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流行文化交流30年:明月何曾是兩鄉

2018年11月02日 08:00:00來源:台灣網

  來源:“摩登中産”一點號

  海峽從來不寬,總有彩虹橫跨兩岸。

  1.

  1979年12月,香港伊利沙伯體育館,亞洲女排錦標賽決賽,主力隊員郎平率領女排以3比1擊敗日本女排,首次稱霸亞洲。

  賽後,富商霍英東為隊員們舉辦了一場小型慶功會,並邀請鄧麗君獻唱。一堆人坐在桌子邊私語“是不是唱《美酒加咖啡》的那位”,邊聽鄧麗君為她們唱了兩首歌。鐵榔頭郎平回憶説,“唱得老好聽了!”

  此前1個月,鄧麗君剛剛推出了一張名為《甜蜜蜜》的專輯,當年銷量達百萬張。

  那個時候,能親耳聽到鄧麗君歌聲的還是少數,大多數人只能通過短波收音機或者盜版磁帶偷聽這個聲音。

  在那個兩岸關係還似一塊堅冰的時代,金門島上的炮聲剛剛散去不久,一個甜美的聲音就這樣悄悄傳入。

  內地的流行歌手都在模倣她,不少人都被稱作“大陸的鄧麗君”。北京的第一批搖滾歌手,幾乎人人都會演奏鄧麗君的作品。

  臧天朔曾經吐槽:北京的老一輩搖滾人,都説聽歐美搖滾樂長大,其實家裏錄音機裏都放著鄧麗君。

  黑豹樂隊的丁武説,買來第一把吉他,彈第一個和弦時,首先浮現的就是鄧麗君的旋律。

  還有一些唱片公司,專門請歌手翻唱鄧麗君,做成磁帶售賣。

  1984年5月,北京東直門中學的高二學生王菲,請假去雲南錄製了自己人生中第一張專輯《風從哪來》,裏面都是翻唱、模倣鄧麗君的歌曲。

  當時伴隨鄧麗君一同到來的,還有對岸的流行小説。

  90年初,讀武俠小説一度成為知識分子圈子裏的某種時尚,當金庸都已讀完,古龍便成了首選。聚會時除了吃飯,總有人在席間高談闊論,還有幾個人在其他房間默默閱讀。

  坊間傳言,莫言在某年元旦閉門讀了三天《絕代雙驕》,出門對記者連聲感嘆:不可思議。

  因為太受歡迎,不良書商拿著陳青雲、高庸的作品來冒充古龍,“吉龍”“古龍名”“古龍新”等人更是連出數本著作。

  古龍更忠實的讀者來自街頭少年,在他們眼裏,服裝市場裏身穿超短裙的姑娘就是林仙兒;街頭暗巷裏的群架就是現代版的江湖火並;滿口的果兒就是曾經的走鏢黑話。

  當時還在陜西小鎮的出版人路金波,是鎮上書攤的常客。有時一套小説看了兩集,續租時發現第三集被租走了,第一反應是問攤主:他往哪個方向去的?走了幾個時辰?暗想備好快馬追上前去給他一飛刀。

  多年以後,他給自己起了個網名叫李尋歡,成為內地第一代網路寫手。那個時候,男生最流行的網名叫西門吹雪,女生則是輕舞飛揚。

  而杭州的中學生徐磊,則模倣古龍、金庸寫了幾本武俠小説,在同學間私下流傳,沒人分得出真假。2006年,他用南派三叔的筆名寫了本盜墓小説。

  同古龍一起來的還有瓊瑤,五十多歲的瓊瑤阿姨,不經意間成了少女們的第一代女神。

  1986年到1989年,作家出版社出了47種瓊瑤小説,每種一印就是二十萬冊,47種書來回翻印十多次。書店來訂貨時,一般都帶著東風大卡車來,裝滿了才走。

  1986年底,《文學報》做了一個調查,發現廣州地區有70%的學生讀過瓊瑤。

  有狂熱女讀者收集瓊瑤小説,出一本就買一本,然後對照後面書單,看完一本劃掉一本。有人夢想留起及腰長髮,穿上一襲白裙,瀟灑走入風裏。

  有人托著腮幫子癡望窗外,幻想林青霞會從此路過,噗嗤樂出聲來。

  1988年,瓊瑤來大陸探親,在三峽一家蠶絲工場參觀,被女工包圍説,我們都是你的讀者。

  那個年頭,就連當時的人大會計係講師王小波,也是先從對岸得到了文學認同。

  1991年,他的中篇小説《黃金時代》,獲得了第十三屆臺灣《聯合報》大獎,被稱為“文壇之外的高手”。

  小説第二年在臺灣和香港出版,同年,王小波辭職專職寫作。

  八九十年代,臺灣文化宛如灰暗世界裏的一抹鮮亮,成為一代年輕人青春中最難忘的坐標。

  他們跟著三毛一起去撒哈拉流浪;和柏楊一起痛斥醬缸;和齊秦一起彈起了木吉他。

  1995年5月,鄧麗君在泰國清邁去世。當時已經成名的王菲,正在北京錄製另一張翻唱鄧麗君的專輯。

  消息傳來,王菲淚流不止,不得不暫時中止錄製。她正在錄的那首歌,是鄧麗君的《但願人長久》。

  幾天后,王菲去臺北參加了鄧麗君的葬禮,與睡在水晶銅棺裏的偶像道別。而北京的搖滾歌手們,則集體錄製了一張專輯,翻唱了10首鄧麗君的歌曲,名為《告別的搖滾》。

  2.

  鄧麗君去世那年7月,一家叫大宇資訊的臺灣遊戲公司,發行了一款古風RPG遊戲,名叫《仙劍奇俠傳》。

  “翩翩瀟灑美少年,靈島求藥結仙緣。千里崎嶇不辭苦,仗劍江湖為紅顏”。不夠精美的畫質,不夠悅耳的音樂,以及近乎打油詩一樣的詩詞,開啟了新一波人的青春。

  1998年3月,28歲的蔡智恒在臺南成功大學的BBS上敲出一行小字:第一次的親密接觸。一年後,這本書在大陸出版,發行量超過40萬本,各種盜版書超過80種。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到臺南大學路的麥當勞,點一杯大可樂與兩份薯條,成為很多人前往臺灣的目標。

  又一波年輕人,開始通過新途徑了解對岸那座小島。

  2000年,周傑倫推出首張專輯,港臺銷量55萬張。次年第十二屆金曲獎,拿下最佳專輯,十幾個記者全部涌向旁邊的女歌手,留下他一個人孤零零舉著獎盃,想笑又伸舌頭抿嘴。

  但伴隨著那張橙色的動感地帶海報,這個戴耳機背吉他,留著斜劉海,一臉酷酷表情的歌手終於宣告自己的到來。

  知乎上有個問題,周傑倫最火時有多火?下面有4193個回答,一個得到7.5k贊同的答案,只有帶著歌名的一句話:你不知道三年二班的同學多幸福。

  2003年,第五屆新概念作文大賽的優秀作品選裏,幾乎每篇都寫到了周傑倫,有一篇用范特西、小鐵匠、半獸人寫的文章,名字就叫《周傑倫》。

  2004年第一屆超級女聲,總冠軍安又琪唱了一首《你好周傑倫》,十幾年過去,這首歌仍然是她的代表作之一。

  那個時候,中學生們跑去路邊黑網吧,用五毛一首的價格下載他的歌曲;而一個班裏有大半人,在同學錄最喜歡的歌手和偶像那欄裏,寫的都是同一個人。

  《家有兒女》裏,媽媽劉梅出差前,全家人合唱的是《千里之外》;《愛情公寓》裏,胡一菲更是直接把他當作自家列祖列宗;至於很多人不願回憶的《快樂星球》,直接把“當前最紅歌星”的稱號送了給周傑倫。

  2005年,一檔名為《康熙來了》的節目,拿下了臺灣電視節目最高榮譽的金鐘獎。令主持人小S和蔡康永沒想到的是,這檔開播一年的節目,因為輕鬆隨意的特點,也火遍了大陸年輕人的圈子。

  通過一根細細網線,兩人陪伴無數大學生度過了他們的宿舍時光,成為除了老乾媽外配飯首選,據説“配飯視頻”這個詞便來源於此。

  有人説,自己對臺灣的了解一半來自“康熙”。因為“康熙”,知道了孫中山紀念館那邊有好吃的松餅,永康街有一間要排隊很久的蔥抓餅,臺北後車站可買到很多便宜的零食,臺灣大學附近有很好吃的美食地圖……

  那時候,一下晚自習,全寢室的女生常常在各自電腦前戴著耳機看《康熙來了》;睡前臥談會上繼續討論節目內容,探討某女星的緋聞八卦;有臺灣學生來大陸交流,靠著與同窗討論“康熙”拉近關係。

  還有人列下自己的願望清單,並用宋丹丹的語氣默念:“我十分想見陳柏霖!我十分想見黃子華!!我十分想見蔡康永!!!”

  有人用四年的時間,看完了所有的節目;還一個名叫賈玲的藝人則想著:等自己很紅很紅了,就可以參加《康熙來了》。

  2010年,蔡康永到南京簽售,有讀者排隊6個小時等待,中途席地而坐,當天認識的隊友輪流為大家買來漢堡咖啡。

  2015年1月,周傑倫和昆淩在英國結婚,有粉絲留言,我們用青春為你隨份子。他們沒想到,這一年要隨的份子不止這一份。

  那年10月,蔡康永發了一條微博,宣佈告別“康熙”。製作人王偉忠則對大家説,後會有期。

  3.

  再次見面比想像中來得更早一些。

  2016年1月,《康熙來了》結束的第二天,蔡康永的新節目《奇葩説》第三季上線。

  《康熙來了》的製作人詹仁雄,把工作地點轉移到了愛奇藝,製作了《姐姐好餓》和《大學生了沒》;他經常對著電視節目,向大陸的新員工分析,為什麼這幾秒要切這個畫面。

  而另一位製作人王偉忠,2013年便跑到東方衛視,坐上了《中國夢之聲》的導師席。

  當人們以為再也見不到這些臺灣藝人時,他們卻以另一種方式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裏,但另一些人卻真正離去了。

  去年12月,右手寫詩、左手散文的余光中悄然離去。去世前,他買了內地電視劇《瑯琊榜》的整套光碟,並感慨金陵城裏看不到長江和玄武湖;妻子范我存則把朋友分成兩類,一類看過《瑯琊榜》,一類沒看過,最多的看了七遍。

  今年3月,狂人李敖去世,有人説,曾經喧囂的江湖仿佛突然暗淡下來。

  三十年前,是他們讓一代人了解到那座小島上不只有阿里山和日月潭,而三十年後,接他們班的人則來到了內地。

  2012年,古裝劇《步步驚心》和《甄嬛傳》在臺灣播出,前者打破中視近十年來8點檔的首播紀錄,單集收視率甚至破三,後者引發全民觀劇狂潮;華視兩年之內連播5次,網友戲稱甄嬛晉陞華視一姐;

  有臺灣女網民,5天內連看72小時《甄嬛傳》,結果導致早發性白內障;整形醫師則透露,《甄嬛傳》播出一個月,來做雙眼皮手術的顧客增加了三成,不少人指名要整成孫儷眼型。

  2013年4月12日,湖南衛視《我是歌手》節目總決賽,16家臺灣媒體奔赴現場採訪;東森新聞臺因為沒有版權,更是以新聞報道方式,全程直播五小時;

  當晚街上餐廳少人問津,平均每分鐘有48萬觀眾收看,比平時增長了近220%,東森借此拿下當晚臺灣新聞臺收視冠軍。

  有臺灣演員説,自己不用快進,5天看完了74集《那年花開月正圓》;一集《中國新歌聲》,在臺灣“油管”上的播放量超過100萬;有小朋友和班長説,好想邀請TFBOYS去臺灣開演唱會。

  今年年初,這個當紅少年組合,在一支廣告裏翻唱了小虎隊的《愛》,裏面偶爾插入的小虎隊原版手語鏡頭,仿佛讓人夢回上世紀。

  今年7月,《延禧攻略》在愛奇藝上線,在臺灣總播放量近4700萬次。而這部劇梳粧師是臺灣人,造型設計是香港人。

  臺灣電視臺對《延禧攻略》的分析,被戲稱為比高貴妃宮鬥都認真。有臺灣歷史學家甚至指出,臺灣竟然有福康安的紀念碑,而福康安正是招人恨的爾晴的兒子。

  調教出臺灣近80%藝人的王偉忠説,他們這一代人,接受的是大中華文化,心裏想的始終是泱泱大國。

  70年代,王偉忠入行在臺灣電視圈,做的綜藝節目叫中國電視史,寫的劇本是中國小姐。他説:有些人有些事,根本沒有辦法被分開。(完)

[責任編輯:黃曉迪]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