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書

愛與生命的禮讚

時間:2013-11-19 16:05   來源:光明日報

  周國忠的長篇紀實散文《弟弟最後的日子》(作家出版社2013年8月出版)是近年來一篇關於生命、大愛、親情的優秀之作。作家以飽蘸深情的筆墨,追述了弟弟周家忠患上癌症最後的時光,書寫了一曲關於生命和愛的輝煌篇章。

  人有生老病死,自古而然。如何對待生老病死,卻有著不同的態度。史鐵生説:“死是一個必然降臨的節日。”而回族女作家馬金蓮在中篇小説《長河》中寫道:“村莊裏的人,以一種寧靜大美的心態迎接著死亡。”又説:“死亡是潔凈的,崇高的。”史鐵生把死亡看作一個節日,馬金蓮認為死亡是一種“大美”,潔凈而崇高。一般我們把死亡的崇高和犧牲聯繫在一起,似乎沒有宏大敘事的背景公務犧牲,平民百姓的正常死亡就是平淡的、無價值的。周國忠的弟弟周家忠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工人,在年方四十的時候患上了癌症,生命以倒計時的方式開始了。然而,這倒計時的時光,仿佛是生命的重新出發。他一邊治療,一邊學習,以至於最後的日子,成為他生命中最好的日子,最有華彩的歲月。當然,周家忠能夠面對死亡,視死如生,向死問生,除了他的學習和修煉之外,還在於得到親情的呵護,尤其是他的哥哥和嫂子的無私幫助。他們譜寫一曲親情的頌歌,也是愛的禮讚。弟弟的疾病,讓周國忠全家動員起來一起面對死神來襲。

  周國忠在書中寫道,在弟弟生命的最後時光裏,弟弟撰寫了20多萬字的講稿,在家庭聚會上做了46次講演,這對於只有初中文化的工人來説,是不可思議的事。在死亡之神的“鼓勵”下,弟弟似乎換了一個人,“斷開了俗世的鎖鏈,擺脫了黑暗的轄制,以一種生命鮮亮的形式,豐富了閃爍星光的生命旅程,使我加深了對生命品質、生命厚度、生命寬度、生命價值的認識”。他還感受到弟弟“在愛中建立了自己”,這可以説是這部作品的主題。癌症患者在愛中找到光亮,找到了生命的真諦,找到人的尊嚴,同樣作為哥哥的周國忠也在愛中找到了自己。這是救贖與被救贖的關係,起初是哥哥在幫助弟弟,後來弟弟的言行也救贖了周國忠和他的家人。在這樣一個被某些人視作利益和金錢為價值觀的社會裏,周家忠的疾病帶來了靈魂的洗禮,帶來了人倫上的美好回歸。

  看電視上一些辯論和法理的欄目,經常看到兄弟姐妹為房産、為父母的養老而爭論不休,煮豆燃萁,敗壞人倫,甚至大打出手,既沒有人的尊嚴,也沒有愛的回聲。説到底,就是讓金錢和利益遮蔽了心靈,污染了靈魂。《弟弟最後的日子》讓我看到了愛的力量,看到了人倫的美好,看到了心靈的光輝。尤其是作品中嫂子的形象,更是平淡中的燦爛,她耐心地、無怨無悔地照顧弟弟,最後反而要感謝弟弟,感謝患病的弟弟用生命的光亮照亮了日常生活的道路。一個充滿感恩的家庭,是充滿陽光和希望的家庭。

  愛凈化了靈魂,愛也讓死亡釋放出生命的光輝。我在讀這本書時,一再被感動,這種感動是源於對大愛的尊崇,源於對生命的尊重,也源於對有信仰靈魂的信服。一個生命對另一個生命的追憶,一個靈魂對另一個靈魂的呼喚,一個大愛對另一個大愛的印證,構成了全書回腸蕩氣的抒情性敘述,是一種祭奠,也是一種文字之碑。

  中國古代向來有祭文的傳統,常常是親人對逝者的緬懷,也是對逝者生平的記述,是對亡靈的慰藉,更是對生者的心靈安慰。這些年來,好的祭文難得一見,而是一些千篇一律、大同小異的悼詞,這是因為內心裏沒有靈魂的概念,忘記了身體內部還有一個核的存在。生者無魂,自然不會想到對死者靈魂的撫慰和安息了。不過,一些通過對親情的表達和對逝者的懷念,出現了部分優秀的祭文類作品,閻綱追憶女兒的《美麗的夭亡》、周大新緬懷兒子的《安魂》、彭學明悼念亡母的《娘》,都是屬於親情類的祭文,緬懷親人,寫出了人性的光輝。周國忠的《弟弟最後的日子》也是一篇優秀的祭文,是感性和理性高度融合的美文。他們的實踐,為祭文這一古老的文體增添了新的審美元素。

  (作者為《小説選刊》雜誌副主編)

編輯:楊永青

相關新聞

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