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瓊瑤:這65部書猶如我的親生兒女

2018年03月08日 09:32:00來源:中國青年報

  春節期間,《還珠格格》三部曲重播,收視率一路高歌猛進,微博相關話題討論更是熱火朝天。在距離《還珠格格》第一部首播20週年之際,網友們重溫瓊瑤作品,一邊調侃新發現——“小時候沒發現令妃是心機girl”,一邊感慨光陰似水,時過境遷。

  愛情教主,是許多人對瓊瑤的稱呼。彼時一到寒暑假就瘋狂追劇、懵懂揣摩情節的孩子,忽然就滑到了讀懂愛情、定義幸福的年紀。

  “看瓊瑤劇長大”的青年,大概還沒察覺,生於1938年的瓊瑤,現已年近80歲。不過她本人看上去比這個數字年輕得多,生活狀態也如此。寫作,閱讀,與文學相關的工作,瓊瑤仍舊一刻未停。

  日前,瓊瑤接受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專訪,她覺得與當下這一代年輕人的代溝不大。“因為我有兩個20歲出頭的孫女,直接的接觸比去研究探索更有效。”

  筆尖流淌的青春情愫感染了幾代人,而瓊瑤自己定義的青春接近於粲然一瞬。“青春只能用年齡來定位。十幾歲到30歲以前,就是青春歲月,過去了就過去了,即使心情還能維持青春,也跟那時的‘青春’不一樣!”

  在2018年開年之際,中南博集天卷與湖南文藝出版社聯合出版了最新版本的瓊瑤經典作品,以“輯”的形式推出圖書,第一輯定名“光影輯”。本套作品包含了瓊瑤極具代表性的6部作品:《窗外》《一簾幽夢》《在水一方》《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和《幾度夕陽紅》。

  “光影輯”收錄的6部作品,都是曾被改編為熱門影視作品的原著。在自序中瓊瑤表示,看小説和戲劇不同,文字有文字的魅力,有讀者的想像力。

  如今市場流行的青春愛情電影,瓊瑤也會去看,但她坦言,這個年齡內心已不太會被那些電影觸動。“畢竟我的校園時期,和現在有很大的分別,看《窗外》就知道了,《窗外》很細膩地描寫了我少女時期的校園生活!”

  瓊瑤在自序中特別敘述《窗外》之於自己人生軌跡、情感歸屬的意義。1963年,《窗外》出版,瓊瑤第一次與平鑫濤見面。平鑫濤告訴瓊瑤,他一生貧苦,立志要成功,所以工作得像一頭牛。“‘牛’不知道什麼詩情畫意,更不知道人生裏有‘轟轟烈烈的愛情’,直到他見到我,這頭‘牛’突然發現了他的‘織女’,顛覆了他的生命。”

  一提起親歷的愛情,瓊瑤的描寫頗為浪漫,作為平鑫濤的“文字的織女”,她用文字紡織出一部又一部的小説。不知不覺,瓊瑤從少女寫到老,創作了65本書,15部電影劇本,25部電視劇本(共有1000多集,每集劇本大概1.3萬字)。

  1989年起,瓊瑤開始整理她的全集,分別授權給大陸的出版社,因而作品有了繁體字版與簡體字版之分。

  前幾年,丈夫平鑫濤“失智失能又大中風”,令瓊瑤的心情跌落谷底,“鑫濤靠插管延長生命之後,我幾乎崩潰”。同時,在出版了65部書後,瓊瑤仍有較多作品“散落在外”,她發現繁體字版小説陸續絕版,簡體字版存在盜版嚴重、網路肆意刊載等亂象。

  遭遇到生活一連串暴擊,瓊瑤決定振作起來,不讓這一生的創作心血憑空消失:“我的筆下,充滿了青春、浪漫、離奇、真情……各種故事,這些故事曾經絞盡我的腦汁,費盡我的時間,寫得我心力交瘁。我的65部書,每一部都猶如我的親生兒女,從孕育到生産到長大,是多少朝朝暮暮和歲歲年年。”

  因此,對於這次作品重新整理出版,瓊瑤將之形容為四個字:浴火重生。

  寫字與讀書是永遠割捨不掉的。瓊瑤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她如今讀書範圍還是很廣的。“在鑫濤生病這些年,我都閱讀有關他病情的書,甚至醫學的書。他插管長住醫院以後,再度看一些比較輕鬆的翻譯小説。因為重新出版這65本書,工作很忙,閱讀時間往往在深夜,或者不需工作的時候。”

  去年,瓊瑤出版新書《雪花飄落之前:我生命中最後的一課》,寫她與平鑫濤這一對恩愛的老夫老妻,如何面對老年、失智、插管、死亡。瓊瑤説,這本書非常深入地寫出了她面對生死問題的態度。

  當被問及希望後來讀者如何評價自己文字,瓊瑤説,她只是文藝工作者,不關心後世態度。“無論現代人如何看待我,我都處之泰然。我常説‘我手寫我心’,我只能對自己的寫作態度認真誠懇,不能要求讀者是否滿意。我不認為我在中國文學史上有什麼價值,那不應該由我來評定,應該由讀者和時間來評定。”

  瓊瑤表示,目前沒有具體的新寫作計劃,“應該把健康列為第一考量吧”。如今,她日子的理想樣貌是——“無論做什麼,都能快樂地做,就是最理想的了!”

[責任編輯:楊永青]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