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民族瑰寶30年 臺商盧鴻傑建"烏木王國"傳"尋根問祖"故鄉情

2018年12月02日 17:00:00來源:台灣網

臺商盧泓傑與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鎮館之寶“萬根同心太陽神”。

  台灣網12月2日成都訊 (記者 王思羽)關上展廳的照明設備,打開紅外線攝影機,你便能目睹臺商盧泓傑傾注30年心血創設的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內,所特有的“神秘光體”。透過紅外拍攝顯示屏可見,矗立於展廳內,高達8米左右的5根巨大天然烏木間,不時漂浮過“雪片”般的白色物質……

  這些“雪片”究竟是什麼?盧泓傑告訴記者,有人説是氨物質,有人説是磷物質,但至今尚無明確定論,仍待進一步科學檢測,“但很多到博物館參觀的人,都表示可以感受到一種能量,感覺很不錯”。盧泓傑介紹,烏木的形成過程本就十分奇特,需深埋地下數千年方有可能。目前該館收藏的數千件烏木藏品中,“年齡”小的有3800年,大的則有3、4萬年。簡單而言,烏木就是由於地震、洪水、泥石流衝擊等原因,被急速衝埋于地下,歷經千萬年碳化而成的古樹木。加之成都平原四面環山,中間如水庫,“挖地三尺即見水源”的特殊地理環境,終使埋入古河床的樹木在多種自然條件的作用下,最終碳化成為千年不腐、“不生不死”的烏木。是以烏木多發掘于四川,堪稱“植物木乃伊”,與被視作“動物活化石”的大熊貓同為“北緯30度的神奇現象”。

  30載烏木情緣

  臺商建公益博物館弘揚中華文化

  依照中國民間傳統説法,“千年的東西會成精”,因而民間圍繞烏木的傳説也特別多,如烏木能治病,烏木有腳、 會走路等。據傳,曾經有個農夫,在他的沙地裏發現了一根烏木,便拿出工具挖,由於烏木太大、太高,他叫了好多人也沒把它拉起來,於是只好把它重新掩埋起來。過了幾年,在原地,農夫再次挖開卻沒有看見這根烏木。而離它幾百米遠的地方,鄰居挖出了一根大烏木,他跑去看,居然是當年他挖的那一根烏木,上面還有他曾經挖過的記號。

  “但博物館不講神話,只講文化”,盧泓傑表示,自己投入近30年財力心力,創設對烏木實施發掘保護及藝術創作和收藏的公益性博物館,意在弘揚、傳承烏木文化與博大精深中國傳統文化。“烏木源於自然。我們經常講文明來自自然,文化來自傳統”,盧泓傑寄盼,通過自己珍藏的烏木,能讓人們體會傳統文化中“人與自然的和諧觀”,在感受自然法則的同時,領略先祖留下的智慧本質。  

  漫步建地面積13000平方米的“烏木王國”,其間藏品既有未經雕琢的大自然鬼斧神工之作,也有藝術家的巧奪天工珍品。但無論自然天成還是人工巧雕,幾乎每件藏都傳遞出濃厚的文化氣息。《山海經》中記述的“建木天梯”;參悟龍馬背上“河圖”領悟自然之理,繼而繪製出八卦的人文始祖伏羲;先祖堯舜及解讀並遵循自然規律治水的禹;藥王李時珍;主持修建都江堰,其工程至今仍在為成都人吃水造福的李冰父子……近30年的收集、創作,盧泓傑用自己的執著與匠心不斷傳遞“文明是對自然規律的理解”這一理念,更詮釋出中華文化的厚重深遠,也銘記著對中華文明發展做出貢獻的先祖偉人。

  斷然拒絕“土豪議長”

  中華文明瑰寶打死不賣日本人

  “這東西我們要定了。你開個價吧,我們絕不還價”。即便已過去20多年,但盧泓傑依舊記得日本客人講話時的強硬口吻與十足“土豪范兒”。他回憶,那時,一個由日本議會議長及眾多議員組成的參觀團,在目睹而今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的鎮館之寶——“萬根同心太陽神”後隨即表示,不管出多少錢也要弄回日本,卻遭到盧泓傑的斷然拒絕。

  説起“太陽神”這件珍品可謂得來不易。它于1996年出土于成都,是一件體積龐大的完整古樹根。盧泓傑組織工人前後花了三年時間,才將其從河底搬運上來。第一年,沒有路,先修路。但到挖掘的時候又遇到漲水,把路沖毀了。第二年又挖,已經拉上來一半,又漲水了。直到第三年才搬運上來,動用了特殊運載工具才運回來。搬運回來時,正逢國外一個雕塑家來博物館參觀,看到“太陽神”整個人都愣了,足足幾分鐘沒説話。“萬根同心太陽神”直徑7米,重8噸,經同位素測定,距今已有7369年曆史。其萬根盤結,氣勢磅薄的天然形態,象徵了太陽宏照大地的威儀,既展現了古蜀文明太陽神形象,也象徵著中華民族大團結、民族大統一。盧泓傑將它視為民族的瑰寶與中華民族的根。

  但日本客人惦記“太陽神”的心思始終不死,在被盧泓傑決絕後的第二天,對方議長又親自跑來,並在那個一棟房子最多只賣50萬的年代,一張嘴就開出了1200萬的報價(説明還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正所謂“財大氣粗”,盧泓傑發現,對方可謂信心滿滿、志在必得,甚至連如何將“太陽神”經樂山、出四川,再運往日本的交通線路都規劃好了。隨後的交涉中,盧泓傑更察覺,對方打算運回日本後,在“太陽神”的圓洞型中空部分內,加裝一個紅色的發光球體。“周圍呈萬根盤踞的天然放射狀,中間再加個紅色光球,那豈不成了日本的太陽旗?”。識破對方小算盤的盧泓傑遂再度斷然拒絕日方求購,並請“議長閣下”“哪涼快回哪去”了。

  近年來,隨著烏木的考證古代地理氣候環境的科研價值、開啟古蜀文明的考古價值,以及巨大的藝術收藏價值不斷為社會所熟知,國家已明文規定,禁止珍稀物種烏木出口海外。但在20多年前,那個即便成都本地人也大多不識烏木,甚至認為烏木是海外舶來品的年代,盧泓傑的藏品就是“地下的木頭”。彼時的他只要點個頭,千萬鉅款東洋人立馬奉上,但他不為所動。

  “做博物館必須具備決心和奉獻精神”,既然是為了傳承,就不能將收藏用做利益交換,否則就不配稱之為博物館。盧泓傑表示,博物館就該具備純粹的公益性,“能把優厚的文化在這裡傳承,是種莫大的功德。這裡的一切都是社會的,博物館就是社會的。”更何況,像“太陽神”這種象徵民族團結、統一,由大自然所賦予中華民族的瑰寶,假使賣給日本人,“那我豈不是成了賣國賊”。

  反對文化“臺獨”

  洪門子弟不退縮

  時至今天,只要提到“日本人”,從小深受中國史觀與中華傳統文化影響、教育的盧泓傑仍會義憤不已。特別是當前臺灣島內一小撮人,抱擁“日本皇民”思想,煽動族群對立、分離主義的行徑,更令他深惡痛疾。他表示,創立烏木博物館既為弘揚傳統文化,也能激發臺灣同胞“尋根問祖”的故鄉情。而今,常有臺灣人士來館內參觀,大家聆聽盧鴻傑的講解後最大的感受就是震撼,無不感嘆中華文化的厚重悠遠。

  除了首屈一指的烏木行家、闖蕩大陸30年的臺商前輩,盧鴻傑還有另一個身份——島內中華民族致公黨的副主席。他介紹,“致公黨”的源統是洪門,當年孫中山先生發動廣州起義,英勇就義的黃花岡72烈士當中,有68位是洪門兄弟。凡為洪門子弟,心中無不具有深刻的愛國情結,每逢國家危難的時刻,必會挺身而出,為國家的安定出一份力。當前,島內執政者大肆推動文化“臺獨”。對此,盧鴻傑表示,自己有責任將博物館打造成反對“臺獨”,使兩岸同胞“尋根寄思,重拾華夏傳統文化”的基地。

  家國大義面前不含糊,生活中,當目睹身邊有人遭遇危難時,盧鴻傑也沒有退縮,即便他們與自己素昧平生。據介紹,那是1995年的一天,彼時以經營蘭花種植為主業的盧鴻傑,帶著自己的員工到都江堰的寶瓶口景區郊遊,那裏是灌溉成都的主要河渠。正當盧鴻傑舉起相機給員工拍照時,剛好在鏡頭裏看見兩個男孩不慎滑入河裏。他事後得知,兩個來自重慶的男孩是一對兄弟,哥哥上初中,弟弟上小學。當天在岸邊遊玩時剛好有水衝過來,腳下沒踩實便滑入河中。盧鴻傑記得,“當時那個地方有旋渦,主要是水又冷”。兩條年輕的生命眼看就要在自己眼前被吞噬,盧鴻傑心念電轉:不能讓自己往後每天活在愧疚、虧心中,既然看見了就不能不管。隨即扔下相機跳入冰冷的河水中。

  好在住家距屏東鵝鑾鼻燈塔不過幾十米的盧鴻傑,自小爬山涉水,練就了良好水性,下水後順利救起了哥哥。但此時弟弟卻被捲進了漩渦,且越陷越深。幸虧弟弟的頭髮比較長,沒跟哥哥一樣留短髮。盧鴻傑一把揪住他的頭髮,將孩子拉扯上來。“但我馬上就覺得糟了,這下我遊不了”,沒法一隻手抓孩子,僅靠另一隻手遊回岸邊。恰在此時,岸邊有人遞來竹竿,盧鴻傑才抓著桿子,夾著孩子,被拉上岸。岸上,帶著兩個孩子前來四川旅遊的姑媽在盧鴻傑下水後也要往河裏跳,卻被盧鴻傑的員工拉住了。眼見盧鴻傑一人救起兩個孩子卻差點喪命,員工中有人直接嚇哭了,盧鴻傑上岸後打趣地問:“你是怕領不到這個月的工資嗎?”

  1995年,在那個兩岸關係仍有對峙意味,遠未步入和平發展的時代,英勇救人的盧鴻傑此後返回島內時還得遮遮掩掩,不敢讓別人知道,以致有記者得到消息找到府來,也不敢去接觸,就怕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18載成都女婿喜獲居住證

  “再也不用被當‘外人’了”

  今年是改革開放40年,也剛好是盧鴻傑來到大陸的第30個年頭。1988年,在島內經營房地産事業如日中天的他選擇到大陸走走看看。了解了大陸的情況並看好這裡的巨大潛力,登陸初期的盧鴻傑躊躇滿志,原本希望在此同樣發展起自己熟門熟路的房地産事業,但卻由於特殊的“臺灣身份”被迫喊卡。那時,臺灣人想在大陸經營地産仍不免受到政策限制。無奈之下,盧鴻傑只得轉戰並不真正熟悉的蘭花種植事業。不過也正因如此,才有了當年帶蘭花工人在都江堰救人的一幕。

  10年的蘭花種植業績平平。2000年,徹底結束蘭花經營的盧鴻傑陷入抉擇,是繼續留在大陸,還是放下一切打道回府。看著自己多年來費心收集、悉心保護的一件件烏木藏品,盧鴻傑頓感難割難捨,繼而下定決心,“全職”投入烏木收藏傳承,立志將自己的理念、理想在大陸推廣、實踐下去。

  也是得益於對烏木的共同愛好,盧鴻傑有幸與成都的羅女士相識,並最終於2000年結為夫妻。就是在下定決心堅守大陸的這一年,他也正式成為了成都的女婿。

  今年9月1日,大陸正式開放港澳臺居民居住證自願申領,在大陸生活30年,並做了18年成都女婿的盧鴻傑搶到“頭香”,第一個前去申領。今年2月28日,大陸出臺“31條惠及臺胞措施”,四川省的具體落地措施——“川臺70條”也很快應運而生。“終於不用再被當作外人看待,真真正正是一家人了”。曾因“臺灣身份”被迫放棄“本行”,轉而從事“隔行如隔山”的生僻事業,一路走來的風雨歷程讓盧鴻傑更能體會大陸落實臺灣同胞同等待遇的難能可貴,也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實惠便利。

  他列舉,“川臺70條”迎合了臺商的訴求,為臺資企業經營發展提供了同等待遇與便利實惠。其中的第33條更明確規定支援臺胞在川參與包括文化遺産保護工程在內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宛如給自己的博物館事業注入了一針強心劑。目前,成都烏木藝術博物館正依“惠臺31條”及“川臺70條”相關細則,申報包括國家藝術基金在內的文化類基金,未來十分有望獲得資金、政策上的助力支援。不僅如此,“川臺70條”更直接幫助盧鴻傑解除了子女就學的後顧之憂。“我的女兒在讀初三,孩子讀書是大事。”他回憶,以前為了孩子讀書有時甚至需要托關係、走後門。如今“川臺70條”讓孩子享受到臺商子女就學的同等待遇,省去了大麻煩。

  沒了後顧之憂的盧鴻傑,而今全身心撲在博物館事業上。他介紹,在西方,要建一個博物館,不歷經三代人的努力根本不可能。反觀自己只用十年時間,就讓博物館初具規模。此後的不斷發展、積累,更使之成為陳列規模、藏品價值都堪稱世界之最的“烏木王國”。“這是祖國改革開放帶來的契機,單憑我們自己,永遠沒有能力去實現。”當然,幾十年的藏品收購、博物館建設,也讓盧鴻傑貼上了早年經營房地産時賺到的大把“家底”。不過他表示,烏木是珍貴的不可再生資源,是研究古代自然的標本,是開啟古蜀文化的窗口,是中華文化的特有瑰寶,能夠在自己生活30年的土地上傳承璀璨的民族文化,自己縱然傾盡所有,又有何可惜。(完)

[責任編輯:王思羽]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