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鍵詞:
台灣網  >   新聞中心  >   國際

美國鉅額債務“爆表”何時了

2017年08月11日 13:18:03  來源:新華網
字號:    

  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7月27日呼籲國會在9月29日之前上調聯邦債務上限,並表示在此之前將繼續暫停新的國債發行活動。此前,美聯儲主席耶倫也對不斷增長的國債表達了擔憂。她表示,聯邦債務的增長趨勢是不可持續的,這可能會損害美國的勞動生産效率和民眾的生活水準。美國債務“爆表”已不是第一次,如果債務上限問題不能順利解決,可能導致政府停擺以及市場波動。

  負擔沉重,債務總額約為GDP的104%

  截至2017年7月3日,美國政府債務總額為19.8萬億美元,約為國內生産總值(GDP)的104%,相當於平均每個美國公民負債約6萬美元。不僅債臺高築,國會預算局的報告指出,特朗普政府2018財年(2017年10月至2018年9月)的財政預算不足以支援實現預算平衡。報告認為,到2027年,美國聯邦財政赤字將達7200億美元。國會預算局還預計,公共債務佔GDP比重將從2017年的76.7%升至2027年的79.8%。

  美國債務滾雪球式增長,其中有聯邦預算赤字歷史積累的因素。小布希政府時期,美國發動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耗資巨大,8年間積累國債近5萬億美元,國債總體規模超過10萬億美元。奧巴馬的任期內,美國債務規模幾乎翻了一倍。面臨巨大的財政窟窿,時任政府便大量發行國債來籌集資金,國債規模接近20萬億美元,債務與GDP之比達到106%,遠超過60%的國際警戒線。

  美國國會預算局日前發佈報告稱,如果目前的模式持續下去,美國政府債務和預算赤字將在未來30年爆發,並警告聯邦債務大幅增長將對經濟造成傷害,制約未來的預算政策。

  無疑,債務問題是特朗普政府面臨的一個重大挑戰。特朗普經濟政策的核心為“減稅+基建+加息”,但國會預算局認為,這將導致美國的財政赤字在未來幾年內更高,加劇全球經常賬戶失衡。並預計由於醫療保險、社會保障費用以及社會治安投入的增加,聯邦債務在2047年將達到GDP的150%。此外,美聯儲加息也將使債務問題雪上加霜。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美聯儲一直保持低利率,但未來幾年內,利率將逐漸走高,政府將被迫以更高的利率借款。財政擴張與貨幣收緊的政策組合存在嚴重矛盾,債務負擔必然加重。

  債務上限,提高或不提高都是難題

  姆努欽呼籲國會在9月29日前提高美國債務上限,以確保政府履行其支出義務,並表示希望通過“純粹”上調債務上限議案,不附加任何黨派條款,而在此之前將繼續暫停新的國債發行活動。美國國會從7月29日開始為期5周的夏季休會直到9月5日,這意味著9月留給國會的討論時間非常有限。美國眾議院預算委員會議員約翰亞姆斯向媒體透露,國會內部正在著手兩黨協議,希望儘快調高債務上限,以防止9月討論預算時陷入僵局。

  美國債務“爆表”已不是第一次。美國設定國債上限的做法始於1917年,至今已100多次提高債務上限。2015年,為了暫時解除政府的違約風險,國會通過了債務上限及預演算法案,授權財政部在當時約18萬億美元債務規模的基礎上繼續發債,該法案至今年3月15日到期。根據相關法律,在此期間,財政部可以宣佈“債務發行暫停”,並採取“特別措施”在不違反債務上限的情況下借入額外資金。

  國會預算局預計,如果債務上限保持不變,財政部很可能會在10月中旬之前耗盡現金,屆時政府將無法運作,同時也會使得市場出現巨大波動。因此,特朗普政府將不得不説服國會繼續提高債務上限。但面對愈演愈烈的兩黨政治爭鬥,債務上限問題已演變成“政治問題”,這也充分暴露了美國政黨制度在經濟治理方面的缺陷。

  如果債務上限不提高,特朗普提出的基建、稅改等措施都“無錢”推進,美國媒體認為,這將導致“重大的政治危機和經濟嚴重下滑”。而如果再次提高債務上限或者延遲債務上限的期限,又將使美國陷入為解決債務問題而引發更多債務問題的連環困境。當然,若不解決財政赤字不斷擴大的問題,美國債務違約風險還會週而复始地出現。

  美國洛斯控股公司首席執行官安德魯提敘認為,提高債務上限是愚蠢又危險的舉動,國會不得不一再破壞財政紀律,讓政府先舉債,再來辯論是否動用納稅人的錢來為此買單。從長遠看,提高債務上限沒有任何好處,應該採取其他方法來解決債務問題。

  轉嫁危機,將給世界經濟帶來風險

  通常,解決債務問題主要有三個辦法:一是經濟實現快速增長,增加GDP總體規模從而縮小債務比重;二是採取貨幣寬鬆政策,提高通脹率,讓債權人承擔損失;三是直接違約。目前,美國經濟溫和復蘇,但要實現經濟大幅增長仍缺乏巨大動力,加之通脹率持續走低,因此靠高通脹稀釋債務,近期來看基本無可能。顯然,債務違約屬於走投無路的選擇。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馬丁費爾德斯坦認為,美國政府不會明目張膽地違約,但可以採取措施達到類似效果,這將使外國債權人利益受損。

  美國傳統基金會從事聯邦財政預算的研究員羅米婭波茨卡認為,應當在提高債務限額之前採取實質性的減赤方案,對所有聯邦開支的增長設定嚴格的限制並建立一套強制執行機制,以實現可持續預算平衡。

  專門從事美國財政與經濟增長研究的智庫彼得彼得森基金會日前發佈的調查顯示,接受調查的美國民眾中53%認為政府採取的應對債務措施是錯誤的。該基金會在研究報告中指出“任由國家債務不受約束地增加,將對美國的穩定和繁榮構成巨大的風險”。分析認為,鉅額債務導致了高額的債務利息,成為美國財政的沉重負擔。近幾年,美國的債務利息一直維持在2000億美元以上,並且還在增長,預計到2023年將超過國防支出。此外,鉅額債務還吸收了一部分原本可以用於投資的私人儲蓄,降低了經濟增長潛力。

  鉅額國債不僅給美國經濟前景蒙上陰影,也威脅到世界經濟穩定。如果美國不能緩解債務狀況而任由其擴大,很可能通過“借新還舊”或使貨幣貶值製造通脹來減緩債務壓力,這將向外輸出經濟風險。一方面,這將導致美國國債持有者大量拋售美國國債,使美元大幅貶值,損害美國政府和美元的信用,並引發全球性的金融恐慌和股市震蕩;另一方面,美元貶值會造成國際上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造成全球性通貨膨脹,世界經濟將産生動蕩甚至陷入衰退風險。

  (記者 吳樂珺)

[責任編輯:葛新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