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特稿

福州臺企更替期:“臺商2.0版本”怎更新

2012-02-16 08:03     來源:福建日報     編輯:王思羽

  福州臺企進入更替期,“臺商2.0版本”該怎樣更新?圖片來源:福建日報

  近日,記者在採訪中了解到,來榕子承父業的臺商二代數量大概不到兩成,雖然多已接掌企業部分業務,但順利且全面完成交接棒者仍是寥寥。如何順利完成管理權的轉換和執行力的延續,一些受訪台商給出了不同的建議。但不約而同的是,不管是較早接班,還是剛剛換代,甚至正待退向幕後的老一代臺商,都對於“臺商2.0版本”能否快速且順利更新,深感迫切。

  “完成時”:若要接班就得趁早

  福州協特來照明公司董事長、福州臺商協會會長蔡聖雖然也有些白髮了,但他也是一個二代臺商,只不過是在上世紀90年代就跟著父親來福州打拼。蔡聖表示,以福州臺企為例,現在很多都是聘請職業經理人,只要企業上了軌道,子女接班與否並不是很大的問題,比如華映光電等就是此例,“真正存在接班難題的主要是中小型的臺企”。

  如何才能順利接班?蔡聖認為若要傳幫帶,當然得趁早,最好在子女大學畢業後就過來。時間拖久了,子女在臺家庭和職場變得穩定,來大陸自然要經歷一番取捨,沒辦法義無反顧地投入工作。並且,其思維方式基本定型,也易上手企業事務和融入當地。

  此外,蔡聖表示,第一代臺商受教育水準大多不高,屬“草莽英雄”,第二代接受的多是精英教育,更希望用所學來“改造”企業,一下進入企業有時容易和老員工有所衝撞。把子女放到其他企業中去“孵化”鍛鍊,不僅可以讓這些年輕臺商避免閉門造車,也能真實了解發展大環境,並證明自身實力。

  記者同時了解到,臺北經營管理研究院曾接到一個特別的任務,一位知名臺商拜託其找30個優秀的臺灣年輕人,將他們送到大陸跟兒子一塊接受訓練,組成兒子的未來專屬團隊,以改變過去臺商企業接班時“少主”配“老臣”的模式。

  “進行時”: 充電才能繼續發力

  陳秀容是福州臺商二代中少數很早就出來獨掌一面的例子,雖然對她來説這個過程來的有些早、有點突然:1997年父親陳信維猝然離世,不僅留下了曾經開發福州首家集購物、娛樂、餐飲為一體的先施百貨,以及首例辟有空中花園的先施大廈等,當時具有地標意義的大手筆業績,也讓這個算得上我省第一家臺資房地産開發企業的先施公司,下一個領頭人怎樣上位接班的問題,變得刻不容緩。

  1993年就已來榕的陳秀容,以前僅是經營先施集團在福清的興融娛樂城,與父親的交集並不多。這讓陳秀容及其同輩的家庭成員花了多年時間,來理順父親留下的資産,以及公司與合作企業之間的複雜關係。其間,陳秀容也曾有許多零星的小投資,但一直沒有做大項目。

  直到2008年,在經濟最不景氣的觀望中,陳秀容出人意料地投入4000多萬元,在福清拍得90畝土地,計劃投資8.72億元,興建當地首個城市綜合體——富創世紀城。目前,集商務、娛樂、購物等為一體的該項目,已引進香奈兒等68個國際一線品牌,計劃今年底全部投入使用。

  父親以百貨起家,陳秀容在接班後,將目光對準福州區縣及周邊城區的購買力,再度以全新百貨的模式發力。談到兩代人之間的不同,陳秀容説,父輩大多埋頭苦幹,而年青一代的較高學歷産生了一些不一樣的觀念。如今,她已在華僑大學完成EMBA課程,現在又成了福建農林大學企業管理研究生班的學生。正是不斷學習新的經營理念,才讓她決定啟動這個較為創新的城市綜合體項目。

  普遍感慨: 創業難守業更難

  近年來,許多在閩臺商陸續開始為接班大戲謀篇佈局。很多臺商二代被發送到基層熟悉業務。連江瑞邦金屬製品有限公司總經理陳珮瑜,主要負責協調調度,保證産品交期與品質,而技術、投資和工廠規劃等則由父親兼董事長的陳英男來處理。這兩年經濟危機的影響,讓陳珮瑜深感創業難守業更難。

  2003年,在美國讀書回到臺灣後,陳珮瑜對心理學産生了濃厚興趣,本想通過考取醫師資格,從事心理學方面的工作。但在父親一紙令下,只能放棄理想,搬到了連江工廠宿舍裏,開始“以廠為家”的生活。剛開始,父女共用一間辦公室,兩張辦公桌並列排放,言傳身教讓她很快熟悉了相關業務。雖然後來分開辦公,但陳英男並未全部放手,“因為她畢竟不是學這個專業的,管理上或許沒問題,但在許多技術性的問題,就沒有這個經驗,所以我一直沒辦法退休啊”。

  “扶開工再送一程”,成為許多老一代臺商希望讓事業繼續發展的接班方式。記者採訪中還發現,許多來閩接班的臺商二代甚至比自己的父輩走得更快,在自己子女還是青少年時期就把他們從臺灣接過來。除了便於照顧,還希望在大陸競爭激烈的環境中培養“3.0版本”的進取心。另一方面,大陸的發展空間廣闊,即便不接班家族企業,子女一樣可以在這裡找到自己的一番天地。(本報記者 陳夢婕)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