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媒體國防行】無言的戰友,“黑河好八連”中的別樣情緣!

2018年09月23日 11:57:00來源:台灣網

  台灣網9月23日黑河訊 (記者 尹賽楠)“蜿蜒東流龍江水,以江為界是國門。”地處黑龍江省北部的黑河,是中國最早開放的延邊城市,與俄遠東第三大城市阿穆爾州首府布拉戈維申斯克市隔江相望,城市間最近距離僅650米,被形象地稱為祖國邊疆的“北大門”。在這裡,駐守著一支聞名全軍的連隊——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黑河好八連”。

  北部戰區陸軍某邊防旅“黑河好八連”軍犬訓導員付平和他的軍犬“泰格”。(台灣網 尹賽楠 攝)

  九月的黑河,已讓人感受到如同入冬般的寒意。9月22日下午,“走進熱血邊關”網路媒體國防行東線採訪團來到“黑河好八連”,這裡正在上演著一幕感人至深的“人犬情未了”……

  走進連隊營區,一條條威猛的軍犬剎那間吸引了採訪團的注意,大家紛紛將鏡頭對準這些活潑的“戰士”,按下快門時的“咔嚓聲”不絕於耳……

  “它今年多大?”“剛滿兩歲。”尋著聲音看去,記者的目光聚焦到一名戰士的身上。他叫付平,今年25歲,是“黑河好八連”中一名普通的軍犬訓導員。“我是2010年入的伍,如今已經在連隊裏走過了八年”,聽到這裡,記者頓時驚訝到説不出話。

  付平向記者講述他與軍犬的故事。(台灣網 尹賽楠 攝)

  看著記者的表情,付平笑了笑,繼續講述自己的故事。“剛到連隊來的時候,與許多新兵一樣,都會冒出各種各樣的狀況,比如飯菜不合口味,天氣寒冷經常生病之類。”對於這一點,記者可謂感同身受。早聽説黑河冷,在出發之前,記者還特意備好了衣物以備不時之需。可真的來到這裡之後,我們才發現自己的想像力有多麼匱乏。儘管加了秋衣秋褲,穿上了羽絨服,卻仍被凍得向戰士借來了軍大衣。

  “這樣的天氣對於我們而言已經司空見慣了,黑河最冷的時候氣溫會達到零下四十幾度。”付平告訴記者,儘管環境惡劣,但連隊戰士們仍然要堅持每天外出巡邏,以保證祖國邊陲地區的穩定安全。“軍犬在我們執行任務時,提供了非常大的幫助。”人們常説,狗是人類的朋友,但對於付平和連隊裏的戰士們而言,這些軍犬不止是朋友,更是最親密的戰友。

  “這個孩子叫‘泰格’,是我訓練過的第二隻軍犬”,付平撫摸著他懷裏的“泰格”,若有所思地説道:“入伍後訓練的第一隻軍犬叫‘戰車’,我們在一起朝夕相處了四年。”付平回憶,記得初次邂逅“戰車”,胳膊就被烙上了它的印記。“那會兒剛到連隊,不懂得怎麼與軍犬相處,被咬傷、劃傷是難免的”,付平説,這就像談戀愛一樣,你在熟悉它的同時,也要敞開心扉去讓它認識你,“我們是戰友,所以更應該‘無話不談’。”

  付平與“泰格”嬉鬧。(台灣網 尹賽楠 攝)

  通過與“戰車”的相處,慢慢地,付平發現自己似乎能聽懂它的“話語”。“有時候通過一個動作,一個眼神,我就能知道它高不高興,舒不舒服。記得有一次,我們外出執行任務,當時面前有一條寬20米、深1米多的河,對於我們戰士而言是很容易趟過去的,但對於‘戰車’而言就似乎有些困難,更何況那是它第一次下水。眼看著我走到了對岸,它在岸邊急的直轉圈,最後‘戰車’還是克服了恐懼,遊到了我的身邊。”彼此依靠,彼此信賴,也許,這就是戰士與軍犬之間的默契。

  “因為疾病的緣故,‘戰車’只能提前退伍”,講到這裡,記者注意到付平的眼眶有些深潤。“之前幾乎天天黏在一起,突然它不見了,心裏那種失落感真的難以言表。”付平説,後來“泰格”來到自己身邊,看著它,總能時常回想起與“戰車”的點點滴滴。“我在連隊服役,總會訓練很多軍犬,但對於它而言,這一輩子就只有我一個訓導員。”

  如今,兩歲的“泰格”在付平的悉心照料下,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看著它在付平身邊跳來跳去,還時不時依偎在他懷裏,記者的心被瞬間融化了。“如果有一天自己離開了連隊,會不會再養狗呢?”“當然。”聽到記者的問題,付平幾乎想都沒想就給出了自己的答案。“我捨不得連隊,更捨不得這些可愛的孩子”,撫摸著懷中的“泰格”,付平道出了自己的心願:“如果能給部隊的生涯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輩子!”

  付平與“泰格”之間的戰友情。(台灣網 尹賽楠 攝)

  “不畏艱苦,愛國奉獻,嚴守國門,一塵不染。”無論是戰士還是軍犬,都在祖國的邊防崗位上,踐行著他們的忠貞誓言!臨別之際,記者再次拿起手中的相機,用鏡頭記錄下這對“戰友”的感人瞬間……(完)

[責任編輯:尹賽楠]

相關內容

京ICP備13026587號 京ICP證130248號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關於我們|本網動態|轉載申請|聯繫我們|版權聲明|法律顧問|違法和不良資訊舉報電話:86-10-536101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