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

蔣介石因何要處置抗日血戰常德的師長

時間:2010-08-19 08:37   來源:鳳凰網讀書

  在救援無望的情況下,余程萬含淚向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發出了最後一封電報:“彈盡人亡,城破,友軍觀望不前。大街小巷混戰一團。職率副師長參謀長死守中央銀行。職余程萬謹叩。”口述完畢,即欲舉槍自裁,左右衛士見狀,趕緊奪下槍支,苦苦勸阻。

  12月3日早,余程萬來到柴意新團,召開團級軍官會議,討論突圍問題。余程萬説:“我想讓柴團長帶領大家從德山突圍出去尋找援軍,大家意下如何?”杜鼎問道:“那你呢?”“我?我是主官,我留守中央銀行堅持抗敵!”余程萬很乾脆地説。

  “那怎麼成?!你是主官,你更應帶著大家突圍,你在,我們57師就在!再説,援軍帶兵的起碼是師長以上的將軍,我一個團長,怎麼能指揮他們,還是你突圍我來守城吧!”柴意新帶著乞求的眼光説。

  余程萬低頭繞室走了幾圈,停下步,他望著柴意新説:“好吧,兄弟,保重!”説罷,他上前一步,緊緊地摟著柴意新的肩膀,久久不願鬆開。

  要分別時,柴意新似乎記起了什麼,他一把將身邊的書記官吳榮凱推到杜鼎跟前,對杜鼎説:“杜團長,你把吳書記官帶上吧!”

  吳榮凱此時年方23歲,他哇地一聲哭道:“團長,你留下我吧!”

  柴意新生氣地説:“我留下是拼命呀,你是個書記官,你年青,你留下幹什麼?走吧!”

  就這樣,柴意新帶著51個人留在了城裏,余程萬則帶領包括兩名團長、兩名美國記者(內有著名記者愛潑斯坦)在內的200多人縋城而出。行到沅水岸邊,他又突然折身返城,入掩避體電話總機處與柴團長通話,言未數句,電線折斷,始決意緣梯出城,渡江南走。

  輾轉遊擊至12月8日,余程萬終於等來了盧道源的第58軍。9日,他率領杜鼎及尚能行動的80余名士兵,協同援軍由德山挺進常德東門。此時城內敵人已退,余師搜索前進,終於光復了常德古城,而柴意新及其他留城戰士均壯烈殉國!

  蔣介石指示要將余程萬判處死刑,但余程萬最終未死,而廖齡奇卻實實在在地被他當成了殺雞儆猴的祭品

  在打掃戰場清理戰友遺體時,吳榮凱發現了身中4彈的柴意新,他的軍服已被鮮血染透。“他説我年青,把生的希望留給了我,可他那時也才30齣頭,剛剛結婚7個多月啊!”82歲的吳榮凱老人回憶這段往事時,依然淚水漣漣,泣不成聲!柴意新是川南人,陸軍大學特別班第5期畢業,曾任74軍代理軍參謀長,死後被追授為中將。

  常德會戰後,余程萬集合57師的殘部,調遣桃源桃花坪一帶補充、駐防。不料,軍長王耀武對他丟城棄卒、自己突圍的做法始終不理解、諒解,戰後檢討會上,蔣介石以常德失守,余程萬最終擅離陣地,未盡守土保民之責為由下令將其撤職、扣押,送交軍法處審判,並指示要將他判處死刑,蔣在其日記中揚言要親自審訊余程萬。隨即,余程萬被押解重慶。

  消息傳到常德後,常德民眾群情激昂,6萬多民眾簽名作保,求免余程萬一死,第六戰區司令長官孫連仲也出面求情,57師的殘部更是感到奇冤難辯:指揮官竭盡全力守城了,為什麼還要被處罰?

  最終,蔣介石可能意識到自己冤枉了余程萬,但又不願認錯,遂以判其服刑2年了事。1945年雪峰山之戰時,已升任第24集團軍司令長官的王耀武也覺得誤解了部下,於是向軍法處説情,將余程萬保了出來,在第24集團軍服役,漸升至第26軍軍長。1949年12月,雲南盧漢起義,余程萬亦有走上光明的舉動,但事機不密而被剝奪軍權,後自臺灣移住香港新界,1955年8月27日被人刺殺。

  常德血戰感動了苦鬥中的中國人民。大作家張恨水先生以常德之戰寫成了第一部反映正面戰場抗戰的長篇小説《虎賁英雄》,以頌揚英烈事跡。常德百姓為紀念忠魂,自發募捐,于1944年3月在市郊東側建成了佔地達30000平方米的陣亡將士墓地(現常德會戰陣亡將士公墓廣場),以志紀念。

  需要提及的是,這次會戰雖然蔣介石想殺余程萬而沒殺成,但74軍的另一位師長廖齡奇卻實實在在地被他當成了殺雞儆猴的祭品。原來,當一天夜裏廖齡奇率58師在常德週邊轉移陣地牽制敵人時,猛然間遇上了千余敵騎兵部隊,幾路敵騎呼嘯而來,58師雖素稱紀律嚴明,但仍被衝得七零八落,廖齡奇是躲在一處蘆葦中方免一死的。此事震驚了第九戰區司令長官薛岳,蔣介石遂在軍事會議上以臨陣逃脫罪宣佈廖齡奇死刑。臨死前,廖齡奇遺書三封,一呈其母處理家事,一致其表弟結算師部賬目,一囑其妻改嫁他人,並將遺書送蔣介石備閱。

  廖死後,58師師長由副師長張靈甫接任。

編輯:李丹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