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終於,徐永明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2020年08月10日 13:46:00來源:台灣網

  【兩岸快評第923期】

  

  終於,徐永明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圖片來源網路)

  近期,島內民意代表集體收賄案持續延燒。捲入其中的“時代力量”前黨主席徐永明,8月5日在黨內壓力下,“主動”宣佈退黨。但徐永明“揮刀自戕”並沒能阻止“時代力量”政黨的分崩裂解。

  在徐永明退黨同日,“時代力量”10位決策委員集體總辭,呈現無黨主席狀態。同黨的臺北市議員黃鬱芬、林穎孟也宣佈退黨,也就此終結了“時代力量”在臺北市議會的最後2席。

  “時代力量”建黨目標之一就是要在立法機構扮演關鍵的改革勢力,提出“進步價值”、“公開透明”等主張。而政治學者出身的徐永明,更以專業形象,批判性格,成為黨內明星之一。

  在從政前,徐永明就因觀點犀利,經常在政論節目舌戰群雄,成為“名嘴教授”。進入立法機構後,徐永明沒有走理性客觀的學者路線,而是以“大炮”打法聞名。在2017年修“勞動基準法”時,徐永明曾一個人霸佔質詢臺,喊到聲嘶力竭,癱瘓議事長達11小時,被網友封為“站神”。

  不過,在接任黨主席僅僅半年之後,徐永明就成為黨內涉貪第一人,套用一句網路流行語,“終於活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

  黃鬱芬、林穎孟二人在退出“時代力量”時還不忘補上一刀。兩人飆淚哭訴,黨內有人用匿名抹黑的放話方式逼她們退黨,從前主席黃國昌、邱顯智、徐永明以來,都有核心小圈圈文化,雙重標準、黨同伐異,從沒改變過。

  這番痛打落水狗的發言,也向外界再次揭開“時代力量”黨內的派系之爭。有人可能會好奇,像國民黨這種“百年大黨”或者像民進黨這種兩度成為執政黨的政黨之中,有派系紛爭,大家已經見怪不怪。但“時代力量”作為剛剛成立五年,黨員只有3000多人的小黨,也會有派系之爭?

  事實上,派系鬥爭不僅在“時代力量”當中存在,激烈程度也遠超外界想像。黨內主要存在兩種路線,一派認為“時代力量”應強力監督藍、綠兩黨,另一派則支援與民進黨合作,對抗國民黨。兩派鬥爭最終導致“時代力量”2019年選舉中的分裂。

  當時,“時代力量”不少親綠民意代表出走,導致與民進黨衝突加劇。在2020年民代選舉中,“時代力量”推出的5位區域民意代表全軍覆沒,僅在不分區保留3個席次,僥倖度過“團滅”危機。

  此次因黨主席徐永明涉貪,黨內分裂危機再度爆發,“滅黨”陰霾四起。(文/關其行)

[責任編輯:高旭]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