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者分析:臺灣政治生態變化新動向

2019年02月13日 10:36:00來源:台灣網

  自柯文哲參選並當選臺北市長以來,臺灣政治生態就開始了新變化,“藍衰綠興白起”。國民黨發展陷入低谷,民進黨實現全面執政,並與無黨籍臺北市長柯文哲實現了“綠白聯盟”。然而,2018年底“九合一”選舉結果則是,國民黨大勝,民進黨大敗,柯文哲臺北市長選舉險勝,臺灣政治生態再次發生新變化。同時,受“政黨法”等因素影響,臺灣政治生態與格局持續新的調整。

  儘管臺灣政治生態在不斷發生調整與變化,包括“立法院”長期由“藍大綠小”變為“綠大藍小”以及地方縣市執政由“綠多藍少”變為“藍多綠少”,但藍綠二元政治結構仍是臺灣政治生態的基本格局與形態,未有根本性變化,也很難有根本性改變,關鍵在於對國族認同與兩岸關係的立場所決定的。以民進黨為代表的綠營,不承認“九二共識”,不認同一個中國,是反對兩岸統一的“臺獨”分裂勢力;以國民黨為代表的藍營則是反“臺獨”、承認“九二共識”、認同或不排斥統一的“反獨”或“非獨”政治力量。臺灣政治民主化以來,臺灣政治生態與格局變化,基本上是藍綠兩大政治陣營的較量,是國民兩黨輪流執政。未來藍綠之間的興衰,或國民兩黨力量對比變化,依然會延續下去。

  臺灣政治民主化以來,民主化與本土化交織在一起,並影響到國族或“統獨”認同的變化,這一社會政治形勢發展變化對標榜為本土政黨的民進黨非常有利,也是民進黨呈現螺旋上升發展的主要原因之一。國民黨則因歷史原因、政治原罪、舊傳統政治文化等因素,被視為非本土政黨或“外來政權”,在民主化、本土化浪潮下發展受到很大制約,總體呈現波動式的衰落態勢。不過,物及必反。由於民進黨“臺獨”立場以及由此決定的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風險、執政困境、對經濟民生發展的制約,島內民意自2014年“太陽花學運”之後便開始出現“統升獨降”的新變化,並已延續五年之多。加上民進黨執政的霸道,一黨獨尊,施政混亂,成效不彰,民生問題凸顯,認民眾失望,民進黨逐漸走下神壇,在去年“九合一”選舉中大敗,為國民黨的再起創造了機會,加上韓國瑜的橫空出世,國民黨不僅贏得“九合一”選舉大勝,而且為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創造了條件。可以預期,在未來相當長的時期內,國民黨與民進黨依舊是臺灣政壇兩大政黨,主導臺灣政治發展,小黨依然沒有太大發展空間,第三或第四大黨與國、民兩黨有很大差距。這是臺灣政治生態的基本格局與態勢。

  繼2018年“九合一”選舉改變了藍綠力量對比與地方政治生態之後,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與“立委”選舉,將進一步改變臺灣政治權力結構與“立法院”政治生態。在113席“立委”席次中,其他單一政黨很難超過10席,甚至難以超過5席,上次時代力量黨取得的5席是民進黨“禮讓”的結果,下屆較為困難。即使柯文哲組黨,投入“立委”選舉,也難取得較佳“立委”選舉結果,關鍵在於他的支援者與民進黨、時代力量黨、社民黨等支援者有高度重疊。

  近年,臺灣政治生態發展最特別的是以柯文哲代表的所謂“白色力量”崛起,外界普遍稱其為“第三勢力”,對島內政治生態産生一定影響。然而,在臺灣“統獨”分野與藍綠政治格局之下,柯文哲代表的既不是“白色力量”,也不是第三勢力,筆者稱其為“柯文哲勢力”,主要是以他獨特的個人特性與特定歷史條件下成形成的政治勢力與影響力。大量資料顯示(包括柯自己公開承認),柯文哲的支援群眾有50%以上是綠營民眾,特別是“新獨勢力”時代力量黨、社民黨等是柯的重要支援力量。因此,準確地講,“柯文哲勢力”是“非藍”勢力的一部分,在某種情況下也可歸為泛綠陣營的一部分。

  觀察臺灣政治生態或政治格局,不能以政治人物標榜何種顏色或政黨來定位,也不是以政治人物的政治策略來定位,而是以基本的政治立場、國族認同與主體支援群體來定位。柯文哲雖然強調“兩岸一家親”,但主要是“策略運用”,他也公開承認了這一點,並不改變他自稱“墨綠”的政治屬性。不過,由於他不是民進黨黨員,在兩岸關係發展問題上較為理性與務實,自然是大陸交往的對象。

  不可否認,柯文哲的崛起確實對臺灣政治生態帶來衝擊與影響,但尚未改變臺灣藍綠二元政治的基本格局。受島內政經環境變化與一年前出臺的“政黨法”影響,近來島內政治生態也出現一些新變化。

  一是柯文哲為了爭取2020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正在思考建立政黨事宜。不過,筆者對柯組黨的發展前景並不看好。能吸引多少有實力的政治人物參加新政黨,並投入“立委”選舉,並不樂觀,反而可能出現對柯不利的反效果,他一再批判的“政黨之惡”戰略制高點可能破産,也不符合當前出現的所謂“去政黨化”民意變化。特別是要成為一個有影響力的政黨,必須在國族認同、兩岸關係政治定位與“九二共識”等重大問題上明確立場,不能再模糊處理,否則無法再與大陸進行正式互動,柯可能面臨兩岸關係立場的必答題。過去臺灣政治發展經驗一再證明,許多新成立的政黨曾企圖成為第三勢力,最後在兩岸立場問題上的立場與表現,不是回歸藍營就是歸於綠營,未能成為真正的第三勢力。

  二是在“政黨法”壓力下,一些小型政黨如中華生産黨、臺灣共産黨與基側黨等多個小黨被迫自動解散或放棄重新登記。特別是曾與宋楚瑜合作參加2012年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並在2018年“九合一”縣市長選舉中爭取新竹縣長敗選的民國黨主席徐欣瑩,于1月25日宣佈民國黨合併到妙天法師于2018年10月籌組的“國會政黨聯盟”。

  三是臺灣第三大黨時代力量黨發展受阻。黨內在對待柯文哲“兩岸一家親”表態與堅持“臺獨”立場上發生矛盾與分歧,出現裂痕。日前黨主席黃國昌宣佈辭去黨主席,依他在黨內地位與社會影響力,對時代力量黨發展是一大打擊。日前時代力量黨新一屆委員會選舉結束,邱顯智有望出任新的黨主席,但似很難重振特定歷史背景下(“太陽花學運”的産物)誕生的時代力量黨,未來發展前景不樂觀。

  隨著2020年臺灣臺灣地區領導人選舉與“立委”選舉的逐步展開,臺灣政治格局與政治生態將進入一個新的變動時期。(作者:吳明、陳麗麗。陳麗麗係閩南師範大學兩岸一家親研究院執行院長、臺商研究中心主任、商學院教授)

[責任編輯:張潔]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