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臺日”關係註定永遠沒有鶯飛草長的春天

2018年05月14日 08:44:00來源:台灣網

  時隔八年,中國總理訪問日本。與日本國內歡迎李克強總理的熱烈相比,“臺日”關係似乎在前一階段的喧囂聲中冷卻下來。

  5月2日至5日,日本立憲民主黨參議員蓮舫、眾議員手冢仁雄、無黨籍眾議員菊田真仁子訪問臺北。這是日本“五一”黃金週到訪台灣的兩批議員之一,另一批或者説另一個是公民黨眾議員富田茂之。與往年“黃金周”日本議員絡繹不絕訪問臺灣的熱鬧相比,今年的黃金週一下沉寂了許多。蓮舫漂亮的面孔或許給臺北清冷的五月帶來稍許亮色,蔡英文及賴清德紛紛接見。蔡英文仿佛抓到根救命稻草,宣稱中日關係改善不影響“臺日”關係。

  説起蓮舫,我們並不佰生。這張美麗的面孔曾經是日本政壇的一個亮點。出生於1967年的蓮舫,是日本政壇唯一一位有華裔背景的國會議員。她的父親是臺南人,母親是日本人。年輕時的蓮舫就是一位美人,進入演藝圈拍過連續劇,也出過半裸寫真集。當年,一張用幾團肥皂沫遮住敏感部位的半裸照使蓮舫一舉成名。

  2004年,蓮舫以全國最高票當選參議員。2010年又以最高票連任。後在菅直人內閣任“行政刷新特命擔當大臣”,成為日本歷史上首位華裔國務大臣。2016年,擔任日本民進黨黨首,有志於衝擊首相大位。2017年,因日本民進黨在東京都選舉失利而辭去黨首,年底加入日本立憲民主黨。

  有人説,蓮舫的美麗傳自她曾經是化粧品資生堂代言人的母親。然而,她問政的果敢潑辣則有如她的祖母陳杏村。

  陳杏村,是上個世紀中葉臺灣知名的女強人。1930年代,出生臺南的陳杏村與友人一起到日本東京學習洋裁。1935年,陳杏村回到臺北,在京町三丁目西側二十三番地,大約是現在的博愛路五十三號,雇了15個工人,為人縫製時尚服裝。隔年,她又到被稱為“東方巴黎”的上海學習裁剪。考察回來後,她在報紙上介紹上海流行的摩登旗袍。於是,她登上了1930年代的臺灣名人錄,被稱為“洋裝店主”、“設計師”、“流行界的先驅”。

  然而,陳杏村的事業並沒有止步於時裝裁剪。二次大戰初期,陳杏村利用日本人的關係,到上海販賣香煙大獲暴利。1945年,臺海光復後,陳杏村因曾經捐給日本軍隊兩架飛機而被軍事法起訴。獲釋後開“大一行”商行做出口日本的的香蕉貿易。當年香蕉貿易是臺灣賺錢的主力,陳杏村大賺其錢,並於1959年出任臺灣青果輸出業公會理事長。也就是在這個時期,陳杏村把小兒子謝哲信送到日本留學,並經營在日本的公司。

  曾經在北京大學學習過兩年中文,遊歷過大陸的山山水水,甚至還喜歡四川菜的蓮舫,是一位成熟的政壇人物了,行走大陸與臺灣,在兩岸關係上沒有發表過暴衝的言論。但是,勿庸置疑地,感情上是傾向臺灣的。她曾經帶著孩子到臺南尋訪父親的出生地,賴清德在臺南市長任上也到日本拜訪過她,蔡英文執政後,臺灣立法部門負責人蘇嘉全訪問日本國會也專程拜會蓮舫。這次她與三位國會議員訪台,賴清德拜託日本國會為臺灣參加國際組織發聲。

  但是,蓮舫也有讓“臺獨”跳腳的時候。2016年,競爭民進黨黨首的蓮舫曝出保有“臺灣籍”的“雙重國籍”問題。蓮舫辯稱日本政府堅持“一個中國政策”,不承認臺灣是所謂“獨立國家”,所以不存在所謂“雙重國籍”問題。蓮舫的話一時傷了“臺獨”們的心,群起而攻之。  

  蓮舫的話是狡辯還是真心,明眼人心中有數。就象中日明顯回暖的今天,日本執政的自民黨議員紛紛取消訪台之時,蓮舫卻來了一樣,是真心還是做秀,蔡英文當局心裏明白的很。

  其實,蔡英文當局更要明白的是,臺灣與日本的關係在日本政府心中的份量。日本這個前宗主國當然不希望兩岸改善關係。所以,臺日時有曖昧。中日關係不好時,日本會給臺灣些甜頭,待到要改善中日關係了,立馬又把臺灣放一邊。就象蓮舫,為了自己要脫圍,日本政治人物很少説的“一個中國”原則都可搬出來。為了給中日關係回暖創造氛圍,執政的自民黨議員暫停了訪台,就連一直在蔡英文與安倍之間傳話的安倍親弟弟都取消了訪台行程。

  所以,臺日一直就是一種互相利用的主仆關係,當蔡英文當局自詡“臺日是夫妻”的時候,就是日本向大陸出牌叫價的時候。它是中日關係的一個參照物,在中日關係結構性矛盾未解的時候,它還有操弄的空間。

  然而,也正是這特性決定了“臺日”關係永遠也沒有鶯飛草長的春天,在中日關係回暖的時候,“臺日”關係只能到冷藏室待著去了。(台灣網特約作者:且十)

(本文為網友來稿,不代表台灣網觀點)

[責任編輯:趙靜]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投稿郵箱|聯繫我們|版權申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