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你要牢記回家的路

2019年01月25日 08:46:00來源:台灣網

  臺灣朋友遊黃山後對徽州文化大感興趣。黃山的奇景、宏村的精緻、徽派建築的白墻黑瓦,要讓大家討論好一陣子了。

  徽州,我也去過兩次。徜徉在宏村西遞這樣的古村落中,佩服徽州的先人們能這麼科學地利用山水地貌安排自已的生活環境。村裏的高墻大院也總是激起你走進徽州人生活的願望。徽州的景是迷人的,徽州的人文是吸引人的。

  是的,當你在南湖書院“以文家塾”的匾額下靜聽,那個年代徽州孩童朗朗的讀書聲從遠古飄來,這裡傳承著徽州文化,培養了一代代徽州男人走出去闖天下的志向。當你走進一幢幢高墻深宅的徽州小院,站在雕刻精美的冬瓜梁下,你仿佛看到那些成功的徽州商人、考取功名的讀書人、積攢了多年工錢的徽州小夥計,他們沿著徽杭古道,乘著新安江上的客船,奔回家來,把那些銀兩換回青磚黑瓦,請來方園十里的木工瓦匠,這一座座高墻深院,何止是一座座庭院,它記載著徽州人闖蕩世界的艱辛、記載徽州人回饋故里奔向家鄉的路。這裡有多少歡樂的笑,有多少辛酸的淚。看徽州,就要看徽州的大小書院,看高墻深宅的明堂,它們才是徽州文化的載體和符號一一走出去闖,永遠也不能忘記回家的路。

  徽州文化是一代一代的徽人創造出來的。徽州一府六縣代有人才出。及至中國近現代史,徽州人更是留下了深刻的印記。胡適就是現代徽州人的代表。1891年出生的胡適,1893年來到父親在臺灣的任所。甲午戰爭爆發後,回家鄉徽州績溪上莊村進家塾讀書。此後,胡適的一生一直隨中國近代歷史風雲起伏,直至1962年病逝于臺北。這位1949年後再也沒有回到大陸回到徽州的文化思想大家,是不是也有強烈的思鄉之情?我想這是肯定的,徽州私塾走出來的胡適,怎能忘記回家的路,1955年,他給孫子起名胡復的時候,就有恢復中華復興中華的寓意。

  其實,牢記回家的路,何止是徽州的文化,它是包括臺灣在內的中華民族文化的動力之源。看看臺灣人崇敬的媽祖信仰,看看臺北大稻埕的城皇,看看臺南的關帝廟,臺灣從南到北的這些文化印記,是一代代臺灣人闖黑水溝、過唐山到臺灣的精神印記,也是臺灣人開天拓地的精神寄託,更是臺灣人不忘根本,指引臺灣人回家的路。從最早與臺灣少數民族易貨的大陸商人,到教會臺灣少數民族開荒種糧的大陸定居者,他們何嘗不是像當年一代代外出闖蕩的徽州人,為了過上好生活,拋妻別子,但是,吃遍千辛萬苦,還是要回到那個曾經生長的地方。

  由於中國近代的落後,讓臺灣走過一段特殊的歷史,也導致今天臺灣與大陸的分離。但是,臺灣的歷史文化不斷地説明臺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臺灣的歷史文化也像徽州的祠堂書院白墻黑瓦一樣展示著一條臺灣回家的路。

  臺灣是近代中國弱亂的悲傷,在中華民族走向復興之路的今天,你怎能忘記回家的路?

  今天的中國正在高奏民族復興之歌,這個合唱中,臺灣是一個重要的聲部。臺灣要站到那個隊列的位置上去,與十四億同胞一起,在中華民族復興之路上共用榮耀!(台灣網特約作者:且十)

(本文為投稿作品,不代表台灣網觀點)

[責任編輯:趙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