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吉:從臺灣‘放牛班’到重慶的教育家

2018年11月30日 18:19:00來源:台灣網

 

鄧鴻吉。(台灣網 齊昕 攝)

  台灣網11月30日北京訊(記者 齊昕) 1996年7月,時年31歲的鄧鴻吉第一次來大陸。在北京,作為臺灣知名發明家和政治界新星,他與同僚一起受到鄧小平的接見,那次會面中,鄧小平對他説:“有機會就回來來,祖國嘛!來祖國為發明和創意獻一份力。都是姓鄧的,我支援你。” 

  但是當時,出於自己政治前途上的考量,鄧鴻吉選擇留在臺灣。後來又因為對政治失去了興趣,開始專心從事教育工作。直到2017年,鄧鴻吉教授與重慶南岸區政府合作,成立愛迪生創意發明基地,培育重慶中小學生從事創意發明。回憶起當年,鄧鴻吉表示:“96年那次我失去了一個機會。” 

  放牛班走出的教育家

  “我出生在一個貧苦的家庭,我從小三餐不繼,學校也是換來換去的。因為父親欠錢,母親帶著我到處奔波。我撿過餿水,我撿過破爛,就為了生存下來。但是我告訴自己永遠不要放棄。”童年貧苦的生活經歷給沒有領鄧鴻吉丟掉對這個世界的好奇和希望。“我從就養成了一個愛好,我喜歡拆東西,這是我最大的興趣。我喜歡東拆西拆,然後再把它組裝回去。這樣子的時間和經驗幫助我打下成為發明家的基礎。”

  “有很多人問過我是哪畢業的,我都會告訴他們,我不是名校畢業的,但是我畢業的學校都以我為榮,而且臺灣的教科書裏都會有我這號人物。”被破格提拔為教授的鄧鴻吉戲謔的稱自己讀的初中為“放牛班”:“放牛班大家都能想像,就是學校根本都不愛你,上學來書包一丟愛幹嘛幹嘛,老師也不叫你。但是那三年是我最快樂的日子。” 

  “我覺得我們中國的孩子都是硬體式的教育,應該説大陸、香港、澳門、臺灣都一樣。老師會認為自己的學生考了第一名就很有面子,家長也會認為自己的孩子考了第一名很有面子。我覺得不對,我走過了很多地方,也看過太多事情,對我而言,我覺得孩子應該讓他自由地發展。而不是硬要告訴孩子,你只有讀書才能有未來。第一名能有幾個?應該讓孩子越早知道自己未來的方向,才是正確的。” 

  在鄧鴻吉看來,臺灣孩子和大陸孩子面臨的問題和挑戰都是共通的。“我到大學演講的時候,有讀英文係的學生來找我,説老師你幫幫我,我找不到工作。我説你去當英文老師。他説我對英文沒興趣,是我父母叫我讀的,就為了一個文憑。這樣的事情大陸也一直在發生。所以對我來講,教育孩子最重要的是從小培養他的興趣,了解他的定位。” 

  “我覺得我教給孩子發明的同時,給孩子們更多的就是教給他們正確地定位自己的人生。我希望孩子了解到我們中國未來的需求,我不會告訴他説你就是要當個金融家、學者、工程師。老師要教你的就是為人處事的道理,把技能帶進來,把語言學好,你可以走向世界,把世界所有最好的東西拿到我們中國來。把中國這邊發明的東西帶到全世界,我一直我我一直希望我們中國人能成為全世界的發明創意的領頭羊,靠我們的軟實力來跟世界競爭。” 

   兩岸的孩子應互相學習

  “在大陸上課你問孩子有沒有什麼問題,大家都舉手搶著問。臺灣的話你問有沒有問題,看不到一個舉手。臺灣人正在變成一種啞巴弱勢的團體,這樣不對,以後要改。”在兩岸都一定教育經驗的鄧鴻吉直言不諱地指出了兩岸青少年的區別,“這就是我現在看到目前兩岸的最大的差別。我覺得臺灣的孩子的優點就是比較彬彬有禮,大陸的孩子就缺少了那一股味道。我覺得這可能是父母親的教育造成的。然後臺灣孩子的缺點就是沒有競爭力,就好像是被關在籠子裏面的雞。”

  “大陸的孩子競爭力很強,就像一隻鬥雞。我覺得這就是臺灣未來會輸的地方。雖然大陸的孩子在這種所謂的禮節文明上面有所缺,但是你要給他時間,臺灣也是這樣子走過來的。所以我在這邊教書,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告訴孩子們為人處事的道理。你一定要孝順父母、尊敬師長,不要隨便亂丟垃圾,做些違章、損壞文明禮儀的事情。臺灣的孩子這些觀念都有,可是他們不像大陸的孩子競爭力很強。”

   “31條”+“58條”吸引臺灣人來重慶

  初到重慶的鄧鴻吉沒有依靠當地政府或政策上的支援就將企業帶上來正軌,但是年初“31條措施”的出臺還是讓他備受鼓舞。“‘31條措施’帶來了很多實質上的影響,到目前為止我也感受到了在事業上的很大幫助。以前臺胞證就8個號碼,買車票坐飛機都很不方便,現在改成跟大陸一樣的18位數,就方便太多了。”

  8月21日,重慶市政府發佈實施《關於促進渝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將31條擴大為58條,進一步深化渝臺經濟文化交流合作,逐步在投資和經濟合作領域加快給予臺資企業與重慶企業同等待遇,逐步為臺灣同胞在渝學習、創業、就業、生活提供同等待遇,努力打通惠臺政策“最後一公里”。 

  就此,鄧鴻吉表示:“我很多朋友看到這麼多政策相繼出臺後,都覺得蠻心動。好幾個本來不在重慶的朋友,都打算要來這邊工作,來這邊立業,甚至來這邊創造就業的機會。”他也特別分析道,“影響臺灣人做選擇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方便。重慶交通很方便,吃喝玩樂又很多元,重慶的城市規模也很大。最重要的是我能感受到這個城市越來越規範,在改變之前城市面貌上一些不好的問題。”

  “説實話,我當初決定來大陸發展教育事業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因為習主席説要讓中國脫貧,一個人都不脫隊。”鄧鴻吉希望用自己的經歷和教育觀念給更多貧困地區的學生以信心,“我就是靠發明創意脫貧的的人,所以在重慶,不管是多偏遠,要爬很多山才能到的地方,我都願意去跟那裏的學生分享我的人生,告訴他們我是怎麼走過來的。今天世界都是我們舞臺,孩子不可能沒有希望,是我們沒給他們機會。哪怕我為我們祖國培養出一個傑出的一個科學家、發明家,我覺得我這輩子都值得。”(完)

[責任編輯:齊昕]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