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文創産業攜手弘揚中華文化大有可為

2019年08月28日 20:04:00來源:台灣網

  據華廣網報道,長期以來,兩岸文化創意産業致力守護中華文化、弘揚中華文化,不斷創造出有思想內涵、有精神價值的優秀文化産品,成為連結兩岸民眾的重要橋梁,也為兩岸搭建心靈契合之橋提供重要的文化源泉。

  推動文化創意産業高品質發展的靈魂是弘揚民族文化

  弘揚民族文化,將優秀文化成果轉化為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求,是時代的需要,也是實現民族偉大復興的重要推動力。

  2017年大陸地區文化及相關産業産值高達35462億元人民幣,佔GDP的比重為4.29%,同比2016年增長15.2%。這是大陸改革開放進入新時代之後社會生産力與人民生活追求發生巨大變遷的必然結果,體現了文化産業的光明前景。

  文化創意産業在兩岸越來越受到重視。近年來火爆的故宮文博創意背後是濃郁的中華文化元素與它深沉的文化魅力。2016年臺北故宮的文創價值達數億人民幣,顯示出傳統文化與創意産業的結合給傳統文化帶來新氣象。儘管文博系統不屬文化産業或文化企業,但如果兩岸文化機構能真正攜手合作,將給兩岸的文創企業提供前所未有的機會。如從臺灣來到廈門創業的高美雅,她的文化創意思路來自中國傳統文化工藝,將自身掌握的歷史與文博知識運用到文化創意中,把淘到的點翠工藝品與編織技藝相結合,賦予新的生命,讓更多人了解中國文化。

  優秀文化成果成功實現市場轉化,被大眾接受,是因為它們背後的文化魅力引起人民的共鳴。豐富的中華文化遺産與語言文字承載的知識寶庫,是中國文化創意産業發展得天獨厚的優勢。這些文化資産,具有強大的文化影響力,它們與文化創意相輔相成,互相共振,産生新的化學反應。我們深知,能夠長久讓人印象深刻的內容、産品大多有歷史背景,有文化價值觀的傳達,如金庸系列小説能風靡華人世界正是巧妙的融合歷史與“武俠”文化完成的作品。臺灣林懷民的雲門舞集以西方現代舞蹈為基礎,融合了中國文化的精髓,如書法、寫意等形式,開創了一個世界舞蹈新美學,也成為臺灣舞蹈藝術重要的經典機構。

  推動文化創意産業持久發展與繁榮的動力在於文化創新

  中國共産黨十九大報告明確指出,文化是最需要創新的領域,要努力在實踐創造中進行文化創造,在歷史進步中實現文化進步。文化創意事業就是文化實踐與文化創造。

  創新是一個寬泛的名詞。在文化創意領域,它包含著傳統文化故事、話語的現代轉化,包括古老工藝技術與當代技術的對接與承轉,更包括新業態新産品的孕育,以及傳播手段方式的創造與設計。同時,文化創新是知識、腦力與技術工藝的再創造,可以説文化創造與知識是生産力。最近大熱的文藝作品是一部由兩岸民眾耳聞目染的神話人物哪吒改編的動漫,導演將一個悲情的小子變成一個敢於挑戰自我、敢於改變自我的勇士,展現中國人內心深處不折不撓的精神追求。這部不足三周時間就獲得40億人民幣票房收入的國産動漫,稱得上文化創意産品,全新詮釋與演繹親子關係,觸動無數大陸父母與青年的內心。這樣一部源自中國歷史神話的人物改編,不僅創造了巨大的經濟價值,也産生了極為震動的文化、社會效應,這是文化創意産業值得思考的地方。

  臺灣有哪吒廟四五百座。富有特色的電音三太子民俗藝陣表演,是臺灣民眾對傳統歷史文化、宗教民俗的再造,是歷史文化為現實服務的文創産物。2010年10月8日,大陸第一支專業的電音三太子錶演團體“寶斌城兩岸文化藝術團”正式落戶北京。可見,兩岸文化創意産業有傳承,有創新,有交流。

  文化創新要求立足自身的文化土壤,吸取先進文明優秀文化的成果,培育創新意識,培養工匠精神,帶動製造業、服務業、文化産業共同發展的新態勢。目前千篇一律的帆布袋印花産品只能算入門級的創意,儘管暫時帶來龐大的商機,但與真正意義上能産生文化引領的文化創造仍有相當大的距離,需要立足培育創造力,打造文化精品。

  文化創意産業可持續發展的活力在於企業勇於探索,進而實現自我飛躍,在市場中闖出一條新路

  大陸有一家民營企業,成立時間不過20年左右。原本從事傳統印刷行業,與文化創意不沾邊。後接觸郵票相關聯的産業,逐漸介入郵票衍生品生意。最近一兩年爭取到郵票衍生産品經營權,謀劃開發新産品。在設計過程中,他們注重生肖傳統文化與流行元素相結合,留心産品品質,同時他們設計多重防偽,確保獨一無二。在傳統中創新,是這家傳統企業華麗轉身為名符其實的文創企業的重要原因。這樣的民營企業在中國大陸、港澳臺還有很多,他們低調不張揚,潛心研發,堅持走市場化與創新相結合之路,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臺灣苗栗的“卓也藍染”從中國南方藍草印染文化中找到文化記憶,現在園區內生産藍染料,生産布匹,設有一個生産化的工作坊、圖案設計室,有6個臺灣美術系畢業的畫師從事創作。這家企業將園區打造成文創園,有導覽的電子設備,一條專門的導覽解説路線,介紹染料植物的可貴。公司為全自動的蘭草機申請了專利,生産出來的藍染産品充滿濃郁的文化味,而這樣的臺灣企業也有兩岸文創連接,如生産的扇子,其中扇骨是由大陸折扇老字號王星記承做。

  可見,兩岸文創企業家聚焦自己的領域,潛心進行文化實踐,進而一步一個腳印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實現企業華麗轉身、經濟轉型,成為文化創意産業中一道亮麗的風景線。

  文化創意産業的持續發展與新業態的涌現有賴技術進步與智慧財産權的護航

  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張曉明指出,中國文化産業正在發生規模空前且意義重大的革命性變遷,正處在一個以新技術為基礎、以新業態為引領、需要以新理念和新政策加以推動的新階段。在這個全新的系統中,價值鏈被全面重組,生産者和消費者相互融合,專業化生産者(PGC)和非專業化生産者(UGC)相互合作,科學和藝術跨界融合,文化産業與實體經濟普遍互滲。這樣的結合,市場前景被廣泛看好。如一些企業探索將歷史文化、旅遊與VR技術結合,包括推出VR紅色旅遊項目,讓原本相對枯燥的文字展板説明,變成寓教于樂、互動體驗式的認知過程。臺灣文化事業機構重視體驗式互動,展現科技與文化結合的魅力。誠品書店于1989年由臺北仁愛路圓環創辦第一家開始,本著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的初衷,發展為今日以文化創意為核心的複合式經營模式,在兩岸擁有極高的知名度。高雄科學工藝博物館也是如此,讓遊客在遊樂過程中學到科學知識,包括傳統銅鎖開鎖技術、傳統沙發修補工藝、石墨烯發電、高溫超導磁懸浮等體驗,在實踐、互動中領略文化的魅力。

  技術正在改變與引領文化創意産業。目前美英領先、兩岸各地正在追趕的全息投影數字技術,讓已故明星的全息影像出現在舞臺上,讓粉絲們得以再睹明星,而由此相關的産業運用十分廣泛,為文化創意産業帶來巨大的商機。

  文化創意産業具有高知識、高附加值、融合性強等特點,而智慧財産權是文化創意的核心競爭力。這有兩個重要的面向,一個方面情況是,並不是所有的歷史文化都可以免費取得,特別是文博系統、圖書館數字化後,新的文化版權或智慧財産權由此而生,文化創意産業得了解相關情況,及時獲得有關機構的授權,確保自身的文化創意不侵權。另一方面,文化創意産業是知識密集的産業,更要重視文化創新、智慧財産權保護、産學研結合,將學界的研究成果轉化為文化生産力,為文化創意産業的高品質發展提供強大的動力。

  兩岸文化創意企業的使命是擔負起展現中華民族文化自信、反對“文化臺獨”、促進兩岸人民心靈契合

  臺灣文化創意産業有它自身的優勢與特點,如重視社區改造、突出文化與科技的結合,重視産學研結合,以深耕文化內容、文化內涵提升文化經濟。但民進黨重新上臺執政後進行一系列“文化立法”,推動“去中國化”文化政策,如“文化基本法”將中國文化稱為漢文化,中華文化變成臺灣文化的組成部分;如歷史現場重建計劃重現日本殖民歷史,讓文創場所變成宣揚“皇民化”的重要場域;如文博系統(臺北故宮、臺灣歷史博物館)要完成“臺灣化、在地化、本土化”。臺當局的文教政策,將給臺灣的文創事業帶來長遠性的損害:阻礙臺灣民眾從博大精深的中國文化中吸收滋養,受到影響的將是未來臺灣文創事業,因為一個與文化相關的産業,是不能光靠講好臺灣本土故事就能擁有長期、廣闊的發展前景。

  我們曾記得上個世紀臺灣“中央電影事業有限公司”出品的“汪洋中的一條船”電影,我們曾經聆聽到張明敏“我的中國心”,這些作品,曾經打動兩岸人民的心靈,這種力量源自兩岸人民熟悉的價值觀與文化積累。40年之後,哪吒、媽祖、慈濟大道公等等這些兩岸民眾熟悉的民俗信仰、傳統,以新文化的獨特符號重新回歸現代社會,成為兩岸文化交流、融合的新橋梁,這是兩岸文創業者對這個時代所作出的貢獻。

  眾所週知,兩岸文化創意産業者,是擔負起傳承、弘揚中華文化傳統、展現中華民族文化自信的重要民間力量。今後兩岸文化創意産業要取長補短,謀求共同發展,不僅為企業找到活路,也為兩岸經濟社會融合、兩岸民眾實現心靈契合提供更豐富的文化營養與文化能量。(本文作者楊仁飛,為廈門市臺灣學會副秘書長)

[責任編輯:李傑]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