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盤點網路文學20年:曾經非主流而今已“轉正”

2018年05月14日 11:00:00來源:工人日報

  網路文學20年:非主流“轉正”

  日前,由中國作協網路文學委員會和上海市作家協會等機構評選出“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優秀作品”,《第一次的親密接觸》高居第二,它也是創作年代最早的網路文學作品。 1998年3月,是改變水利工程在讀博士生蔡智恒人生軌跡的年月。他用兩個多月的時間,在BBS上連載了自己的小説《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小説中的人物“輕舞飛揚”“帥的不明顯”“痞子蔡”因此成為華文世界讀者最早記住的網路文學人物。蔡智恒,這位曾經作文考試不合格的理科生在不經意間,開啟了一個文學流派——網路文學。

  20年彈指一揮,世殊時異,這像是一個縮影:曾經非主流的網路文學,現在則得到越來越多主流聲音的討論和認可,得以“轉正”。

  大眾的文學

  在蔡智恒連載《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前的3個多月,也就是1997 年 12 月 25 日,美籍華人朱威廉在以 1240 萬美元的價格賣掉自己的廣告公司之後,創立了一個名為榕樹下的個人主頁,倡導“文學是大眾的文學”。

  網際網路在1997年的中國還是一個完全新生的事物。當年成立的中國網際網路絡資訊中心在當年發佈的數據顯示,國內僅有不到30萬台電腦接入國際網際網路。當時最火爆的網站是清華內部的校園BBS水木清華榕樹下設立了一個投稿連結,用戶點擊這個連結,就能夠通過電子郵件投稿。這在當時是創舉,這也讓網站一天的獨立IP訪問就突破了10萬,這在當時是一個天文數字。

  每天上百篇的投稿,超過6位數的訪問量,榕樹下在當時成了一代文學青年的夢想寄託。在眾人的期待下,朱威廉也不能再把榕樹下當成興趣來運營了。1999年8月,上海榕樹下電腦有限公司正式成立。

  此後,網路文學一發而不可收拾。 1999年,紅袖添香網站成立;2000年,幻劍書盟成立;2002年,起點中文網成立;2003年,晉江文學城成立;2006年,起點中文網分裂,17K小説網成立;2008年,縱橫中文網成立……

  20年來,網路引來了壯觀的作者隊伍,他們帶著各式各樣的夢想,書寫出各式各樣的故事,網路文學生機勃勃。

  自由生長

  榕樹下成立之後,很多文學青年前來投奔。有一次,朱威廉面試了一位扎著著兩個辮子的很樸素的女生,女孩原本在寧波一家銀行工作,但卻不喜歡自己的工作,朝九晚五之外,在網上寫作。女孩名叫勵捷,網路上名叫安妮寶貝;

  模倣風靡一時的痞子蔡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寫出了一本《無數次親密接觸》的陳萬寧,也找到朱威廉,他説,“自己做期貨虧了,身無分文,要找份工作好好做。”陳萬寧就是寧財神;

  同樣是受到了痞子蔡的刺激而寫出了《迷失在網路中的愛情》的路金波在朱威廉的邀請下加入。

  在最輝煌的時期,榕樹下聚集了韓寒、慕容雪村、安妮寶貝、郭敬明、寧財神、李尋歡、今何在、蔡駿等知名作者。這裡為第一代網路作家提供了自由生長的園地。

  在網際網路早期,能夠上網的多是受過訓練的“精英人士”,而榕樹下的作者,其文字的生産模式也接近傳統作者。大多數人的寫作主題依然嚴肅。

  隨著上網人群不斷增大,網路文學的受眾也日漸發生變化。起點中文網成立後,網路文學放棄依附傳統出版行業,開始商業化嘗試。2003年,起點中文網首次嘗試付費閱讀制度,千字3分,作者與網站根據合同分成。

  之後,付費閱讀成為大多數網路文學網站的主要商業模式,唐家三少、南派三叔……這些耳熟能詳的網路作家“富豪”相繼誕生,網路文學也進入了造神時代。

  造神時代

  2014年3月22日,南派三叔在微博宣佈自己患抑鬱症的消息,引發思考。

  據了解,自2007年1月出版《盜墓筆記·七星魯王宮》之後,南派三叔基本上保持著每年3本的速度持續寫作。而這速度,在網路文學圈裏並不算快。

  為了網站的活躍,以及有足夠的原創內容,大多數網路文學網站要求每日更新。無論是成名已久的“大神”,還是剛剛入行的新手,無一例外,要每日更新自己的內容。網路作家唐家三少曾有一項世界吉尼斯紀錄——保持日更86個月——差不多7年多的時間。即便在妻子重病期間,也沒有中斷更新。

  造神時代的嚴苛商業規則,一面推動了海量的産出和源源不斷地釋放出巨大的效益,一面也讓網路文學進一步承受著“泥沙俱下”的批評——這是榕樹下時代之後,網路文學的普遍印象。 數據顯示,目前,我國網路文學作者已逾1300萬人,網路文學用戶多達3.52億,每天新誕生1.5億字的數量級。

  “‘量大質不優’是網路文學最大的軟肋。作品的整體品質不高,精品力作偏少,同質化、類型化作品很多,現象級、風格化的作品則是鳳毛麟角,有獨特藝術個性的網路作家更是屈指可數;

  ‘急功近利’是網路文學健康發展的一大短板。網路文學創作者、網文IP的運營者和投資者,尤其需要擺脫唯利是圖的狹隘閾限。網路盜版侵權是網路文學屢禁不止的問題。”中南大學文學院教授歐陽友權歷數的“三宗罪”是大家對網路文學的普遍看法。

  毫無門檻、泥沙俱下——這也是網路文學長期游離主流文學界的原因。

  追捧和“轉正”

  但是,網路文學作者和作品受到資本的追捧卻已是不爭的事實。 2016年十大暢銷書作家中有六名為網路文學作家,十大網路文學作家平均網路文學相關收入為人民幣3230萬元,幾乎是線下出版作家平均收入1730萬元的兩倍。

  預計到2020年,網路文學作品將增加到2240萬部,市場規模將達到134億元。

  另一方面,據不完全統計,2014年共有114部網路小説售出影視版權,2015年開拍或播出的網路文學改編影視劇超過30部,2016年播出量上升至55部。根據網路文學改編的影視劇網路授權費,從2012年《甄嬛傳》每集不到300萬元,到2017年《擇天記》每集900萬元,5年間漲了3倍。

  網路文學也在去掉“非主流”的標簽,和傳統文學的界限正在變得模糊。2014年6月,安妮寶貝宣佈改筆名為慶山,成為一名職業作家。成長于網路的她,在2005年加入中國作家協會。去年底,中國作家協會網路文學中心成立,三個月後,它聯合多家機構評選出“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優秀作品”。

  “主流化是今天網路文學的新常態。20年中,他完成了從邊緣草根到主流中心的時代角色位移。也因此,今天網路文學的精品化訴求、現實題材增量、作家主體塑造和責任感、使命感,變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起來。”夏烈,曾發起了國內首個關於網路與類型文學(小説)文學大獎的杭州師範大學文化創意學院教授説。

[責任編輯:楊永青]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投稿郵箱|聯繫我們|版權申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