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  >   體育  >   籃球  >   NBA  >   正文

回顧奧本山群毆事件五週年 阿泰當年竟然打錯了人

2009年11月25日 09:46:00 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字號:       轉發 列印

  那場鬧劇常常被人們稱作“完美風暴”,其實它造成的混亂與“完美”完全背道而馳。

  五年前,即2004年11月19日,星期五,步行者、活塞和一群過度狂熱的球迷在奧本山宮球館合演了NBA歷史上空前慘烈的混戰。許多人已經知道整個事件大致的來龍去脈,然而在細節方面他們卻各執一詞。去問10個在現場或是通過電視直播見證那場鬥毆的人,他們會告訴你10個不同的故事。電視畫面上週而复始的重播無助於我們保持記憶,反倒讓故事情節變得越來越虛幻。

  當年奧本山宮事件之後,美國《體育畫報》以阿泰斯特衝向球迷的視頻截圖作為封面,事實上,阿泰斯特的報復找錯了對象,他衝向的這個人,並非向他扔啤酒杯的球迷。

  五年後,回望奧本山宮

  誰製造了“完美風暴”

  本版撰稿 本報記者 袁漢

  五年前的大背景,是東部最好的兩支球隊在賽季初遭遇,他們在之前一個賽季的東部決賽中惡戰6場,活塞最終淘汰了步行者,並在總決賽中戰勝湖人後奪冠。這場比賽是11月最重要的NBA賽事,通過ESPN體育臺向全美直播。活塞雖然是衛冕冠軍,但當時他們的戰績只是平庸的4勝3負,其中的部分原因是該隊主帥拉裏-布朗和首發中鋒本-華萊士因手術和私人原因缺席了之前的比賽。

  步行者陣中有5名傷兵,他們是雷吉-米勒、安東尼-約翰遜、傑夫-福斯特、本德和斯科特-波拉德。儘管傷病問題嚴重,步行者在這場比賽前還是取得了6勝2負的戰績。上半場步行者攻勢如潮,取得了16分領先優勢,下半場他們擊退了活塞的幾次反撲。當斯蒂芬-傑克遜在終場前不到1分鐘時兩罰兩中,幫助步行者把比分優勢重新擴大到15分時,比賽結局似乎已經鐵板釘釘。

  接下來發生的一切來得迅雷不及掩耳,將奧本山宮變成了一幅活生生的《人間地獄圖》。

  那是終場前45.9秒,活塞的最後一次控球,華萊士在籃下左側接球,轉身往籃下強攻,傑克遜明智地閃開,他知道對手的一次上籃無法改變大局。然而弱側的阿泰斯特飛快地撲了過來,用動作頗大的犯規從背後猛襲華萊士。身強體壯的“大本鐘”被推了個趔趄,但並沒有摔倒在地,他恢復平衡後轉過身來,照阿泰斯特頭部狠狠推了一把。

  雙方球員和教練紛紛衝上前來,拉住不肯罷休的華萊士,阿泰斯特則退到了記分臺前。被無數雙手拉住的華萊士一邊怒吼,一邊徒勞地掙扎著想衝過去,阿泰斯特在記分臺上坐了下來,沒過多久他乾脆躺下,拿起身邊的一個電話聽筒假裝和什麼人説話,隨即又抓過一名電臺記者的耳機扣在頭上。

  阿泰斯特在耍寶,華萊士在怒吼,他們的教練、裁判和大部分隊友在試著平息事態,步行者球員傑克遜和賈馬爾-廷斯利有些激動。不應該被忘記的還有看臺上鼓噪的球迷,有人朝阿泰斯特扔了點什麼東西,雖然沒有擊中他,卻引起了他的注意。

  華萊士朝阿泰斯特扔了條毛巾,後者從記分臺上爬起來準備報復,被人攔下後他又躺了下去。很快,一隻裝滿啤酒的杯子從看臺上扔了下來,正好砸在阿泰斯特胸口,杯中的啤酒濺得他滿臉都是。

  阿泰斯特衝上了看臺,不幸的是他認錯了人,殺氣騰騰直奔另一名沒有扔啤酒杯的球迷而去。鮮為人知的是,阿泰斯特並沒有揍那名球迷,確切地説是在他準備那樣做之前腳下絆了一下,兩人扭抱著摔倒在地。

  當阿泰斯特的隊友們來到看臺上時,一場類似酒吧混戰的群毆才真正開始。扔啤酒杯的正主兒約翰-格林是個蹲過大牢的傢夥,他從身後猛擊阿泰斯特,後者掉頭軟弱無力地回了一拳,然後轉身往球場上走。

  漫長得像一個小時的災難

  其實只經歷了4分半鐘

  一位穿著白色活塞球衣的球迷面帶兇相擋住了阿泰斯特的去路,感到威脅臨近的球員用前臂照他胸口推了一把,但是被擋開了。

  當阿泰斯特準備動拳頭時,隊友和球館保安拉住了他。另一名同樣穿著白色活塞球衣的球迷試圖加入戰團,不過小奧尼爾衝過來,揮出一拳制止了他。灑滿啤酒的地板又濕又滑,小奧尼爾出拳前滑了一下,力道和準頭都大受影響。約翰遜也揍了一名球迷,那個無辜的傢夥只是碰巧從底線經過。

  “場面越來越混亂了!”步行者的電視解説員阿爾-阿爾伯特聲嘶力竭地吼道,在印第安納州有數以萬計的球迷正在聽他對這場混戰的現場解説。阿爾伯特的解説搭檔奎因-巴克納接著問出了困擾許多人的那個問題:“保安在哪?”

  當幾個警察出現在場上時,大多數保安還是不見蹤影,他們要麼是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要麼是本能地躲了起來。

  “這大概是NBA有史以來最混亂的一場比賽。”阿爾伯特在紛飛的啤酒泡沫中評論道。

  “他們應該終止比賽,讓球員們離開球場。”巴克納説。

  “我連裁判都看不到了。”阿爾伯特説,“這是場不折不扣的災難。”

  前步行者前鋒查克-珀森從看臺上跑下來,半推半抱地把阿泰斯特帶離球場。兩個人來到球員通道入口時,看臺上的雜物如雨點般砸落,珀森不得不伸出右手護住阿泰斯特的頭。米勒在阿泰斯特左側扮演保鏢角色,他摟住這位隊友的腰,跟珀森一起將其護送回更衣室。

  活塞主帥布朗在混亂爆發後不久,曾抓起場邊的一支麥克風,呼籲球迷:“請停下。讓球員們回到場上!停下!”當布朗發現自己的努力只是白費力氣時,他把麥克風扔到記分臺上,衝著奧本山宮的現場解説員嚷嚷了幾句。顯然,布朗對只有教練、球員和裁判試圖控制局勢這一點相當不滿。

  終於有人覺得應該宣佈比賽結束,一聲長哨響起,諷刺的是裁判、教練和球員此時早已不在場上。這場漫長得像經歷了一個小時的鬥毆,實際上是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的,從阿泰斯特對華萊士犯規到比賽結束,只經歷了短短4分半鐘。

  輿論引導 從球迷暴行到球員暴行

  如果你走在時代廣場上,有人朝你扔了一杯啤酒,你當然有奮起自衛的權利。

  許多事情完全是可以避免的,當步行者穩操勝券時,該隊主帥卡萊爾如果把阿泰斯特跟其他首發球員一起換下,這場架也就打不起來了。

  當然,這樣説有點求全責備的意思,讓首發球員結束比賽是一些主帥的習慣,布朗不是也讓華萊士留在場上嗎?如果阿泰斯特沒有對華萊士犯規,或者後者的反應不是那麼激烈,如果三名當值裁判——羅恩-加勒森、蒂姆-多納吉和湯米-努內斯——及時控制局勢而不是任其氾濫,如果阿泰斯特沒有躺在記分臺上讓自己成為球迷的活靶,如果那杯啤酒沒有扔準,如果球館保安個個盡責……

  總而言之,這場“完美風暴”是一起本不該發生的小概率事件。

  事件發生後幾個小時,其他城市的媒體把批評的矛頭指向底特律球迷。《紐約時報》的威廉-羅登寫到:“首先要明確的一點是,這場騷亂是球迷引起的,就是那些喝得醉醺醺的狂暴球迷。”

  ESPN體育臺的解説員們一開始也持同樣的觀點。

  “人人都有責任,尤其是球迷。”格雷格-安東尼説。

  “如果你走在時代廣場上,有人朝你扔了一杯啤酒,你當然有奮起自衛的權利。”約翰-桑德斯附和道。

  “阿泰斯特和小奧尼爾不應該因為揍那些衝到球場上的球迷而受罰,當一個球迷跑到場上追打球員時,應該視為他自動放棄了受保護的權利。”蒂姆-萊格勒表示,“那些追著球員企圖施暴的球迷,無論受到怎樣的待遇都是罪有應得。”

  兩天后,NBA總裁大衛-斯特恩宣佈了對參與鬥毆球員的處罰決定,輿論的導向也隨之一變。阿泰斯特無法參加那個賽季剩下的比賽,也就是73場常規賽外加可能的季後賽,小奧尼爾禁賽25場,在申訴後減少了10場。ESPN體育臺的解説員們紛紛轉變立場,由指責球迷轉而指責步行者球員,他們完全擁護斯特恩的處罰決定。

  在媒體的引導下,普通人也開始把注意力轉向球員的“暴行”,連印第安納波利斯當地人也不例外。步行者球迷之所以還在那個賽季剩下的時間裏堅定地支援他們的球隊,部分是因為沒有被禁賽的那些球員在人手不足的情況下表現得英勇不屈,另一部分則是因為那是米勒職業生涯的最後一個賽季。

  你可能不知道的5個細節

  1、阿泰斯特躺在記分臺上的原因是他在情緒控制培訓班中學過,在有可能惹麻煩的時候最好遠離現場,並讓自己的身體放鬆。從這個意義上講,阿泰斯特做得沒錯,他只是放鬆得太招搖了。

  2、步行者電臺解説員馬克-博伊爾當時坐在場邊,阿泰斯特往看臺上衝時,他曾站起身來,英勇地準備將其攔下,結果他被撞到了一邊。博伊爾的眼睛上被撞出個口子,背部也受了點傷,比賽結束後他不得不在球員更衣室接受治療。

  3、阿泰斯特和本-華萊士以前就在球場上有過衝突,而且後者在那場比賽前剛剛參加了他哥哥的葬禮。下半場開始後不久,阿泰斯特在一次上籃中被華萊士撞得失去平衡,裁判並沒有鳴哨,所以在終場前45.9秒那次犯規發生時,兩名球員早已對對方憋了一肚子火氣。

  4、2003年4月,阿泰斯特在克利夫蘭打客場時,曾被一個球迷用硬幣砸中,兩天后在底特律,又有人用硬幣砸了他。那個賽季的季後賽期間,步行者被凱爾特人淘汰後,一個波士頓球迷在阿泰斯特經過球員通道入口時,往他頭上澆了些黏乎乎的液體。有過這些不愉快的經歷,阿泰斯特對那杯飛來的啤酒的反應才會如此強烈。

  5、雷吉-米勒的成熟與其隊友的不冷靜形成了鮮明的反差,那場比賽他因傷缺陣,穿著橄欖綠色套裝、白襯衫和戴金色領帶坐在場邊觀戰。鬥毆發生時,雙方球員和教練都在攔住華萊士,只有米勒站在記分臺前保護阿泰斯特。當阿泰斯特戴上解説員的耳機時,是米勒為他摘了下來,並不停勸説他,要他冷靜下來。那杯啤酒從看臺上飛下來時,米勒正一手抓著阿泰斯特的右腳踝,扭頭機警地查看華萊士的位置。米勒的努力沒能阻止阿泰斯特衝上看臺,不過後者離開球場時,他一直在旁邊保護,自己身上被從天而降的啤酒澆得精濕。這個夜晚使米勒的奪冠夢想徹底破滅,傷癒復出後的他又為步行者打了66場比賽,場均貢獻14.8分,這名39歲的傳奇老將在賽季結束後退役。

  廢墟之上,重建成效為零

  奧本山宮鬥毆事件過去五年後,人們並沒有停止反思,普遍的觀點認為,這起事件是職業球員性格缺陷的又一證明。但這起事件已經不單與體育有關,它折射了現代媒體文化的某些特徵。

  後來發生的一些事耐人尋味,復出後的阿泰斯特在下一個賽季只打了16場比賽,就拒絕繼續為步行者效忠,在他的要求下,球隊把他換到了國王。傑克遜在兩年後的季前訓練營期間,在一家夜總會外的鬥毆中鳴槍,儘管他逃脫了法律的制裁,卻在公眾的壓力下被球隊送往勇士。廷斯利也參與了那次鬥毆,步行者暫時留下了他,但他後來又參與了三起涉槍鬥毆,其中一起還傷及球隊器材主管喬-誇塔多。同傑克遜一樣,廷斯利逃過了牢獄之災,但步行者上賽季還是在球迷的壓力下買斷了他的合同,直到前不久他才在灰熊繼續自己的職業生涯。

  奧本山宮鬥毆事件過去五年後,人們並沒有停止反思,普遍的觀點認為,這起事件是職業球員性格缺陷的又一證明。直到今天,電臺脫口秀節目談及這個話題時,還有聽眾打進電話稱那些參與鬥毆的球員為“暴徒”。

  過去的球員會驕傲地談起他們參與過的鬥毆,有些也牽扯到球迷,但當時的報紙不會對這類故事大肆渲染,聯盟很少對球員加以處罰,沒有今天電視臺24小時永無休止的滾動播放畫面,人們很快就會忘記。步行者球員在看臺上打架的鏡頭在電視上反覆播出,無疑影響了外界對他們的評價,這也促使斯特恩做出了迅速而堅定的決定,他要向球迷和贊助商傳遞的資訊是:這個聯盟絕不容忍違紀。

  斯特恩傳遞的資訊往往是自相矛盾的,比如1995年2月,火箭後衛弗農-馬克斯韋爾衝上看臺,對一個嘲諷他的球迷拳打腳踢,他的行為比阿泰斯特惡劣得多,卻只被禁賽10場外加罰款2萬美元。斯特恩後來也承認對阿泰斯特的處罰偏重,並答應考慮讓他打季後賽,不過處罰決定最終也沒更改。

  鬥毆事件對步行者造成的影響,也許比阿泰斯特因坐球監而損失的500萬美元薪水損失更大。2004-2005賽季的步行者陣容結構合理,既有經驗又不乏活力,被不少專家看作當年奪冠的熱門球隊之一。小奧尼爾在前一個賽季的MVP評選中得票高居第三位,阿泰斯特擁有“最佳防守球員”頭銜,米勒在更衣室裏的領袖地位依然無可動搖,傑克遜有跟隨馬刺奪冠的經驗,而廷斯利在鬥毆發生的那場比賽中,完全壓制了全聯盟最好的控衛之一比盧普斯。

  與步行者相比,鬥毆的另一方活塞所受的影響就要小得多。與阿泰斯特一起挑起事端的華萊士只被禁賽六場,活塞依然獲得季後賽席位,並一直殺到總決賽,而且他們在東部準決賽中淘汰的正是步行者。從那一年開始,步行者一蹶不振,該隊陣容變動頻繁,傷病和內耗始終困繞著他們,最近三個賽季他們都與季後賽無緣。

  奧本山宮鬥毆事件之後,NBA改進了一些安全程式,諸如在球員通道入口上方設置活動天篷、頒布《球迷守則》、對球館內酒精飲料的銷售控制更嚴之類,但是與那場鬧劇造成的傷害相比,這些措施都稱不上改頭換面的革新。

  五年過去了,那場“完美風暴”的余波仍在,而風暴之後的重建還遠未令人滿意。

相關閱讀:

[ 責任編輯:趙輝 ]

原稿件標題:

原稿件標題URL:

原稿件作者:

轉載編輯:趙輝

原稿件來源:東方體育日報

圖片新聞
      關於我們 | 本網動態 | 轉載申請 | 投稿郵箱 | 聯繫我們 | 版權申明 | 法律顧問
      京ICP證130248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391
      網路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7219號
      台灣網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