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大變局時代視角下的臺港政治濁浪

2019年08月09日 09:31:00來源:台灣網

  據香港中評社報道,中國評論月刊總編輯、兩岸關係和平發展協創中心專家委員周建閩在中評智庫基金會主辦的《中國評論》月刊8月號發表專文《大變局時代視角下的臺港政治濁浪》,作者認為:“今年以來臺港‘獨’派政治勢力這些猖獗活動的背後,有著深厚的國際背景,也許就事論事難以看清全貌,但把它們放到全球風雲變幻的大時代變局視角下,就可以看得很真切。臺港掀起的這一股政治濁浪是在全球政經變局下,美國政治極端保守勢力對抗中國和平崛起的前鋒,也是對中國因應百年未有的大變局、改變東西方格局和重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政經新秩序的反噬。”

  文章內容如下:

  今年香港的7.1不太平。一批“亂港派”借所謂“逃犯條例”議題,自6月9號以來發動一系列大規模的抗議示威活動後,又變本加厲提出各種政治訴求,企圖改變“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政治和法律秩序。就在回歸祖國22週年的紀念日,香港遭受了“勇武港青”驚濤駭浪般的衝擊,他們不但在紫荊廣場挂上黑旗,肆無忌憚地侮辱自己的國家,更衝擊香港立法會,並在立法會內大肆破壞,損毀保安、消防、電子點票系統,肆意搗毀會議室內物品,塗抹區徽並在立法會場及大堂噴塗充滿惡意的污言穢語,甚至竊取了香港立法會議員和秘書處辦公室內的電腦記憶體等硬體。據初步統計,暴徒們造成的立法會內財物損失高達數千萬港元。

  無獨有偶,今年以來,臺灣民進黨蔡英文當局也在島內大打“國安牌”、“主權牌”,全面推動”反中、抗中、仇中、敵中“的社會輿論,並以他們掌控的行政、”立法“機構,通過”立法“手段和行政命令方式,提出一系列法律法規的制定與修改,以法律和行政命令的方式全面實施對中國大陸的敵視政策和限制兩岸各項交流往來。

  僅近期,就通過修訂“國安五法”,將大陸、港澳視為“外國”甚至是“敵國”,納入“外患罪”的範疇。大幅限制兩岸民眾交流交往,提高兩岸談判協商的門檻,使兩岸之間的和平協商談判在法律上處於幾乎不可能的境地。

  此外,又加重對所謂“共諜”的刑責,只要有舉報或當局認定的“協助、發起、操縱、指揮或發展組織”,均可以“國安法”伺候,不需經過漫長的舉證、認證、聽證等“法律”過程;並進一步放開了對社會的監控權,以“打假新聞”及“打擊犯罪”為由,擴大對媒體、自媒體的監控和刑責,利用修改“法律”鉗制臺灣民眾的思想和言論自由;更進一步要完成“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中“紅色代理人”的修改。民進黨執政下的綠色恐怖,其嚴厲程度,已經堪比當年的白色恐怖。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今年以來臺港這一系列“反中仇中”行動和各種舉措,看似各自作為,但其背後有一條共同的潛藏脈絡。據悉,臺灣的“獨”派團體以及民進黨當局對此次香港“反修例”行動提供高度的支援和介入,以“太陽花學運”的全套技戰法予以實戰性輔導。

  的確,此次“勇武港青”衝擊香港立法會的行為,與臺灣太陽花學運時的作為非常相似。而檢視6月以來香港的大規模遊行示威活動,有學者指出,“從綜合視頻所見,亦有極少數人隱藏於人群之中,然後像收到信號似的突然同時發難。他們衝擊時身手敏捷,面對警方鐵馬一躍即過,擲磚時手法純熟,衝擊時冷靜兇狠,攻擊完畢便迅速從人群中消失。他們絕非我日常在大學遇見的學生,亦非我平時在街頭地鐵遇到的港青”。這些“黑衣人”與臺灣的“黑色島青”如出一轍,他們很可能就是近年來在臺灣接受“臺獨”組織訓練的“港獨”暴力分子。

  從2014年臺灣的“太陽花學運”到今年香港的“洋紫荊革命”,臺港“獨”派勢力在一隻看不見的政治黑手操縱下連接在一起。

  一方面,他們共同詆毀、污名化“一國兩制”,以謀取各自的政治利益。

  在臺灣,這個政治利益主要就是通過渲染香港的政治亂象來抹黑“一國兩制”,企圖以“主權牌”、“國安牌”遮擋民進黨執政無能的窘況,將明年大選的主軸轉移至“護主權”的政治議題上,從而繼續愚弄民眾,為自己撈取選票。

  而在香港,這些政治勢力則企圖通過大規模群眾運動的方式,衝擊、破壞特區政府的執政根基,使之無法在“一國兩制”的基礎上根據香港的需要逐步制定和修改完善施政的法律體系,將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的能力加以破壞和進一步弱化,同時凸出本土主義政治來對抗國家,並在國際上損害“一國兩制”的政治聲譽,遲滯香港與粵港澳大灣區的融合發展進程。

  今年以來臺港“獨”派政治勢力這些猖獗活動的背後,有著深厚的國際背景,也許就事論事難以看清全貌,但把它們放到全球風雲變幻的大時代變局視角下,就可以看得很真切。臺港掀起的這一股政治濁浪是在全球政經變局下,美國政治極端保守勢力對抗中國和平崛起的前鋒,也是對中國因應百年未有的大變局、改變東西方格局和重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世界政經新秩序的反噬。

  這個變局首先反映在全球政治的基礎——經濟領域發生的重大變化上。上個世紀90年代以來,世界經濟進入到加速全球化時代。金融資本、跨國公司追求利益最大化的結果,促進了貿易自由化和全球産業經濟向發展中國家轉移。德國總理默克爾指出,從1990年到2015年,世界的GDP總值增長了3倍,中國則增加了28倍。據統計,2018年新興市場國家佔全球GDP總值為59%;而20年前,這個數字僅為43%。新興市場國家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經高達近八成,完全佔據了主角的地位。世界的變化體現在新興市場經濟國家上,而新興市場經濟國家主要體現在亞洲,特別是在東亞、東南亞及南亞地區。在東亞地區,以中國大陸為核心的中華經濟圈迅速崛起,方興未艾。

  經濟下滑,不可避免地引致政治動蕩。

  美國自上世紀末以來發動多起戰爭,耗費大量金錢,繼産業掏空後又出現金融危機。儘管超級帝國的衰落不是一天形成的,但“鐵銹區”的出現標誌美國霸權的轉捩點已經到來,美國的戰略收縮與國內政治由精英階層向社會底層轉移同步發生,特朗普的上臺絕不是偶然的。

  以美國優先、美國第一為口頭禪的特朗普政府,上臺後延續戰略收縮的節奏,一方面迅速退出TPP、巴黎氣候協議、伊朗核協議、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等,另一方面則不斷強化軍事部署和軍備開支,以武力為後盾,向全世界開徵保護稅。

  作為其應對世界變局的主要政策,向新興發展中大國中國開火,似乎不可避免。在戰略上將中國定位為大國競爭對手後,從輿論戰開始,把偷竊智慧財産權、傾銷商品造成美國貿易大幅赤字等污水潑到中國頭上。接著就開始打貿易戰、科技戰等,試圖一舉打下中國的發展勢頭,迫使外移的産業、資金撤回美國,以使美國“再度偉大”。

  美國鷹派的思維方式,仍是冷戰時期地緣政治那一套。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看,“作為戰略資源與工具的臺灣牌”毫無疑問成為首選。但正如美國在臺協會主席莫健所言:“美國對臺灣,必須透過代價與利益(cost and benefit)來檢視。”因此,“臺獨”政治勢力在島內搞事,反“九二共識”、“一國兩制”、“仇中抗中”,但如果真的要搞“臺獨”,破壞臺海和平現狀,則與美國的利益相違。因為美國既希望臺灣成為遏制中國發展的橋頭堡,甚至使戰火延燒臺海兩岸;又擔心一旦臺灣失利,美國的國際聲譽將會受到嚴重危害。因為在中國的主場作戰,美國沒有把握。

  而香港的“洋紫荊革命”,基於成本考慮,已淪為西方與中國談判的底牌與籌碼。至於其中的“勇武青年”要承擔法律責任甚至犧牲了的生命,則完全不在他們的考慮之中。因為他們知道,無論香港反對派如何興風作浪,都不過是茶壺裏的風暴,最多是給中國政府添堵和浪費空耗一代香港年輕人的青春與發展空間而已。

  在美國眼裏,臺港“獨”派或反對派都是棋子,他們所做的一切,都只能按照主子的意圖行事而不能逾越。現在主子的眼前利益是獲取本國民眾支援以撈取選票,需要儘快與中國達成貿易協議,恢復農産品大規模出口。美國的輕忽,導致香港“洋紫荊革命”失焦,後續動能明顯不足。臺灣雖然因為選舉在即還會繼續蹦跶,但也跳不了多高。從近期美國主流媒體發表的百餘位精英公開信,要求特朗普政府改變將中國作為敵人的政策,即可見一斑。

  “歷史是偉大的幽默者”。作為美國的棋子,從來都沒有好結果,韓國、南越的殷鑒不遠。臺港的“反中”政治勢力,能否從中領會到現實的政治深意?

[責任編輯:李傑]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