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冠華:2001年臺灣經濟回顧

時間:2002-02-24 10:21   來源:


  2001年,臺灣經濟形勢急轉直下,島內各項重要經濟指標均創下戰後以來的最低點。“9.11事件”後,臺灣經濟在年底復蘇的期望再度落空,出現戰後以來的首次經濟衰退已無可避免。這次經濟惡化的影響將是長期性的,如果臺灣不能解決深層次的

經濟結構矛盾與兩岸關係問題,將對未來臺灣經濟的長期走勢形成嚴重影響。

  一、2001年臺灣經濟的基本現狀與特點

  2001年,臺灣經濟出現了多數人所未曾預料的全面惡化,各項主要經濟指標衰退幅之大、涉及領域之廣、持續時間之長,均為戰後以來所僅見。

  1.經濟出現戰後以來的首次負增長

  從宏觀經濟增長看,今年臺灣經濟出現戰後以來的首次負增長已成定局。按臺當局已公佈數據,前三季經濟增長率分別為0.91%、-2.38%與-4.21%,平均每季以近2個百分點速度下降,降速驚人。當局估計全年經濟增長率將為-2.12%,為戰後五十年來第一次。以需求面觀察,內需衰退是經濟增長率大幅下降的主因,其中民間投資額前三季較上年同期大幅衰退20.9%,預計全年衰退幅度將高達23.8%;其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由上年2.4個百分點下降為2001年的-3.9個百分點。支撐臺灣內需最主要的力量民間消費,2001年增長率也大幅下降,估計全年對經濟增長率貢獻僅為0.8個百分點,遠低於上年的3.0個百分點。而從外需看,儘管今年臺灣對外出口亦呈大幅衰退,但由於出口衰退幅度小于進口衰退幅度,臺灣外部凈需求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反而是正值,高達1.6個百分點。

  3.進出口貿易大幅滑坡,兩岸經貿衰幅最小

  2001年臺灣出口貿易迭創衰退紀錄,1-10月份,臺灣出口值較上年同期負增長17.1%,進口負增長22.8%,不僅與上年分別22.0%與26.5%的高增長率有著天壤之別,更創下臺灣25年來的衰退紀錄。從貿易地區看,臺灣對各主要出口國家和地區均出現大幅度衰退,其中尤以對美國市場衰退幅度最大,前3季衰退21.7%,對日本出口衰退20%;從美國進口衰退26.2%,由日本進口衰退幅度高達33.4%。相比而言,兩岸貿易雖也出現一定衰退,但衰退幅度最小,1-9月臺對大陸出口金額為173.68億美元,較去年同期負增長10.7%,佔出口總額的19.1%;自大陸進口金額為42.63億美元,較去年同期衰退7.8%,佔進口總額的5.3%。

  3.工業生産連連重挫,高科技産業面臨空前挑戰

  2001年臺灣經濟的生産面也出現前所未有的衰退趨勢。由於全球尤其是美國高科技産品市場大幅下降,對以電子産業為龍頭的島內工業産生了重要影響;加上臺灣傳統産業競爭力進一步衰退,使得全年工業生産大幅度滑坡,並呈加速衰退態勢。島內工業生産第一季負增長4.0%,其中製造業負增長4.8%,製造業中又以輕工業衰退最為嚴重;第二季負增長升高至8.3%,其中製造業為-9.2%;第三季工業負增長率更達10.9%,其中製造業為-11.9%。1-10月,工業生産負增長率為7.8%,其中製造業為-8.6%。

  就製造業各産業看,則2001年前3季按資訊電子、金融機械、化學、民生工業四大類劃分,金屬工業衰退13.2%,衰幅最大;資訊電子産業衰退11.8%居次;民生工業衰退7.9%;只有化學工業維持0.7%的增長。2001年臺灣高科技産業的核心半導體産業産值估計將大幅衰退26.4%,這是半導體産業在臺灣崛起以來的首次最大幅度衰退。而臺灣資訊硬體産業産值估計將衰退9.2%,産值預估為426.86億美元。

   4.股匯市巨幅振蕩,房地産市場雪上加霜

  臺灣股市在2000年2月曾一度達到上萬點,但民進黨執政後即開始持續大幅下跌,2001年繼續保持下挫勢頭,連續跌破5000點、4000點,並在“9.11事件”後一度跌破3500點,創下近10年來新低。從2000年5月到2001年8月,臺灣股市總市值縮水4.6兆新台幣。2001年年底,在各項因素影響下股市出現恢復性反彈,交易迭暴巨量,但仍基本在5000點5500點之間,進一步上升泛力。匯市也出現巨幅波動,新台幣對美元匯率由2000年5月份的1美元兌30.813元新台幣,貶值至2001年8月份的1美元兌34.554元新台幣,2001年年底隨著日圓大貶,台幣匯率再次重挫,1美元兌新台幣突破35元大關。房地産市場也雪上加霜,據2001年6月份臺“內政部”完成的地價評議,與上年相較公告土地現值,總計全島平均下調4.93%,這是自1977年島內都市與非都市土地全面實施平均地權以來,首度出現跌幅。

  5.銀行經營體質惡化,壞帳率空前提高

  按照官方統計,島內全體銀行的逾放比例在90年代初尚不超過1%,1998年亞洲金融風暴後迅速攀升至4.36%。自2000年臺灣經濟開始惡化後,島內銀行的逾放比加速上升,2001年9月底更高達7.79%,如果把三個月以上末正常繳息、未正常還本的放款列為逾放,臺灣銀行的逾放比率高達11.57%。 從逾放金額看,更是由2000年底的7,735億元新台幣,上升至9月底的11,201億元新台幣,如果再加應予觀察放款額,9月底的逾放金額更高達18,571億元新台幣。美國權威信用評等公司穆迪以及所羅門美邦證券等估計,臺灣銀行實際呆壞帳率應高於15%,總呆壞帳金額可能高達600億美元,佔GDP的20%。

  6.財政狀況進一步惡化,公債發行量迅速上升

  經濟惡化對臺當局本已困窘的財政産生了進一步衝擊。一方面,臺賦稅收入持續下降,2001年1-7月實徵數較上年同期減少62.%,其中關稅收入減少10.2%。另一方面,臺當局財政支出則進一步增加,2001年前7個月島內各級政府財政收入累計為10518億元新台幣,支出累計為12954億元新台幣,赤字為2,436億元新台幣;其中“中央政府”財政收入6906億元新台幣,支出8504億元新台幣,累計赤字1598億元新台幣。為彌補赤字,臺當局不得不大幅增加公債發行額,2001年前7月臺“中央政府”公債發行餘額較上年同期大幅增加32.9%,公債發行餘額佔歲出比例由2001年1月份的65.4%上升至7月份的83.4%,佔GNP比例亦相應由9.9%上升至11.1%。臺財政赤字的不斷增加,對臺當局採取擴張性公共支出以拉動內需的經濟政策,形成直接制約。

  總體看,2001年臺灣經濟衰退幅度之大、涉及領域之廣、持續時間之長,均為戰後以來所僅見,並對島內社會産生了嚴重的衝擊與影響。島內失業率在90年代從未超過3%,但從2000年下半年起迅速升高,到2001年9月份已上升至5.33%的歷史最高點。

  二、臺灣經濟大幅衰退的原因分析

  臺灣經濟這次空前惡化,是多數人所未曾預料的。如果僅僅從臺灣産業面觀察,臺灣在許多領域仍有競爭優勢。在以前國際不景氣時期,臺灣雖受衝擊,但總體表現一直相對優於東亞各主要經濟體,而這次卻正好相反。今年臺灣經濟增長率不僅遠落後於全球及東亞地區的平均水準,在亞洲“四小龍”中也很可能忝列末尾,成為東亞各經濟體中表現最差者。臺灣經濟出現如此大幅滑坡,其原因究竟在那裏呢?

  1.政治因素是導致臺灣經濟惡化的直接原因

  從數據分析,我們可以臺灣經濟增長率加速下滑,主要來自島內需求的下降。而島內需求下降則主要來源於民間消費疲弱與民間投資大幅的衰退。尤其後者的衰退,與島內所謂“政黨輪替”後的政局劇烈動蕩及兩岸關係僵局有著直接關係。主要表現在:

  第一,政局動蕩加速股市下挫,民間財富急劇縮水;加上産業大量外移和失業率迅速上升,直接導致了民間消費日益疲弱。島內民眾基於對前途信心不足,大量緊縮消費開支,不僅在奢侈性支出方面大量減少,也波及一般性日常消費,臺當局估計2001年民間消費的食品消費增長率將由4.1%降至2.8%,非食品消費由上年的5.2%降至1.3%。

  第二,兩岸關係的僵持與緊張狀態,增加了島內經濟的不確定因素。民進黨上臺後,其濃厚的“臺獨”色彩及在兩岸關係上的一系列政策,加劇兩岸關係的不穩定與緊張狀態,對島內經濟發展形成極大的負面影響。由於兩岸關係緊張以及對臺灣前途沒有確定感,直接影響了外資及島內工商界在島內進行長期重大投資的信心,臺灣産業掀起新一股産業外移潮,赴大陸投資猛增;而島內投資則持續下降。

  第三,在政局動蕩、“朝野”對抗日趨激烈形勢下,臺當局拿不出有效的振興經濟對策與方案。民進黨施政能力的嚴重不足及帶有強烈意識形態色彩的施政政策,以及民進黨上臺後改變了過去根深蒂固的傳統政商關係,嚴重打擊了工商界信心。臺當局推出的所謂“8100,臺灣啟動”方案,即指望以鉅額公共投資帶動內需舉措,又受到在野黨強力杯葛,不僅“立法院”對追加預算案的通過一再拖延,而且預算總額也大大被刪減,進度嚴重落後,使其以公共投資短期刺激內需的企圖落空。

  島內政局動蕩對臺灣經濟的影響,歸根結底來自對民眾與島內工商界信心的嚴重挫傷。民進黨執政以來的多次民調均顯示,越來越多的島內民眾對經濟前景充滿悲觀,對臺當局的施政措施缺乏信心。島內輿論指出,民間信心不足已成為目前臺灣經濟的最大癥結所在,而信心不足來自對臺當局施政能力的疑慮及對前途的不確定感,“拚經濟首須重振公眾信心”。

  2.國際經濟景氣下滑是催化臺灣經濟惡化的重要因素

  臺灣經濟的空前惡化,與美國經濟走緩、國際經濟景氣低迷也有著密切關係。今年以來,美國、日本、歐盟三大經濟體均不同程度地進入經濟衰退或增幅大大減緩,這在世界經濟發展史還是第一次。尤其“9.11事件”後世界經濟復蘇的步伐大大推遲。2001年12月18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發佈最新經濟預測顯示,2001年及2002年世界經濟增長率均為2.4%,大大低於去年的4.7%。這將是自1993年以來世界經濟的最低增幅。今年資本主義的三大中心同時處於經濟衰退之中,這是戰後以來經濟發展所僅見。

  國際經濟的不景氣,對於出口導向的臺灣經濟而言自然會産生重要影響。臺灣出口的大幅下挫,即是直接受美國景氣趨緩的影響。資訊電子産品是臺灣出口的主力,電子、資訊及通信産品三項佔總出口的比重目前佔三分之一強,且對美國市場的依賴度高達4成左右,美國市場需求疲弱對臺灣出口産生了重大衝擊。2001年1 –7月,臺灣出口值較上年減少13.7%,其中電子産品衰退17.8%、資訊與通信産品減少16.4%,衰退幅度高於整個出口下降幅度。除對祖國大陸外,臺灣對其他國家和地區貿易也出現大幅下降局面。同時,自去年以來美國納斯達克指數的不斷跌落,對島內股市也産生了較大的衝擊。

  3.“泡沫經濟”破滅加劇了金融體質惡化

  實際上,無論是國際經濟走衰還是內部政局動蕩對臺灣經濟的衝擊,都是一種短期行為。此次臺灣經濟惡化速度如此之快,涉及範圍如此之廣,特別是金融體質的空前惡化,還有更為深層的原因,其中臺灣經濟本身存在的嚴重“泡沫經濟”現象加速破滅,就是導致金融面惡化的重要因素之一。

  所謂“泡沫經濟”,是因為總體經濟的市場機能失靈,導致資産價格的過度膨脹,這種虛擬的資産價格膨脹,由於缺乏産業發展的有效支撐,容易暴起暴落,破壞資金市場與經濟資源的有效配置,使金融産生震蕩。80年代中後期與亞洲金融危機期間,臺灣先後發生了二次嚴重的“泡沫經濟”現象,均給當時的臺灣經濟造成的嚴重衝擊。第一次“泡沫經濟”造成了當時傳統産業的大量外移及房地産市場的一獗不振;第二次“泡沫經濟”則直接引發了島內本土型金融危機的暴發。由於二次“泡沫經濟”的發生期間尤其是在亞洲金融危機期間,臺當局並非採取進行全面改革,而是以干預匯市、護盤股市、延長企業債務進行“紓困”等方式進行掩蓋,失去了一次對經濟積弊進行徹底改革的機會,並累積下更大的弊端。

  在亞洲金融風暴後,由於亞太經濟復蘇、美國經濟強勢增長的帶動下臺灣經濟景氣逐步恢復,股市泡沫又起,尤其股市中電子股在外資炒作下更出現飆升,當時的執政當局為了選舉,也大力營造股市繁榮景象,股價指數在2000年2月再次升至萬點以上。這次股市泡沫,卻受到內外環境有史以來最嚴重的衝擊,泡沫破滅之快遠高於前二次,雖然臺當局強力護盤,但已無濟於事。這次股市泡沫對臺灣經濟尤其是金融體質造成的衝擊,遠遠高於前二次。由於股市大跌,企業財務危機更形嚴重。根據島內權威投信機構中華信評公司在2001年4月份的評估,臺灣大部分上市公司均出現債務惡化趨向,全年可能違約的公司債金額可能將達約一百五十億元新台幣,金融機構可能因此會增加一千多億元的不良資産或壞帳,惡化情形大大超過亞洲金融風暴時期。島內高層財經官員不得不承認,“臺灣已經不用爭議會不會有金融風暴,實際上已經身處金融風暴中”。

  4.經濟轉型與結構性失衡,是臺灣經濟全面惡化的深層原因

  此次臺灣經濟的空前惡化,實際上是在內外因素激發下,臺灣面臨新一次經濟轉型所帶來的內在結構性矛盾的總暴發。

  戰後以來,臺灣經濟先後實現了三次重大經濟轉型。第一次轉型是50年代由殖民經濟形態轉變為進口替代工業發展階段,臺灣由農業社會開始向工業社會轉變。第二次轉型是六七十年代,臺灣成功實施了出口導向發展戰略,進入工業化加速發展時代。第三次是80年代中後期開始,臺灣通過“自由化、國際化”的全面經濟體制改革以及通過發展高科技産業的産業升級政策,使臺灣經濟體制由威權干預體制轉變為市場導向為主的自由經濟體制,在産業方面也由國際勞力密集型産業加工出口基地轉變為全球最重要的電子資訊産業加工出口基地之一,臺灣産業結構在90年代中期後出現了後工業化社會的發展特徵。

  第三次轉型,可説是臺灣戰後經濟發展歷程的重要分水領,但這次轉型並不徹底,留下許多結構性矛盾。

  第一、經濟發展體制仍存在許多弊端,造成資源配置的市場機制不斷失靈。在經濟體制方面,臺當局在經濟自由化、國際化方面進行了前所未有的開放,經濟自由化程度大幅度提高,但當局仍保有強烈的干預手段,在産業政策、金融資本市場政策尤其是對大陸經貿政策等方面表現尤為突出,政商關係或金權現象嚴重,從而嚴重扭曲了島內經濟資源的配置效果,形成長期的結構性矛盾。“泡沫經濟”的一再發生便是突出一例。

  第二、宏觀産業結構失衡,結構性矛盾突出。八十年代中後期臺灣實施經濟自由化及産業升級的結果,是以金融、保險為主的第三産業迅速膨脹,第二産業中資訊電子産業為代表的高科技産業高速發展。第三産業所佔份額由1986年的47.3%迅速提高到2000年的65.5%;第二産業份額則相應由47.1%下降至32.4%。僅僅從産業結構看,臺灣已出現後工業化社會的發展特徵,是經濟進步的表現。但是,與西方發達國家相比較,臺灣這此産業結構調整速度過快,大大超過美、日、德等國家在相同發展階段經歷的變動速度;臺灣目前的産業結構水準已接近或達到發達經濟的水準,但其每人平均GDP只及這些的國家的一半左右。顯然,臺灣産業結構有超前發展之嫌,並隱留下結構性矛盾。這些結構矛盾表現在:

  其一,第三産業在成為經濟增長的主動力後,面臨市場需求的進一步擴張問題。佔GDP比重達三分之二的第三産業已成帶動臺灣經濟增長的主引掣,若仍以狹小的臺灣內需市場為導向,長久勢必擴張乏力,須尋求外需發展空間。臺當局在90年代中期曾提出“亞太營運中心”計劃,便是指望以大陸為主要市場腹地,帶動島內金融、交通等服務業的進一步擴張,但“戒急用忍”政策便使之無疾而終,民進黨上臺後更是徹底放棄。第三産業的發展只能繼續以島內市場為需求動力,從而發生第三産業過度膨脹與島內需求市場狹小之間的矛盾,島內金融業競爭的空前激烈以及由此引起的銀行經營體質惡化便是其結果。

  其二,第二産業過度集中于資訊電子産業。八十年代中後期臺灣的産業升級策略,包括發展高科技産業及對傳統産業進行技術升級二個層次,但由於臺當局的政策資源更主要集中于高科技産業,結果是前者迅速崛起,後者則迅速衰落,使臺灣工業結構過度集中于電子資訊産業。從1991年到2000年,按照四大類産業劃分,臺灣資訊電子工業生産指數增長2.9倍,金融機械工業增長43%,化學工業增長41.3%,而同期民生工業則衰退13.4%,臺灣製造業産業結構加速向資訊電子産業集中。而高科技産業又結構較單一,主要集中在半導體及資訊産業方面。臺灣出口也更集中于資訊電子産業,其出口比重大大高於東亞其他國家和地區的水準 。這次國際景氣衰退,尤以IT産業市場衰退最為嚴重,臺灣自然首當其衝。

  第三,臺灣高科技産業發展模式新的挑戰。八十年代中期以後,以資訊、半導體為代表的臺灣高科技産業運用當時國際IT産業高速發展的有利時機,獲得迅速發展,並很快替代傳統産業成為臺灣工業發展的龍頭。但臺灣高科技産業發展並未擺脫臺灣傳統産業的發展模式,即以代工生産(OEM)和代工設計(ODM)為主要生産模式,並形成上、中、下游製造的整合與群聚效應。這種模式在美、日等發達國家大量移出IT産業的製造環節時期,充分顯示了其國際競爭優勢。

  但90年代中期以後,國際高科技産業分工模式開始出現重大變化。低價電腦的興起,使國際跨國企業改變了傳統經營模式,紛紛採取全球運籌發展模式,即為降低管理、生産與銷售成本,實行供應鏈管理(supply chain),除保留上游的研發與標準制定外,加速將中下游的生産與銷售環節向低生産成本地區轉移,而且更講究産銷環節的時間與成本控制,即當地生産、當地銷售,減少庫存與流通成本。這種重大變化,大大影響了國際産業分工的態勢。IT産業的國際分工鏈條迅速向低成本的發展中國家和地區延伸。在亞太地區,祖國大陸及東南亞部分國家成為全球高科技産業從事製造的重要一環。

  在這種情形下,臺灣在IT産業方面的傳統製造優勢面臨極大挑戰。一方面,臺灣資訊硬體産業在90年代中期以後逐漸步入成熟期,在生産成本方面的國際比較利益優勢日益下降,面臨向低生産成本地區轉移的巨大壓力;另一方面,國際跨國公司對新興市場特別是祖國大陸市場的開拓,要求其島內的産品供應商就近生産以降低成本。因此,自90年代中期後臺灣高科技産業特別是電腦硬體産業開始向祖國大陸加速轉移,到1999年臺灣資訊硬體産業産值的海外生産部分已佔其總産值的47.3%,其中在祖國大陸生産産值佔33.0%。島內資訊硬體産業産值則從1997年開始增幅減緩,1997年為12%,1998年僅1%,1999年增長9.36%,這種增長速度與90年代前半期高達20%以上的年均增長率相比,已大幅下降。與資訊硬體産業相類似,臺灣半導體産業在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下,也面臨産業外移問題。

  由於國際産業分工態勢的迅速變化,臺灣高科技産業正面臨著傳統製造優勢不斷下滑的挑戰,今後加快向海外尤其是祖國大陸的轉移已是不可避免的趨勢。臺灣在八十年代中後期,利用近二十年時間創造的在高科技産業方面的比較利益優勢,又一次面臨轉型升級的嚴重壓力。而這個轉型升級期,又正逢島內外一係不利因素的嚴重衝擊。從國際分工趨勢看,臺灣高科技産業應選擇價值鏈條中上端的創新研發與下端的服務,但這個選擇須以與祖國大陸的製造優勢相結合,通過建立兩岸間有效的産業分工體系才可能實現。但兩岸政治關係的緊張與僵持,以及臺當局的“戒急用忍”政策,使臺灣高科技産業的轉型升級失去了方向,拖延了時機。在內外因素夾攻下,臺灣高科技産業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決非偶然。

  三、展望與影響

  2001年以來臺灣經濟出現的空前惡化形勢,已對島內經濟形成較大的傷害。由於影響未來島內經濟復蘇的原因,即有短期的內外部因素,也有長期性的結構性因素,因此2002年臺灣經濟仍難以樂觀,將在低增長期徘徊。

  從影響2002年臺灣的外部因素看,一般認為國際經濟特別是美國經濟從下半年開始有望出現緩慢復蘇,因此對臺灣出口較為有利;同時,海峽兩岸加入WTO,將加快兩岸經貿關係發展速度,對島內經濟也十分有利。因此,2002年臺灣對外出口不致再象2001年那樣大幅衰退,但出現高速增長的可能性也不大,有可能保持較低速度的個位數增長。

  從內部因素看,年底島內的一些數據顯示,臺灣經濟有走出經濟最底谷,進行緩慢復蘇的跡象,股市有所回升、景氣信號有微幅上揚、失業率升高速度放緩,等等。雖然以這些指標推論臺灣經濟將走出底谷為時尚早,但基本上影響2002年的各項島內經濟因素不會比2001年再差了。

  但是,由於影響臺灣經濟的長期結構性因素並未消除,而且一些負面的關鍵非經濟因素仍構成很大障礙,臺灣經濟短期內實現經濟快速反彈式恢復亦不可能。尤其“大選”後民進黨雖在“立法院”席位大增,來自在野勢力的杯葛力量相對減弱,但若民進黨仍以政治優先、再掀“修憲”等政壇風波,則島內政局動蕩仍將不可避免,從而嚴重影響臺灣經濟復蘇。而兩岸關係的僵局,只要民進黨當局不承認一個中國原則,就不可能被打破,這將成為未來臺灣經濟發展的重要陰影。從經濟因素看,未來日圓走向對臺灣經濟能否儘快復蘇也很關鍵,如果日圓進一步大幅貶值,造成台幣追隨,會造成島內資金加速外流,從而減緩經濟復蘇步伐。臺當局估計2002年經濟增長率將維持在2%左右,大體反應了島內經濟的基本走勢。

  僅就目前的惡化狀況而言,臺灣經濟已傷及元氣,並將付出難以估算的成本。由於缺乏強力的主導性産業,即便未來國際經濟出現好轉,臺灣經濟也很難象過去那樣恢復高速增長。從跡象看,臺灣經濟過去景氣迴圈明顯復蘇情形可能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的可能將是長期的低增長迴圈週期。島內財經官員甚至認為,如果結構性問題調整失敗,臺灣未來的電子産業不能掌握由美國矽谷研發——臺灣負責設計與商品化——大陸生産的模式,併發展出高附加價值産業,臺灣恐將被擠出世界經濟舞臺,步上日本十年來經濟衰退的後塵。這些話如果放在在幾年以前,很可能被島內一些人士指責為“賣臺”或危言聳聽,但現在卻成為擺在臺灣面前的活生生現實。兩岸經濟關係對於臺灣經濟的發展而言,其重要意義已越來越明顯了。

    (來源:中國網;作者:張冠華)

                                  編輯:李艷波

編輯:system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