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島資訊

清統治時期臺灣拓殖大事記(西元1683-1895年 計212年)(二)

時間:2002-12-31 09:25   來源:

1840 道光20年
○ 中英鴉片戰爭爆發,英軍封鎖廣州,佔舟山,臺灣緊張,兵備道姚瑩緊辦防務。《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茅埔坪山崩。《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地震山崩,民屋倒壞。《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41 道光21年
○ 鳳山歲貢鄭蘭生,附生鄭宜治興建曹公新圳,引連潭池池灌溉水田三百六十甲。《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英艦侵犯雞籠、淡水被擊退。《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英國兵艦納爾不達號,阿恩號,攻本省三沙灣,梧棲港、大安港,均為我守軍擊敗。《雲林文獻》
1842 道光22年
○ 一月英艦阿恩號(Ann)窺大安港、兵備道姚瑩,總兵達洪阿抗英有功受賞陞官。《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43 道光23年
○ 曹謹于艋舺下崁莊建“學海書院”。《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44 道光24年
○ 淡水、南崁等地漳、泉居民械鬧。岡山“曹公圳”完工。《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築三角潭仔圳(圳口于竹山新陸橋南方二十公尺處竹林旁一)。《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1847 道光27年
○ 英艦忠誠號以和平姿態入雞籠口,海軍少校戈敦暗行勘查附近煤層優良,欲得之供作遠東船舶燃料,英政府有前車之鑒,未採取強佔。
1848 道光28年
○ 九月九日巨臺,噶瑪蘭災情慘重死亡一百三十多人。《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斗六門亦設縣丞,處理西螺地區政務,以清代職官錄記載,嘉、彰兩縣斗六門縣丞之姓名、籍貫,任期完全相同,其為同一人分任二縣丞至為明顯,以史料及今之慣語言,係由嘉義縣斗六門縣丞兼署彰化縣斗六門縣丞為當。
○ 天上聖母廟,一號受天官,在縣城北,前後兩楹。前祀聖母;後祀佛祖,附祀姚公鴻祿位。道光二十八年,沈長盛倡捐監修一號新興宮在縣城東門,咸豐年間士民捐資重修。《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觀音廟,一號永福寺,在縣城南。道光二十八年業戶陳玉芝倡捐監修。《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地震,適重修受天宮,匠人多從屋上墜下。《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50 道光30年
○ 嘉義發生大地震。《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淡水廳(今苗栗以北)豪雨成災。《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51 咸豐元年
○ 美國人也有佔臺之野心,美駐華公使伯駕建議美國政府侵佔臺灣南部或東部。《雲林文獻》
○ 三月澎湖大風降鹹雨。《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大旱,早稻失收。《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52 咸豐2年
○ 淡北漳、泉械鬥延及桃仔園、大姑陷,龍潭陂中壢、楊梅一帶。《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通判薩廉輯《噶瑪蘭廳志》書成。《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53 咸豐3年
○ 小刀會(天地會)李石、林恭在鳳山起義。《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王汶愛在臺灣縣、賴琮在嘉義起義反清。《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淡水漳、泉械鬥、焚燒艋舺祖師廟。《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發生漳泉械鬥事件,犧牲者眾。《芬園鄉志》
○ 大雨,觸口溪水漲。沙壓萬元六田園。並衝壞水鏡頭莊。《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六、七月間,暴風逾月。《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54 咸豐4年
○ 中港、中壢等地閩、粵居民分派械鬥。《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美國東方艦隊司令伯理撰文佔領臺灣,美國駐寧波領事赫利思則建議美政府收買臺灣。《雲林文獻》
1855 咸豐5年
○ 林鳳池考取舉人。《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鳳山王辦起事作亂。《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56 咸豐6年
○ 他裏霧(今鬥南)建“奎文書院”。《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美商奈伊來臺買樟腦。《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重修連興宮及沙東宮。《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1857 咸豐7年
○ 伯駕建議美政府與英、法聯合,由美佔領臺灣,英佔舟山群島,法佔朝鮮,為美國務卿麥塞所拒。
1858 咸豐8年
○ 英屬香港的怡和洋行,首先從事臺灣貿易,這是外國商人從事臺灣貿易的開始。同年,根據天津條約,又開臺灣府(安平)、滬尾(淡水)、雞籠(基隆)、打狗(高雄)等埠,為通商口岸。大稻埕(臺北市延平區),也被看做是淡水港的延長。《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清與英法之役,被迫簽訂天津條約,允開臺灣港口為通商口岸,俄國亦擠入簽約國,對臺灣之通商亦分得一杯羹。《雲林文獻》
1859 咸豐9年
○ 淡北漳、泉分派械鬥熾烈、艋舺、新莊、樹林、坪頂、迦納仔、桃仔園、南崁等地漳、泉亦鬥,廢屋人亡無計。《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西班牙屬地菲律賓聖多明峨會桑神父(Joseph Duttorus),在打狗建一教堂,這就是今天的高雄市前金天主堂的濫觴。《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60 咸豐10年
○ 中英戰爭清廷戰敗,訂天津條約。《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德國軍艦愛伯爾號駛抵當時之瑯矯(今恒春),強行登陸,為軍民擊退。《雲林文獻》
1861 咸豐11年
○ 池王爺廟,號代天宮,在縣城南,前後兩楹。乾隆年間公建,咸豐十一年重修。《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大尖山崩。《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62 同治元年
○ 北京條約,使臺灣四港(雞籠、滬尾〈淡水〉、安平、打狗)開放為國際通行港。《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彰化戴萬生叛亂,匪徒萬餘人經枋寮渡至林圯埔。《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地時震。《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63 同治2年
○ 林鳳池創建文昌祠(原址於今中山市場內)。《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1864 同治3年
○ 英國長老教傳入南部。《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英人約翰杜德到臺灣視察樟腦産地,偶然看到北部山地茶的栽培,便著手調查,結果發現臺灣適合種茶及茶葉的製造。杜德一面收購粗茶,一面貸與苗木資本,獎勵栽培和培制,而于同治六年(西元一八六八年)輸出澳門,大受歡迎,成為臺灣發展茶葉的基礎。
○ 英國長老教會,先在府城(今臺南市)傳道,以後轉到打狗的旗後(高雄市旗津),設立教堂,次年,又設新樓診所于府城,這是現在臺南市東門新樓醫院的 矢。當時英國長老教會,在臺灣的傳道士馬雅谷(Dr James Maxwell),李休(Hugh Ritchie)甘為霖(W. Camepbll)等,都是很能幹的人物。《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65 同治4年
○ 九月二十八日:大風,壞民廬舍。《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66同治5年
1867 同治6年
○ 美國商船那威號在臺灣南岬,即今鵝鸞鼻,觸礁沉沒。船長等乘小艇上岸,為番殺害。美水師提督彼理率軍艦二艘,趕赴其地討伐。番拒戰,美軍大敗。後經臺灣鎮道居中調停,酋謝不敏,置酒款待;並歸船人之顱,立誓和好,始勉強了事。《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因美國商船羅發號在臺灣南部遇風觸礁,船長等十三人逃生上岸,悉為龜仔角山胞殺害,致引起美對臺用兵,曾派二艦運陸戰隊強登龜仔角,為守土軍民擊潰,副艦長麥肯士陣亡,後重振旗鼓再戰,亦未討好,後由臺灣之鎮,道與美駐廈門領事李仙得協議,訂立和約,大意為“嗣後如有遇風失事者,生命由山胞妥為保護,交由政府官員配船內渡,如‘生番’再有殺害,官員應幫孥治罪”,美國人之有粉就是白(面子的意思),見好就收,還真有其歷史淵源。《雲林文獻》

1868 同治7年
○ 英人米裏沙至蘇澳,娶番女為婦,謀墾南澳之野,官兵止之,不聽,蕓稼如故。兵備道商之英領事,不聽。巳而米沙裏赴噶瑪籣(今宜蘭縣),途次溺死,其事始息。《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德人美利士與英人勾結,雇工至東部大南澳“番界”伐木墾荒,經清政府與德公使抗議交涉達二年,該德人使被強制出境。《雲林文獻》
1869同治8年
○ 而有安平之役。是時,因樟腦專賣之施行,引起英商洋行的不滿,以及列強的干涉,外患日見增多。《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英軍佔領安平港,到廢止樟腦專賣後,始行退兵。清季的安平港,並非在於今安平運河的漁港附近。實際上,是在於鹽水溪入海之處。《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70 同治9年
○ 桑神父為著教化屏東地方的平埔族,在今天屏東縣萬巒鄉,建立了一所赤山天主堂,這是臺灣現存最古的教堂建築物。前金、赤山兩個教堂成立以後,各地也先後建立了天主教堂,基督徒逐漸增加了。《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地震又傾圯,嘉義知縣包容倡修。日據後市區改正,盡撤之。清代嘉義城內主要街道有大街、布街、總爺街、米街、西門街臺北街仔等。
1871 同治10年
○ 琉球人殺臺灣番民。《辭海》
○ 琉球漁船遇颶風,至柴城(今屏東縣車城鄉)之海邊,為牡丹社番劫殺五十四人。日軍乃于同治十三年入侵,因而發生“牡丹社事件”。今車城鄉統埔村荒煙蔓草中,猶存一所琉球藩民五十四人之墓。《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日本對臺灣之竊據,處心積慮,概有年矣,早在清同治十年,琉球居民六十九人因風誤入牡丹社,被“生番”殺害五十四人,次年日本冊封琉球王,日外務卿副島種臣及參議員西鄉隆盛等,以藉琉球事件而進犯臺灣,並派樺山資紀(後曾為臺灣總督)赴臺,以互換通好條約為名,行實地調查地形之實。《雲林文獻》
1872 同治11年
○ 加拿大長老教會傳道士馬偕(George LeslieMACKAY),前來北部之淡水布道,次年,淡水教堂竣工。《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74 同治十三年
○ 反抗日兵入侵南部牡丹社。《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二月十八日本正式宣佈進兵侵臺,三月登陸瑯矯之社寮,四月毀牡丹等社,建大本營于龜山,作久駐之計,後經沉葆楨率軍來臺,幾經週折,換約退兵,然其竊據野心未減,直至達其目的為止。
○ 臺灣事件,與日本談判成立。《辭海》
○ 為處理牡丹社事件,派沉葆楨抵臺。《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五月,日酋西鄉從道遣日進、孟春、三國等艦至瑯玉(今屏東縣車城鄉)海面上陸,移陣龜山,開始與番交戰。旋進攻竹社、風港(今屏東縣楓港鄉)、石門(位於屏東縣車城、牡丹兩鄉之交界),從道亦乘高砂艦至。二十有二日,日寇攻破石門之險,陣傷番眾,諸番多納款,乃退守龜山,建“都督府”,設病院,修橋道,為屯田久駐計。於是,清廷乃命福建船政大臣沉葆楨視師臺灣,以防日寇。葆楨既入臺,籌防務,寡兵分汛,築炮臺于澎湖群島,設海底電線,以通福州之馬尾于臺灣淡水。嗣調淮軍助防。而日兵又先後至,凡三千六百五十八人。以溽暑故,沒者五百六十一人,時傳福建巡撫王凱泰將兵二萬將渡臺,茍一啟戰,日寇絕無勝計。因而和議始成,經允以賠款,十二月從道乃振旅歸國,所謂牡丹之役,始告平息。《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日本藉口琉球藩民遇害,出兵侵臺灣南部之牡丹社,後經允以賠款始去。清廷命福建船政大臣沉葆楨誓師臺灣;事平,奏開山撫墾,從此,北部、西部山地盛行採集樟腦,中部及東部的山地,交通建設,也積極展開了。是年,泉州提督羅大春,開建蘇澳、回瀾(今花蓮市)之間的驚險路徑,這是今天蘇花臨海公路的濫觴。當時羅大春所立的里程碑一方,現存于宜蘭縣蘇澳鎮名勝冷泉之旁。蘇澳法主公廟,及大南澳路旁,又各有開路碑一方。臺灣西部為前山,東部為後山。)之山道。自林杞埔(今南投縣竹山鎮起,經鳳凰山、楠仔腳、八通關、大水窟,越中央山脈脊嶺,沿轆轆溪(又稱拉古拉古溪)東下,以通東部之璞石閣(今花蓮縣玉裏鎮),計長二百六十五華里。日據時期,由於布農族山胞大舉抗日,道遂閉塞。後日人就原路重修,並築若干條支路,至民國三十四年,為颱風、洪水所摧毀,遂成廢道,有待重新開闢。當吳光亮築造此道時,曾設營于南投縣集集鎮茅竹南溪左岸。此地自古稱為八通關道之要隘,營房佔地五十余坪,歷經兵燹風雨,傾圮為墟,今佇茅溪鐵線橋望之,斷垣殘壁,隱約可見,資人憑吊。《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清廷於是派遣沉葆楨為欽差大臣前來臺灣,一面與日軍交涉,要求退兵,一面加強建設防務。審度地形,認為有必要積極開發後山,於是擬訂“開山撫番”政策,分北、中、南三路分別進行。中路由時任福建福寧總兵的吳光亮及副將吳光忠負責。而吳光亮率軍由“斗六門至牛相觸口”經過清水溪、進入竹山,過東埔蚋、崎腳、登上蜈蚣壟達大坪頂。《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75 光緒1年
○ 清光緒元年,吳光亮開鑿八通關道時,辟一支線,自集集經牛辒轆,至茅埔會合正道,勒石於今南投縣信義鄉之內茅埔楠仔腳陳有蘭溪之右岸,以資留念。文曰:“山通大海”,現仍為登山家所珍視。今南投縣山區,舊名水沙連,清季漳泉客三籍移民入墾,漳人以陰林山祖師像供祀于公廳為守護神。這神又稱慚愧祖師,與南投縣山區南投縣山區,舊名水沙連,清季漳泉客三籍移民入墾,漳人以陰林山祖師像供祀于公廳為守護神。這神又稱慚愧祖師,與南投縣山區之開拓有重大關係。今南投縣供祀陰林山祖師之祠廟,計有十八所之多。《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清廷準沉葆楨奏、新設臺北府、轄淡水、新竹、宜蘭三縣、及卑南、埔裏社二廳。《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增恒春縣,是年冬添設福建省臺北府,轄淡水、新竹、宜蘭三縣及基隆廳,原福建省之臺灣府則轄臺灣、鳳山、恒春、嘉義、彰化五縣及埔裏、卑南、澎湖三廳,此即為臺灣地區屬福建省之三府八縣四廳時期,而本縣地區仍為嘉、彰二縣所轄,惟當時已戶口增加,荒壤日辟,農村陌阡,雞犬相聞,世外桃源,隱約可見。《雲林文獻》
○ 吳光亮開發中路,由林圯埔至花蓮玉裏共二六五華里。《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總兵吳光亮率飛虎軍三營,以兵工開鑿通往後山(清時,稱臺獅球嶺在基隆市區南方麥帥公路隧道之頂上,地形險要,在鐵路、公路未辟之前,自基隆來往臺灣各地者,多逾此嶺,或逾月眉山。嶺上有一古炮臺,即當年林朝棟率勇抗法的古跡。現存淡水炮臺,以及澎湖馬公之孤拔墓,也都是中法戰爭的重要古跡。淡水抗法陣亡墓,位於淡水球場門外,原稱河南勇墓。而當地人誣為荷蘭勇墓,年前藉口辟路而毀之,不予以重建,有心人引以為憾。《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76光緒2年
○ 英國長老教會,創立了臺南長老教會學校,這是今天臺南市私立長榮中學之前身。《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1879 光緒5年
○ 設永濟義渡〈以渡船載人過濁水溪〉,住社寮及名間的濁水之間。《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十二月十五日大雨雹。《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80 光緒6年
○ 建臺北府儒學。《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清光緒六年,雲林知縣陳世烈,建一番學堂于久美社,聘粵籍名人陳圍安,教授山胞漢字、漢文。該學堂門前之巨石,鐫有“萬興關”三大字,今仍鮮明。該巨石,現保存于信義鄉羅那村信義派出所內。《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六月初三日大雨雪。《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八月二十二日颱風大作,三日始止,壞民廬舍甚多。《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十月初三日酉刻,星行入月後。《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1881 光緒7年
○ 三月初二日,天上出五彩圈十余個。《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 五月二十一日:地震,是歲布嶼饑。《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 地大震,後數年,法寇犯臺,境內安堵無害。《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82 光緒8年
○ 馬偕爭獲加拿大牛津郡信徒的捐款,創立理學堂大書院于淡水。該大書院的古老建築,現在仍舊保存于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校園中。鄰接于該校的淡水中學校園裏,還有馬偕的墳墓附近。又有一所英國墳山。馬偕傳道士曾以其堂兄馬偕船長之遺産,建立一所診所于淡水,這一所小診所,就是今天臺北、淡水兩地的私立馬偕紀念醫院的起源。《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八月九日:彗星兩見於東南。《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1883 光緒9年
○ 十二月:彗星見西方,是月地大震。《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1884 光緒10年
○ 五月四日(陰閏月)福建巡撫劉銘傳督辦臺灣軍務,設二府、八縣、四廳。《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與法宣戰,法封鎖臺灣。《辭海》
○ 中法戰爭,法艦窺視臺灣。六月十四日法艦四艘直逼基隆,法海軍副提督李士卑斯向守將曹志忠提出最後通牒:七月法水師提督孤拔下令封鎖滬尾、八月十四日(陽曆十月一日)攻陷基隆炮臺,登陸滬尾未成,自此不敢進犯臺北。《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中法戰爭勃發,一般民眾之排外心理,達到高潮,焚燬了各地的教堂甚多。戰後官方出資,重建了十余所的新教堂,以示賠償。現存八里坌,和尚洲各教堂等便是。這些教堂,屋頂並不樹立十字架,而代之以兩座小佛塔,藉以綏和民眾之排外情緒。
○ 由安南政變所惹起之中法談判,終於破裂而使兩國進入交戰狀態。四月,詔以提督劉銘傳為臺灣防務大臣,五月至基隆,設團練局。又于上海開臺灣軍械糧餉總局驟籌戰事。六月十四日,法水師提督孤拔乘旗艦奧爾札號,率戰艦五,載陸軍三千,入基隆,上陸大沙灣(今中正路海濱),我軍拒之,交戰二日法軍敗退,我軍士氣為之大振。八月十三日,法軍復攻基隆,以兵五百由仙洞上岸,劉銘傳予以迎頭痛擊,殺其百數十人。然法艦仍轟攻炮臺,銘傳屹立督戰。左右殪數人。眾請退,不聽。故士卒皆奮鬥。法軍既據基隆,逾月眉山,謀取臺北。棟軍統領林朝棟駐獅球嶺,相持匝月,法軍無法到達目的。此時,法軍亦曾攻略金包星(臺北縣金山鄉)、滬尾(臺北縣淡水鎮),皆受創去。於是,法軍別以四艦取滬尾。九月十九日黎明,將入口,炮臺擊之,乃去。翌日復至,先毀臺,然後上岸,肉搏進攻。守將孫開華邀擊之。張李成率士勇三百截其後,往來馳驟,當者辟易。法軍大敗,爭舟,多溺死,陣斬五十,俘馘三十。於是不敢再犯。李成,小名阿火,為梨園花旦,姿質嫵媚,顧迫於義憤,奮不顧身,剋敵致果。銘傳嘉之,授千總,其後以功至守備。十一年春正月二十一日,法軍猛攻獅球嶺。朝棟力拒,不退。法軍復至,戰及日中,移守六堵、五堵,蓋已迫近臺北矣。幸朝棟抗戰得法,法軍終被擊退,而于二月十三日轉往進攻澎湖,由今馬公鎮觀音亭登陸。十五日澎湖遂失。法酋孤拔既佔澎湖,苦無後援,且疫作,將士多沒,遂病死。以副提督李士卑斯接之。至三月,和議成,李士卑斯軍艦去。事平。詔命劉銘傳經理善後。當年臺灣居民,痛恨法軍之侵略,稱法人“西仔”。稱法軍之役為“西仔反”,備加敵視。今基隆市中正路大沙灣,日據時期叫做孤拔海濱,就因為這裡是法酋孤拔苦戰登陸之地。中正路的東側,基隆市公共汽車管理處旁,有一民族英雄墓,即為中法戰爭時我陣亡將士之墳墓。此墓,原在中正路西側山麓。日據時期,日人辟路毀基,士紳池清洋等醵資遷葬,憚日人之忌視,僅書“清國人墓”四字。至臺灣光復以後,始加以重建,並改稱為民族英雄墓。距此二百公尺之中正路東側,有法軍陣亡將士之墓地,現稱法國公墓。基隆市現海軍醫院,附近山上曾有炮臺一座,炮口針對於大沙灣,此炮臺為法軍所擊毀,今蹤跡無存。《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法國人亦有強佔臺灣之奢望,始於光緒十年(1884)三月,法艦入基隆港強行購煤,繼由法海軍副提督李士卑斯率艦四艘炮毀我基隆炮臺,旋水陸並進,我軍劉銘傳督戰,于基隆、獅球嶺、八斗仔、深澳坑、七堵、五堵、淡水各地展開拉踞戰,直至翌年六月,法軍侵臺夢醒,丟下水師提督孤拔屍骨而離澎湖。《雲林文獻》
○ 建德山岩。《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五月,地震連日,是歲法夷犯臺。《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1885 光緒11年
○ 法侵福建臺灣,尋議和,安南歸法。《辭海》
○ 中法停戰,法解除封鎖臺灣。《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九月五日臺灣建省派劉銘傳為臺灣省首任巡撫。《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臺南長老教中學成立。《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86 光緒12年
○ 設臺灣省。《辭海》
○ 劉銘傳為臺灣巡撫。《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新設雲林縣,縣冶卜地于林圯埔土名雲林坪處。
○ 縣治既經選定,循例便是建築城垣、衙署、壇廟等工作了,這些工作悉由當時的臺灣府經歷攝斗六門縣丞陳世烈負責進行。陳世烈字竺軒,廣東嘉應州人。二月,陳世烈奉檄調補臺灣府經歷,由廈門東渡,謁見巡撫劉銘傳時,劉即委以“設縣分治、度地築城、撫番招墾”等任務。三月,陳世烈南下,至斗六門,攝理斗六門縣丞。四月,據連橫《臺灣通史》撫墾志,巡撫劉銘傳以為欲經劃臺灣,自成一省,乃奏請設臺灣撫墾大臣,由巡撫兼任,以在籍太仆寺卿林維源為幫辦,設“撫墾總局”于大科崁,下設撫墾局、分局,“雲林撫墾局”即淵源於此。九月,巡撫劉銘傳選定林圯埔郊外的雲林坪為新縣建城用地。十月初一日,陳世烈自斗六門移駐雲林坪,設“雲林城工總局”,自任督辦,專督城工,另設了一個“雲林撫墾局”,則自任委員,辦理撫墾事宜,與城工分頭並進。
○ 進口二六五萬元,出口一五三萬元,因為連年進口超過出口,臺灣財富流出海外,數量極多。至於臺灣農、礦産物的出口,早由洋行包辦,並且任意決定它的收購價格,所以生産者及商人的地位,日見不利。因此普遍地醞釀了排外的空氣和風潮。國際間的糾紛,時時發生。
1887 光緒13年
○ 臺灣建省,臺灣府移設現臺中,原臺灣府改稱“臺南府”,自是始有臺南之地名。翌年,臺灣府改稱安平縣。《洪敏麟臺灣地名沿革》
○ 集集鎮大山裏柴橋頭路旁,有一高可五尺,寬約一丈之巨石,橫鐫“化及蠻貊”四大字。前書:欽命布政使銜暑臺灣兵道撫番開墾處。末署:大清光緒十三年春雲林撫墾局委員陳世烈題。又,林尾裏濁水溪右岸,有一高約七尺、寬約四丈之巨石,鐫“開闢鴻荒”四大字,亦世烈書,皆清季開山撫墾之古跡。南投縣鹿谷鄉,鄉治附近公路旁土地廟側,有石碑兩方,其一鐫有光緒元年解除入山禁令之告示,另一為居民歌頌吳光亮開路撫墾之功績,文曰:“德遍山陬”。《臺灣歷史民俗林衡道》
○ 劉銘傳奏請興築臺灣鐵路。
○ 督辦雲林城工總局陳、為光緒十三年二月初一日,建竹城首先興工林內莊總董鄭綿昌立“家傳尚義”匾,匾在斗六堡林內莊。《雲林採訪冊》
○ 因人口日增,開拓地區日廣,臺灣獨立設省,下設三府、十一縣、四廳、一直隸州(臺東):新設雲林、苗栗、臺灣(臺中)縣,原臺灣縣改為安平縣、原臺灣府改為臺南府。本地屬新增設的雲林縣。縣治設于林圯埔(今之竹山鎮雲林裏)。雲林縣縣名由來據連雅堂臺灣通史雲:“雲林縣始於建省之時,雲林縣兩字則自“雲霧”、“森林”。
○ 劃嘉義以北之地,經營新邑,縣治設于林圯埔(注:今之竹山鎮)雲林坪(注:今竹山鎮之雲林裏),故為雲林縣。雲林縣兩字則自“雲霧”、“森林”。(注:雲林縣治于光緒十九年遷斗六)。
○ 由於外國人屢次佔臺,促使清廷對臺之重視,于八月核準臺灣建省,劃本省為三府,十一縣,一直隸州三廳,計:臺灣府領臺灣,彰化、雲林、苗栗四縣,埔裏社一廳。臺南府領安平、鳳山、恒春、嘉義四縣,澎湖一廳。臺北府領淡水、新竹、宜蘭三縣,基隆一廳。 直隸州為臺東。《雲林文獻》
○ 新設之雲林縣為臺灣省臺灣府所轄四縣之一,縣治先設于林圯埔(今南投縣竹山鎮),
○ 雲林建縣始於光緒十三年臺灣建省,時臺灣巡撫劉銘傳劃嘉義縣九堡,彰化縣七堡成立雲林縣,屬臺灣府。這十六堡除包括今雲林縣全部外,還有今嘉義縣的新港、梅山、溪口三鄉鎮的一小部份,及南投縣竹山鎮、鹿谷鄉之全部,信義鄉的部份山地。雲林初以林圯埔(竹山)為縣治,光緒十八年(1892)遷到斗六門,迄于割讓。
○ 據《臺灣中路撫番案稿》:臺灣建省,新置雲林縣,福建臺灣巡撫劉銘傳親至各地踏勘,認為林圯埔“居中路之心,扼後山之吭”,位置周中,因而選定為雲林新縣的縣治,由知縣陳世烈倡地方士紳捐修,築土垣環植竹三重,周圍一千三百丈,高六尺。並在城外建“旌義亭”亭內勒石題謂“前山第一城”。臺灣建省,時臺灣巡撫劉銘傳劃嘉義縣九堡,彰化縣七堡成立雲林縣,屬臺灣府。這十六堡除包括今雲林縣全部外,還有今嘉義縣的新港、梅山、溪口三鄉鎮的一小部份,及南投縣竹山鎮、鹿谷鄉之全部,信義鄉的部份山地。
1888 光緒14年
○ 光緒十四年署理雲林縣正堂陳,為林內莊總董鄭必昌立“尚義急公”,匾在斗六堡林內莊。《雲林採訪冊》
○ 于臺北設郵政總局。《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臺北開始裝設電燈。發電所設于撫南街(今博愛路及延平南路)《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架設八堵、基隆鐵橋。《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基隆河發現沙金。《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大旱,五穀騰貴。《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大尖山崩。《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89 光緒15年
○ 臺北府城興工、先建八門、四樓。《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五月大雨連日,田園多浸。《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90 光緒16年
○ 七月大雨水。《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九月開始鑄造銀元。《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91 光緒17年
○ 四月二日劉銘傳因病請辭巡撫職,邵友濂接任。《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大雨。衝壞村莊埤圳。《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十月臺北府城略建成、周圍六百五十丈,費用二十一萬五千兩。《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十月臺北至基隆段鐵路竣工。《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現安平區公所、安平鹽務局,也都是清季建造的洋房。該區公所之房屋,原是總稅務司公館,樓臺巍峨,環境幽美,是一所值得保存的古跡。
1892 光緒18年
○ 縣治遷到斗六門,迄于割讓。〈雲林初以林圯埔《竹山》為縣治〉。
○ 撫墾總辦林維源建“欽差行臺”。《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設沙金總局(基隆)。《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清政府曾通令各州、縣編志,當時任雲林縣之儒學訓導倪讚元主其事,編成“雲林縣採訪冊”一部,未及成書,日人已據臺,為其掠奪,手抄成冊,作為施政之資,此項手抄本為雲林縣第一部史書,極為珍貴,已成為國寶級文物,光復後曾有出版商酬以鉅資排字出書,今已難求其版本,據傳持此手抄本者,視為奇貨,非重金不予割愛。
○ 八月十八日:大風三日,損壞民舍、大木斯拔、五穀損。《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 十二月大雪,五穀、豬羊多凍死。《雲林採訪冊布嶼西堡》
○ 光赭十八、十九年,清、濁二溪皆漲,附近村屋內水深數尺。《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光緒十八、十九年皆暴風。《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1893 光緒19年
○ 陳聖王廟 號廣福宮,在縣城西南。前漳邑士民公建,同治年間毀,至光緒十九年,紳士陳一昌等倡捐重建。《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城隍廟,在縣城東。光緒十九年縣治移駐斗六,暫蓋竹屋供奉神像。《雲林採訪冊斗六堡》
○ 雲林縣治遷往斗六。《竹山編年大事記涂有忠》
○ 遷縣冶于“斗六街”,築土墻為城垣,其高八尺、厚五尺,周圍一千六百丈,環植竹于四週,外鑿濠溝,開四門,移用“雲林城”於此,抵此“斗六”改稱“雲林”。
○ 新設之雲林縣為臺灣省臺灣府所轄四縣之一,縣治先設于林圯埔(今南投縣竹山鎮),于光緒十九年移治斗六,當時之區域,據臺灣省通志等記載:“劃嘉義縣上自石圭(龜)溪水源起,下訖海口止。劃彰化縣自濁水溪起,至番挖港止……東至八同(通)關番界民站八十里,西南至嘉義縣交界之興(新)化店三十里,西至五條港虎尾溪一百一十里,北上至埔裏(裏)社交界之濁水溪三十里,下至彰化縣之番挖一百二十里”。由此可知,當時雲林縣之區域,除含今二十個市、鄉、鎮外,尚包括今嘉義縣之新港、梅山、溪口三鄉一部份,南投縣之竹山鎮、鹿谷鄉全部,信義鄉一部份至花蓮縣為界。計轄十六堡、七百三十八莊,十二社。各堡所轄之莊社及與今之市、鄉、鎮地名,概述如次:
劃自嘉義縣九堡,位於虎尾溪之南:
斗六堡:轄城內四莊,城外六十三莊,計六十七莊。現斗六市除施瓜寮、竹圍子、十三份以外,均屬之。現林內鄉之林內、九芎林、湖山寮、坪頂。現古坑鄉之棋盤厝、新莊、溪邊厝、高厝林子頭、荷苞厝、水確。
他裏霧堡:轄五十一莊,一社。現鬥南鎮全部。現古坑鄉之古坑、湳仔、麻園。現虎尾鎮之惠來厝、過溪子。
打貓東堡:轄三十莊。現古坑鄉除原斗六堡、他裏霧堡所轄之外,全部均屬該堡。現嘉義縣梅山鄉二坪子地方。
打貓北堡:轄十八莊。現大埤鄉全部。現嘉義縣溪口鄉潭鬥寮、遊厝。
大坵田堡:轄四十五莊。虎尾鎮除惠來厝、過溪子外均屬之。現士庫鎮除馬公厝外,均屬之。現東勢鄉月眉、呂厝。
白沙墩堡:轄二十三莊。現元長鄉全部。
大糠榔堡:轄三十三莊。現北港鎮除番子厝,海豐以外,均屬該堡。現水林鄉之水林、土間厝、車巷口,春牛埔。
蔦松堡;轄十莊。現水林鄉頂蔦松、後寮、舊仔埔、溪墘厝。
尖山堡:轄五十四莊。現四湖鄉全部。現口湖鄉全部。現水林鄉萬興、尖山、食水掘、大溝、牛挑灣。現北港鎮番子厝、海豐。
〈按:當時雲林縣所轄堡數有十五、十六、十七不同之記載,且稱謂有異,如蔦松堡有稱蔦松北堡,現嘉義縣新港鄉之侖仔,原屬打貓西堡,因屬雲林縣所轄,由於其戶少,雲林採訪冊將其併入打貓北堡統計,致導致堡數不一。〉
劃自彰化縣七堡,位於虎尾溪以北:
溪洲堡:轄三十九莊。現斗六市竹糰子、施瓜寮、十三分。現林內鄉烏麻園、烏涂子、灣龜頭。現莿桐鄉新莊、湖子內、頂麻園、後埔、樹仔腳、大埔尾、油車。
西螺堡:轄五十三莊。現西螺鎮全部。現莿桐鄉莿桐、義和、興桐、新莊、番子、甘厝。現二侖鄉新莊仔、港後部份。
布嶼東堡:轄四十六莊。現二侖鄉全部。現侖背鄉侖背、羅厝、侖前、崩溝寮。
布嶼西堡:轄六十一莊。現褒忠鄉全部。現土庫鎮馬公厝。現麥寮鄉興化厝。
海豐堡:轄六十八莊。現麥寮鄉除興化厝以外,全部屬該堡。現東勢鄉東勢厝、牛埔頭,下許厝寮。
沙連堡:轄一百三十一莊,十一社。現南投縣竹山鎮除鯉魚頭堡部份外,全屬之。現南投縣鹿谷鄉全部。現南投縣信義鄉西南山地一部份。
鯉魚頭堡:轄六莊。現南投縣竹山鎮勞水坑、桶頭、福興、山坪頂、鯉魚尾。《雲林文獻》
○ 臺北至新竹鐵路通:全長六十二英里,實費一百二十九萬五千九百六十一兩。《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滬尾輸出茶葉共一六、三九四、○○○斤。《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臺北建“明道書院”。《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基隆建“崇基書院”。《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1894 清光緒20年日明治27年
○ 三月二十九日南韓東學黨反亂、六月八日清廷出兵朝鮮、六月十二日日本出兵、八月甲午戰爭。清廷派邵友濂籌設防務,以林維源為會辦、劉永福為幫辦。八月楊岐珍率十營駐臺北,張兆連十三營守基隆、林朝棟十營守獅球嶺、李木清(後由廖得勝代)以七營守滬尾、朱上泮守中路、劉永福以黑旗軍八營駐臺南、臺紳進士丘逢甲率士勇軍守彰化、新竹。《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九月邵友濂調湖南巡撫、唐景崧接任臺灣巡撫。《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雲林縣訓導倪讚元纂《雲林採訪冊》。其目錄包括斗六堡、大榔東堡、蔦菘北堡、尖山堡、海豐堡、他裏霧堡、西螺堡、白沙墩堡、大坵田東堡、溪洲堡、沙連堡、打貓東堡、打貓北堡、布嶼東堡、布嶼西堡。
○ 斗六堡,附縣;縣城建於斗六街,周圍一千一百六十丈,土墻高五尺,寬八尺,濠深七尺,廣八尺。種竹為城,分東西南北四門。東以觀音山與鯉魚頭堡分界,西以大北勢莊與他裏霧堡分界,南以庵古坑溪與他裏霧堡分界,北以虎尾溪與溪洲堡分界。堡內東西相距十四里,南北相距十三里。時林內莊〈今林南村〉142戶,480丁口;坪頂莊〈今坪頂村〉50戶192丁口;斗六東〈今林茂村〉60戶,242丁口;九芎林〈今九芎村〉210戶620丁口,屬斗六堡。〈雲林舊無縣治。設斗六縣丞,分隸嘉、彰兩縣。光緒十三年。前爵撫部院劉奏請設縣。隸臺灣府,建署于沙連堡之林圯埔。十九年,撫部院邵題請移治斗六:是為雲林建設移治之始。〉
○ 溪洲堡,在縣之北方;東以觸口與沙連堡分界,西以郡大路與西螺堡分界,南以朱丹灣溪與斗六堡分界,北以濁水溪與彰邑東螺堡分界。堡內東西相距二十里,南北相距十二里。時芎蕉腳〈今重興村〉64戶263丁口;烏涂仔〈今烏涂村〉60戶300丁口;烏麻園〈今烏麻村〉34戶164丁口。屬溪洲堡。〈溪洲堡,原屬彰化縣轄,志光緒13年,分歸雲林縣〉。
1895 清光緒21年
○ 訂馬關條約,割臺澎給日本。
○ 二月廿九日(陽曆三月廿六日)日本北志島混成支隊佔領澎湖。《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三月廿三日(陽曆四月十七日)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五月二日(五月廿五日)臺民求援清廷未果成立臺灣民主國。《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五月六日(五月廿九日)日本近衛師團自澳底登陸。《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五月廿五日(六月十七日)日本正式接管臺灣。《西螺七嵌與臺灣開拓史》
○ 日人開始武力佔據臺灣。
○ 八月,設臺灣民政支部雲林出張所。
○ 十月五日,簡義與徐驤所率領民軍在斗六抗日,徐驤戰死後,簡義即率領民軍退入雲林縣斗六與林屺埔街交界的觸口山與大坪頂一帶〈今竹山往林內,清水溪與濁水溪匯合處〉山區,會合柯鐵建立“鐵國山〈今古坑鄉〉”為武裝抗日基地,做長期抗日計劃,留下臺灣中部壯烈武裝抗日史實。
○ 日本總督府公佈“林野取締規則”律令,將臺灣的山林土地一一收歸官有。
(來源:ntw.com.tw)
編輯:system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