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獨”迷思及其活動的內在邏輯

2019年03月12日 17:23:00來源:台灣網

  華廣網3月12日發表東南大學臺灣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許川的評論文章表示,長期以來,“臺獨”一直都是困擾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與推進國家統一進程的主要障礙。為什麼“臺獨”迷思會在島內陰雲不散?為什麼少數民眾會為之衝鋒陷陣?為什麼“臺獨”活動又會在島內層出不窮?

  作為一種思潮和運動的“獨立”,在很大層面上它必須依賴於一種主義,即民族主義。因為只有在“民族”的旗幟下,“獨立”才看似合理,也只有在“民族”的號召下,“獨立”才會成其為追隨者奮不顧身的動力。

  “臺獨”不是真正意義上的民族主義,民族需要有獨特的血緣歸屬、歷史文化以及相對於他者的不同質的區隔。當今世界,那些打著“民族”旗號的獨立運動,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種族主義,而這恰好又是一切戰亂的導火索。但不可否認的是,“臺獨”的肇始及其演進都借用了民族主義的相關理論與實踐方式,例如“自決”、“獨立”等都屬於這一范疇。

  民族主義爆發的根源在於種族或族群之間的差異,其既有語言的、也有宗教的,以及其他。狹隘的民族主義,會利用差異的存在將身份歸屬從對國家的認同轉移到對土地、血緣和族群的認同,以此在差異的基礎上尋求自主或獨立。但這一種類的民族主義顯然是錯誤的,錯的是“那種民族主義者想要創建家園,那種他們用於追尋其目標的手段。”

  “臺獨”思潮最原初的定義就在於它對差異的迷信,因為對差異的偏執能夠使其成為一個“獨立”的集體。在這種差異結構中,他們所訴諸的不是對個人差異的歌頌,而是對集體差異的解放。然而,差異本身並不會製造政治對立甚至暴力,只有當它被政治精英所使喚時,差異才會點燃那些極端和狂熱的情緒。

  正如弗洛伊德所言,“兩者之間的實際差異越小,這種差異必定在他們的想像中顯現得越大。”在“臺獨”甚或臺灣看來,其與大陸的這種差異體現在:發展軌跡之不同,生活方式之不同以及政治體制之不同,即便是兩岸有著同根同源、同文同種的親緣關係。但“差異”近乎佔據了“同一”的所有空間,因為“臺獨”勢力試圖塑造和放大差異,從而增強其對普羅大眾的吸引力。

  除此以外,像民族主義“敵人之間互相需要對方來提醒他們自己實際是誰”那樣,他們還習慣於將“差異”與“同一”倒置,而倒置所産生的認知與立場也就完全不同。於是,“臺獨”越是拒絕統一,其必定就越是誇大差異,讓“差異”成為這種思潮及其運動的保護傘。

  在“臺獨”勢力的眼中,“差異”不僅是劃分群己界限不可替代的道德尺規,更是兩岸之間不可逾越的現實鴻溝。因此,臺灣在兩岸和國際交往中,都有意與無形地凸顯差異對其的生存意義。這種對微小差異的自戀,不在於差異本身有多麼大的價值,而在於操弄這種微小差異可以為政客掌握權力提供源源不斷的政治能量。也正是在這個過程中,微小差異被轉變成了對立情緒甚或仇恨。

  基於政治生命的需要,讓差異繼續延伸下去,是無論藍綠,都致力於的隱形與潛在的政治目標。他們將差異進一步烘托,與因差異流失而帶來的不安全感甚至恐懼勾連在一起。反過來,想像中的情境又會強化這種差異。差異被替換成阻隔,阻隔使得這種對差異的想像不斷地迴圈與重復,進而將差異簡化成非此即彼的二元取捨的等式。

  無疑,他們對“差異”的偏斜想像,會生成他們對統一之後的恐慌。他們始終不相信任何安排可以將“差異”的負面作用降至最低,其實這只是他們的託辭,相反他們所追求的是如何將“差異”固化。集體差異易於讓民眾不分陣營的團結起來。“獨臺”或者説“維持現狀”的高支援率就是對其最直觀的寫照。

  如何克服不安全感或者恐慌?像大多數種族民族主義一樣,他們要求“獨立”,其認為“獨立”即隔離是保存“差異”及其身份和認同之歸屬的最佳保障。所以,他們對“一國兩制”似乎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排斥感,因為在數量幾何的排列組合中,本來的多數淪為少數,且不信任新的政治實體將會一視同仁。也就是説,他們提前預設了“多數暴政”的存在。

  自然地,由於“兄弟之間的仇恨比陌生人之間的仇恨更為暴烈”,因而無論哪一黨派執政,向外國購買先進武器,強化對抗大陸的軍事能力,以維護兩岸之差異的真實場景的手段就習以為常。他們必須把大陸變成敵人,這樣,保留“差異”才能成為使用武力或為之準備的行動的合理性來源。

  “臺獨”對差異以及不安全的叫喊與渲染,其目的不僅是要使他者聽到,而且也要讓大眾相信。只有將社會放置在一個想像的不自由、不確定、不安全的話語體系裏,“臺獨”意識形態才能將民眾最大程度的聚集在其周圍,於是達到他們理想中的“你對歸屬於自己群體的紐帶感覺愈強烈,你對外人的感覺就愈帶有敵意、愈加暴力。”“悲情牌”、“統獨牌”、“本土牌”能夠奏效的原因就在於此。

  由此可見,是客觀環境的差異無意間催生了主觀臆想的“臺獨”,是“臺獨”勢力對客觀差異的歪曲造就了兩岸看似無法融合的假像。差異成為“臺獨”動員和拒絕統一的取之不盡的資源。然而,“差異”與“同一”本身就是一對矛盾體,是相對的,同時也是相互轉化的。執念于任何一方,都會將其導向錯誤的深淵。

  他們似乎也忘記了,如此費盡心思的拉大差異,建構敵人,以及為抵抗統一做鬥爭的種種行徑都無法改變“臺獨”在本質上是欲從中國單方面分離出去的非法的事實。因此,中央政府有權在任何時候、採取任何方式制止這一行為。(本文作者為東南大學臺灣經濟研究所特約研究員)

[責任編輯:李傑]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