不長的時間內將會成為一個經濟大國”。。

  第四,統一不可能無限期拖下去。

  祖國統一對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重大意義決定了實現統一的歷史緊迫性。鄧小平在充分考慮到臺灣與祖國分隔並且實行不同制度、走上不同發展道路的現狀後,明確表示統一要有耐心,並靈活制定推進統一的政策,同時又針對美國等外部干擾因素,明確指出統一不可能無限期拖延下去。

  1977年8月24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國務卿賽勒斯?萬斯時指出:中國對解決臺灣問題有耐心,為了改善中美關係會“更從容、更恰當處理臺灣問題”,但“不要誤解為中國人對這個問題的解決可以無限期拖延下去”。此後,鄧小平在多個場合都強調了實現祖國統一的緊迫性。1988年1月13日,蔣經國因病逝世後,鄧小平立刻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研判祖國統一形勢的緊迫性。1989年5月16日,鄧小平設宴款待前來中國訪問的蘇聯領導人戈巴契夫時表示:自己一生只剩下臺灣問題一件事沒有做成。

  第五,中國能夠正視因臺灣問題造成的中美關係倒退。

  海峽兩岸的分隔現狀因美國的干預而造成,臺灣問題也始終是中美關係的焦點問題。鄧小平堅決反對任何國外勢力蓄意製造“兩個中國”、阻撓中國統一大業的行徑,在中美建交談判以及中美建交後,始終把捍衛祖國統一作為處理對美關係的基本原則。

  1975年6月2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報紙主編協會代表團和美聯社董事長保爾?米勒時指出:中美之間的關鍵問題是臺灣問題,要實現中美關係正常化,我們不接受“兩個中國”、“一個半中國”和“一個中國,一個臺灣”的立場,“變相形式的這種立場,我們也不能接受”。1981年1月4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參議院共和黨副領袖史蒂文斯和美國總統出口委員會副主席陳香梅時強調:“在臺灣問題上如果需要中美關係倒退的話,中國只能面對現實,不會像美國有些人所説的那樣,中國出於反對蘇聯的戰略會把臺灣問題吞下去,這不可能”。同年5月5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前助理國務卿理查德?霍爾布魯克時,再次重申這一觀點:“十億中國人民的感情誰傷害它都不行”,如果臺灣問題處理不當,“很可能導致中美關係的停滯甚至倒退”。同年6月13日,鄧小平出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談到臺灣問題時指出:“對在停滯、倒退的情況下如何同美國交往,要認真準備”。同年10月18日,鄧小平會見美國前國防部長、霍普金斯大學高級戰略和國際問題研究所高級研究員哈羅德?布朗,針對美國對臺軍售,鄧小平指出:美國向臺灣出售武器,實際上是對中國內部事務的干涉,是給中國和平統一造成障礙和破壞。這個問題若處理不好,“確實存在著使中美關係停滯和倒退的危險”,“中國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綜上所述,鄧小平站在中華民族整體利益高度,從全體中國人民的共同願望出發,立足於對中華民族迎來飛速發展的高速自信,深刻把握祖國統一的歷史必然性,對於撥開臺海上空迷霧、把握兩岸關係發展潮流、推進祖國和平統一具有深刻啟示意義。(作者:徐曉全,係中國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李傑]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