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首頁推薦

施振榮:IT黃埔校長

2009-08-11 13:56     來源:華夏經緯     編輯:張蕾
    “當年完全沒想到他會創業,更別提經營一個跨國企業。”施振榮的太太、創業夥伴葉紫華女士回憶道:“左看右看,他都不具備生意人的特質。因為他害羞、木訥、不善交際,既不耀眼,也沒有什麼雄心壯志。”

    “我年輕的時候,就想做臺灣交大的校長。”施振榮説。只是在他碩士畢業時剛巧碰到了臺灣電子業的興起,“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施振榮認為如果有那麼多的工程師都不能把技術和市場相結合,“那要工程師做什麼用?”

    由此,華人世界多了一位“集優秀的工程師、傳統的中國生意人、先鋒派經理與國際企業家于一身”的商業領袖;但值得慶倖的是,也並沒有失去一位出色的“傳道、授業、解惑”者。“IT教父”的價值並不僅在於用100萬新台幣打造了一個全球第二大的PC品牌,更在於孵化和正在孵化一批巨人,塑造了一個産業,影響了一大批人。

    “IT黃埔軍校”校長

    如今已經聲名顯赫的宏碁、緯創、明基、友達、華碩,都與施振榮有關。號稱臺灣IT黃埔軍校的宏碁培育了臺灣半數以上的科技人員和高管人員。

    在施振榮執掌泛宏碁集團時,旗下主要的事業包括宏碁、明碁電通以及緯創。明基當時是宏碁的渠道,也是宏碁旗下的品牌。時至2001年12月,明碁宣佈自創BenQ品牌,正式棄用Acer,而友達則是明基的子公司;此後緯創也從宏碁中剝離出來,Acer徹底變身品牌公司,緯創則負責代工。由於不認同宏碁空降的管理者,施崇堂選擇了“空降到”華碩,施的到來使得華碩增長了20多倍並坐上了主機板業界全球老大的位置。

    在施振榮60歲退休之時,他説:“我下面可以接班的人選應該有10個以上。20多年中,變數很多,最看好的有的已經離開,像華碩電腦現在的董事長施崇堂。”但是他自己也説,那些跟隨自己十年以上的人從宏碁出去都會有所成就。比如施崇堂,“如果當年他沒有離開,雖然對宏碁而言好一點,但是對整個社會的作用就不會像現在這麼大了。”

    這取決於宏碁從創業開始,就提倡“師傅不留一手”的薪傳文化。所有的宏碁員工,雖然沒有很正式的入職培訓,但都會有豐富的在職培訓機會。主管、員工可以通過郵件直接向施振榮反映工作問題;也會有資深主管主動帶員工去拜訪客戶。

    對於員工,施振榮總是“不吝于為他繳學費”,“你一插手就完了——他怎麼長大?”最為人所樂道的例子就是其對宏碁創業原來之一的黃少華的態度。當時網路熱潮初起,黃少華力主投資網際網路,儘管施振榮感覺燒錢速度過快,但“既然已經交給他,我就尊重他的想法”。儘管最終這塊投資失利,但施振榮仍説,“小孩子要碰熱水,燙過一次就不碰了。你不讓他碰,他總不知道燙。”

    “人才流失難以避免,但如果大家都不訓練,社會的人才誰來負責?”施振榮提出了“客戶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的原則。雖然人都是利己的,“但若結果是他人的利益得不到保障,自己如何獨樂?”

    “剩餘價值”再利用

    “請大家多多利用我的‘剩餘價值’。”施振榮退休之後在一次接受採訪時笑言。

    退休之後,“我也想能夠多寫幾本書。”施振榮説,“我對於自創品牌、製造代工、國際行銷、財務規劃、研究發展、組織再造與變革管理等各個層面的經驗,希望能給大家提供一些參考的價值。”這是他最樂見的,畢竟為了這些經驗,宏碁花了高昂的學費。

    這背後更深層次的原因,是“我們從小受到的教育是,中國人積弱百年,沒有現代化,在國際上被看不起。如何才能改變這種情況呢?”施振榮是在行動的有心人,創業是一條路,但總不及“傳道”速度快。因為“失敗的路子都差不多,很容易從中吸取教訓”。1996年,施振榮就規勸剛開始國際化的柳傳志要專注。

    宏碁“標桿學院”則是承載其“校長夢”的另一個平臺。“我的想法是雖然美式管理的書籍及材料非常豐富,但是似乎無法完全套用在華人企業上。”施振榮因此一方面引進國外管理以及自我成長的課程,一方面以他自己的經驗以及借力其他經營大師,設計出適合華人企業成長、品牌行銷和企業再造的課程設計。

    而在60歲之際,施振榮又再次“創業”,聯合一批“老宏碁人”成立了被稱為“智慧銀行”的中華智融(ID Soft Capital)。它由臺灣基金、大陸基金、美國基金、後育成中心以及企業改造5個部分組成。後育成中心相當於是一個孵化器,為新創企業提供包括資金、財務、人事經營管理、法律、市場推廣、稅務、行銷、技術等等的諮詢。

    “我們實在經歷過了太多,若在公司養成的過程中能為他們及時提供建議和必要的服務,相信對其成長會有很好的幫助的。”施振榮説,“不僅能提高新創公司的存活率,也能提高其成功率。”

    因此儘管退休了,施振榮卻並不比以前清閒,每天早上9點他都會準時去智融上班。對此,他的夫人葉紫華只能苦笑。10年前她曾對他説,希望有一天能“一起看棒球,邊走邊吃冰激淩”。但這現在仍是個奢望。“人生的價值,就在於自我肯定。社會需求如此多元化,再大的貢獻也不能面面俱到。”施振榮説。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