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標簽:兩會領導人商談 | 經貿文化論壇 | 直擊海峽論壇 | 建黨91週年
您的位置:台灣網  >   新聞中心  >   傳媒  >   正文

山東人倪萍:我就是老了再化粧也化不成鞏俐

2012年11月04日 13:41 來源:煙臺晚報 字號:       轉發 列印

  二十多年前,倪萍因長相端莊、鏡頭表現自然,從電影演員轉為綜藝節目主持人,在那個電視頻道有限的年代,她主持的《綜藝大觀》,成為中國老百姓每週六最重要的期待。連續主持了13年春晚,她幾乎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

  離開使她成名的電視熒屏之後,倪萍依然一再成為輿論焦點,因為職業,因為被授予一個名叫“共和國脊梁”的稱號,有時,也僅僅因為容貌的變化。

  “倪大媽”又出了一本新書

  昨日,倪萍在青島會展中心簽售自己的新書《倪萍畫日子》。歲月在她的臉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但素顏的倪萍心態依舊積極向上。

  倪萍的最新動作,是出了一本新書:《倪萍畫日子》。十幾年前,她便出過自傳《日子》,發行上百萬冊。兩年前,又出版了講述姥姥生活哲學的《姥姥語錄》,還獲得冰心散文獎。

  在一期與“80後”對話的節目上,主持人問:“您認為我們這代人會怎麼稱呼您?”倪萍想也沒想便回答:“大媽,倪大媽。”眾人皆笑,她認真地説:“我就是老了,再化粧也化不成鞏俐。”當年的“大眾情人”,如今已然53歲,通常情況,她不化粧就上街。有一次,倪萍去菜市場買菜,被菜販子拉住胳膊問:“你是倪萍吧?怎麼這麼老?”菜販子説著就哭開了,“是不是過得不好?”

  在新書《倪萍畫日子》裏,她寫了在機場看到的一個故事:一個看起來很清貧的兒子,送母親坐頭等艙,“這位母親手裏拖著一個最多值幾十塊錢的拉桿箱,箱子上綁著兩個超市賣花生油贈送的黃綠色編織袋,顏色艷得嚇人,背上背著個已經背了至少七八年的雙肩學生包,包的側網兜裏放著好幾包飯店發的一次性餐巾紙和木筷子。”倪萍看到兒子隔著安檢門與母親話別,覺得有兩種可能:一是春運經濟艙沒票了,只剩頭等艙了;二是兒子想讓母親坐一回頭等艙。倪萍説,那時那景,她被感動了,“眼睛有些模糊了”。

  倪萍説:“我們都貧窮過。有人説我站著説話不腰疼,已經二十年了,因為職業的關係,我一直是處在‘站著説話不腰疼’的位置,儘管時時提醒自己‘你就是一般人’,但下意識的東西有時很可怕,慢慢地就往你骨子裏鑽,鑽到最後就長進你生命裏了。”

  “我早就認為自己是脊梁了”

  2011年7月,倪萍被評為“共和國脊梁”,但事後,媒體曝出這一獎項的主辦方曾向其他參選者收取參選費,該獎項組委會事後受到民政部的行政處罰,從而在全國範圍內掀起了一場對“挂名收費、評獎賺錢”社會團體營利模式的批判。儘管倪萍事後澄清,她的獲獎感言是:“和同時獲獎的田華老師、劉蘭芳老師、張繼鋼他們相比,我真不配拿這個獎,如果能退的話,這個獎我退了吧。”但她並沒能躲開質疑。

  易中天在《此脊梁非彼脊梁》一文中,諷刺倪萍得的是“戳脊梁獎”。一年多後,倪萍坦然地説,“説實話,我一點兒也不覺得我有什麼錯,我既沒為拿這個獎送錢,也沒從這個獎裏拿過錢。”倪萍言語間很平靜,“我的內心很強大,我早就認為自己是脊梁了,脊梁不是那根骨頭,而是由眾多血脈組成的,每個中國人都是這個國家的脊梁。”她認為“總要有人去解決問題,光靠罵,能解決問題嗎?”

  完成《姥姥語錄》後,2011年倪萍開始給書畫插圖,畫著畫著就上癮了。一年下來,她的水墨畫甚至讓很多美術圈人士都刮目相看。她也會參加慈善拍賣,一幅畫被拍到118萬的高價。拍賣那天,她在現場,一開始聽到起拍價為20萬元時,她就大呼“真的不值這個價錢”。當價格攀升到110萬時,倪萍急得操著山東話讓助手多拿些畫來,要一起奉送,生怕虧了人家。競拍師在一旁提醒“物以稀為貴”,她才作罷。有一次節目主持人將她介紹成“中國最有影響力的主持人”,她説不行必須改,“幹嗎讓人討厭,説主持人就行了。”

  仲欣

  老搭檔趙忠祥晚年也很忙

  趙忠祥的聲音曾是一個時代的標誌,當時間流逝,娛樂當道,他的聲音與心臟卻依然年輕,愛唱歌,愛跳舞,能模倣,更能hold住全場。

  2008年,離開央視的趙忠祥開始了自己“退而不休”的退休生活。《舞林大會》、《老趙會客廳》、《王者歸來》等等,趙忠祥開始頻繁出現在各類綜藝節目當中。穿著奇奇怪怪的衣服、跳過太空步、披過婚紗,最近又比劃起了全球大熱的《江南style》。很多人覺得國字號臉的趙老師似乎和各種娛樂節目完全不搭界,還有人甚至説他“老不正經”。日前趙忠祥做客《天下女人》,楊瀾在節目中也禁不住“埋怨”起來説:“趙老師要做各種娛樂選秀節目,作為他的弟子,我就覺得以他的輩分,還要去穿那些奇怪的衣服,還要去跟人家踢腿什麼的,我特別不願意。”

  對此,今年已70歲的趙忠祥一臉無奈地説:“我也不樂意”。原來,趙老師有他自己的苦衷,“在央視時有規矩,不允許我們去別的臺做節目。自從我退下來,就有很多欄目覺得,現在應該可以請得動我了。我有時是沒得選擇,因為有很多好朋友,這麼多年的老來找我。”雖然參加了不少綜藝節目,嘗試了很多新鮮的風格,趙忠祥卻不認為自己純粹“被娛樂了”。他坦言,雖然有時候自己也不樂意,但也算是被逼出了一份嘗試新鮮事物的勇氣。 宗禾

新聞中心 兩岸 社會 國際 臺灣頻道

圖片新聞
      關於我們 | 本網動態 | 轉載申請 | 投稿郵箱 | 聯繫我們 | 版權申明 | 法律顧問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台灣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