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交流

偽娘

時間:2010-05-07 10:42   來源:-- 台灣網
  首先要弄清一個問題,什麼是“偽娘男”?如果説花樣美男是中性的話,那麼“偽娘男”則是徹頭徹尾的男扮女裝,女人的外形,男人的身體,扭曲的搭配,怎麼看怎麼令人彆扭。當筆者看到劉著的“偽娘”照片後,很容易就聯想到了泰國人妖,因為性別變的異常模糊,令人真假難辨。若是打扮入潮,緊跟時尚,相信會讓眾多女性自慚形穢,很多男性也會大驚失色,原來世上當真還有“偽娘”,看著是養眼,但畢竟是只可遠觀不可接近的“新品種”,其口味之重,實在令人錯愕萬分。

  “偽娘”劉著的橫空出世,顛覆了眾多觀眾的審美觀念。“超女”創造出“春哥”後,再無起色,爾後的“曾哥”再次把“超女”的關注度和人氣提高了,也再一次證明如今社會更需要的是另類。無獨有偶,“快男”成都賽區驚現的“偽娘”劉著,人稱“著姐”,無疑開闢了炒作無極限的新篇章。這個參賽者,以反串的女性的打扮、成熟的歌喉,一夜間引起無數的關注度。網路上眾人一致認為,“哥”時代即將結束,而取而代之的,是“姐”時代,這位“著姐”亦會比“曾哥”更紅。

  快男“偽娘”選手童童

  “欲練神功,必先自宮”,這句話用在快男身上是再合適不過。為了賺眼球,博人氣,竟然使出男扮女裝令人咂舌的“偽娘”裝扮,看似很前衛很有情趣,但在筆者看來,不過是曇花一現的跳梁小丑而已。“偽娘”在湖南衛視手中也不過是快男炒作的棋子而已,在報名時刻,你越是嘩眾取寵越好,越是鬼靈精怪越妙,湖南衛視要的就是這招兒。要知道,男人走女性化路線怎麼也讓人舒服不起來,隨之而來的只有“娘娘腔”、“變態”之類的唾棄和鄙夷,湖南衛視最終會把一個不男不女的選手放在舞臺上讓大家欣賞嗎?“偽娘”本身就是假的,假的究竟能撐到幾時呢?就如同五彩的肥皂泡,有時甚至由不得片刻的猶豫,説破滅就破滅了。

  其實從2010年的花兒朵朵開始到現在的快男參賽現場,“偽娘”一詞始終衝擊著我們眼球,圖片更是一次次的考驗著我們的耐受心理。這與“反串”和“藝術”是截然不同的,像李玉剛,他的男扮女裝是何等的驚艷,但李玉剛不矯揉造作,沒有無病呻吟,更重要的是,他將京劇和流行音樂很好的結合在了一起,令人耳目一新。而現今出現的“偽娘”卻很難讓人接受,它靠的是盲追潮流,刻意裝扮,把低劣當成高尚,把庸俗當做大雅,儘管很美,但美的讓人心痛,這種畸形的可怕的思想讓人生畏,若有年輕人加以效倣走俏,那實在是一種莫大的悲哀。

  快男選手男版Lady GaGa賴川

  最近的“偽娘”實在很多,長得清秀漂亮的男生,總愛將自己打扮的女性化,看似有種陰柔的美,但骨子裏透露出來的那種噁心總讓人感覺很齷齪。可以毫不客氣的説,“偽娘”就是選秀産生的怪胎,現在“偽娘”們打扮誇張“搶盡風頭”,讓人不禁接連叫“雷”,“偽娘”並不是熱衷於反串藝術,而是為了吸引眼球不擇手段,這種赤裸裸的卑劣行徑遭到質疑和批判很正常。筆者認為,反串也是應該有美的尺度與標準,而不是肆意為之嗎,嘩眾取寵!適度的娛樂反串沒什麼不可,不過奉勸一句靠反串來“搏出位”的選手們,請你們不要再糟蹋自己的名譽了。

編輯:劉瑩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