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商情快遞

東莞黃金珠寶業:巢有了,就不怕鳳凰不來

2014-04-24 14:45     來源:南方日報     編輯:馬迪

據保守估計,東莞黃金珠寶首飾每年成交量超過180億元。南方日報記者 胡國球 攝

  核心摘要: 其中,兩家珠寶工廠成功抓住了機遇,金龍珠寶承接了幾個全球知名的香港黃金珠寶品牌的代加工訂單。事實上,與同樣發跡于上世紀80年代的番禺和上世紀90年代的深圳黃金珠寶行業相比,東莞的地位明顯式微。

  中國黃金首飾批發集散地在深圳,黃金首飾加工企業也多在東莞、深圳、廣州。廣東黃金首飾産業年銷售額超過1000億元,保守估計,東莞黃金珠寶首飾每年成交量超過180億元。但是這個數據並不會被列入官方的年度統計,這是因為,黃金本來就有價值,黃金珠寶在交易過程中的真正增值量還未進行權威統計。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東莞珠寶界的隱形冠軍就已有了雛形,20年後,又因在國家及世界體育盛事中扮演重要角色而揚名。

  黃金作為一種投資保值手段,未來黃金消費仍將保持一定的增長速度。但目前,東莞的黃金生産加工多是勞動密集型,産能還不能滿足與日俱增的市場需求,對一個成熟的産業鏈來説,整合資源,發展黃金裝備,以滿足生産需求和推動行業技術升級亟待破題。

  不能被列入統計數據的鉅額交易量

  東莞黃金珠寶業有兩座低調的“大山”,皆是由東莞本地民營企業家創辦。直至2005年,這兩家黃金珠寶行業的隱形冠軍才被世人所熟悉。也是在此時,當地經貿部門才意外發現,原來本地的黃金珠寶業綜合實力如此之強。

  莞商向來低調,真正使東莞黃金珠寶行業揚名的是幾次國家及世界體育盛事。2005年,中央向由連戰率領的“臺灣大陸訪問團”贈送了“鄭和七寶寶船”倣真船模,這件珍貴禮物見證了國共兩黨領袖相隔60年後的歷史性會面,轟動一時。船模製造者就是厚街金龍珠寶。

  2008年,經過嚴格的招投標和奧組委專家的評審,金龍珠寶再度成為奧運會特許貴金屬製品的生産者,其中金鳥巢和銀鳥巢成為珍貴的收藏品。而金葉珠寶先後拿下了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等一系列金、銀紀念品的訂單。同時,金葉珠寶還是CBA冠軍戒指的獨家設計製造者,也是第十九屆南非世界盃“大力神”紀念金盃的指定製作者。

  2009年,金龍珠寶的掌舵人——明豐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長劉旺枝聯同香港資源成功重組收購了知名品牌金至尊。2011年,金葉珠寶掌舵人、傑出莞商王志偉讓金葉珠寶“借殼上市”。

  確切地説,東莞的黃金珠寶業在厚街。上世紀80年代,像國內大多數地區一樣,厚街還只是有幾個零星的黃金首飾加工作坊,承接的業務也是來自民間百姓家裏自己的黃金收藏,以及繼承而來的金銀首飾的重新打造。

  由於做工好,信譽高,東莞人只要加工黃金首飾,首選來厚街。後來,一些拔尖的作坊冒了出來,搖身一變成為小型工廠,這些小型黃金首飾工廠依舊憑藉信譽,吸引了珠三角的眾多客戶。隨著業務量的擴大,厚街與番禺在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漸漸成為黃金首飾的加工集散地。此時,厚街的黃金珠寶靠家庭作坊起家積累的口碑,賺取了第一桶金。

  按照當時國家黃金專賣政策,黃金首飾只能做來料加工。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初,厚街的黃金首飾還是以批量代加工為主,僅有少量的黃金飾品在市場上進行流通。到上世紀90年代末,隨著國家對黃金交易的小幅度放開,自有交易開始呈上升趨勢。

  其中,兩家珠寶工廠成功抓住了機遇,金龍珠寶承接了幾個全球知名的香港黃金珠寶品牌的代加工訂單。在金龍珠寶主攻香港訂單之時,金豐珠寶開始承接了大批的國內訂單。

  從那時起,珠寶工廠才漸漸開始聘請懂設計的黃金首飾專業人員,充實工廠的開發能力,並用設計和精湛的手工藝形成了一整套黃金珠寶的加工體系。

  2003年,國家開放黃金市場,金豐珠寶正式更名為“金葉珠寶”,獨立自主經營。2005年到2006年,發跡于厚街的這兩家黃金珠寶巨頭,在全國的珠寶行業內已經頗具名氣。

  借助國家盛事的揚名,東莞本地人才發現,原來自己本土的企業如此強勢。“當時都不知道這兩家企業在黃金珠寶行業已經做得如此知名,也從沒發現厚街的黃金珠寶業實力如此雄厚。”一位不願具名、在政府部門從事多年經貿工作的人士説。此後,當地經貿部門開始接洽這兩家企業,試圖向這兩家低調的民營企業解釋創建“名牌産品”以及“國家免檢産品”的意義,並把厚街傢具企業創名牌名標的體會跟這兩個企業分享,這兩家做事低調的企業均表示很有意向,並成功創建。

  至此,一直蒙在厚街黃金珠寶業的幕布終於被揭開。該不願具名人士表示,兩家企業加起來,一年加工、銷售的黃金量大概在130噸左右,保守來算,東莞每年黃金珠寶的交易量在180億—260億元之間。

  這個數據列入年度統計當然很好看,但是卻不能。按照全國數據統計的普遍做法,黃金珠寶的交易量不列入年度統計數據,因為黃金本來就有價值。該不具名人士説,東莞還沒有形成一個體現黃金珠寶業增值的計算方法。

  與日俱增的黃金生産需求

  “這麼大的體量,單個企業稅收過億元,但東莞還沒有把黃金珠寶作為一個重要的産業來發展,針對性的行業扶持政策更是為零,遠不如深圳、廣州等地對黃金珠寶行業的重視。”一位珠寶業從業人士説。

  據了解,歷經2012年的經濟波動,珠寶行業整體的發展仍呈現較高增速。預計到2020年,中國珠寶首飾行業年銷售總額有望達到4000億元,將成為世界最大的珠寶消費市場。因此,預計未來幾年,我國珠寶首飾市場將繼續持續的增長,特別是由於黃金所具有的保值和避險的特性,黃金消費也將保持良好增長。

  近年來,依託兩大龍頭企業,厚街黃金珠寶業發展迅猛,在《廣東省黃金及其他貴金屬珠寶産業發展“十二五”規劃》中,東莞被列入重點發展黃金珠寶首飾和彩色寶石加工産業的城市。該珠寶從業人士表示,由於黃金珠寶市場需求處在高速增長期,義大利等傳統黃金珠寶生産國的生産技術、精密設備製造等正向亞洲轉移。國內主要黃金珠寶産業基地,尤其是深圳、番禺珠寶産業在生産、運營、銷售成本方面逐漸趨高,也有向外轉移的趨勢。而地處穗深黃金走廊的厚街,在承接這些地區産業的轉移上具有不可替代的優勢。

  “廣東黃金首飾産業年銷售額超過1000億元,但多是勞動密集型,自動化程度低,黃金珠寶産能不足普遍存在。”他説,尤其是金鏈條機器編制、自動車花、精雕、檢測等設備的需求缺口非常大。因此,對一個成熟的産業鏈來説,仍需要類似黃金裝備製造基地一樣的地方,一方面滿足行業需求和推動行業加工技術升級,提高行業自動化生産水準,降低人工成本;另一方面優化資源整合,促進區域品牌向高端化、品牌化、特色化發展。

  事實上,與同樣發跡于上世紀80年代的番禺和上世紀90年代的深圳黃金珠寶行業相比,東莞的地位明顯式微。深圳珠寶依託特區的商業優勢,從2000年的名不見經傳提升到如今的行業標桿,于2004年建立的深圳羅湖黃金珠寶産業集聚基地,獲得了政府在公共服務體系建設、土地審批、電網改造等方面的支援。目前,羅湖水貝-萬山工業區一帶聚集了約300家黃金珠寶首飾企業,可查閱的2007年數據顯示,該基地年成交額超400億元。

  再以番禺為例,番禺珠寶生産基地在政府的大力支援下,對珠寶企業進行了技術改造,建立了公共技術與資訊化平臺,金銀首飾加工量佔全國首飾出口的25%,年出口值連年上升,區域品牌影響力不斷增強。

  “東莞最有可能的是承接深圳黃金珠寶産業的轉移,東莞的效率優勢還是很明顯的。”上述不具名業內人士説,黃金首飾的出口和內銷大多依賴安全系數更高的空運,雖然東莞沒有機場,但是從羅湖水貝到機場的交通便利卻不及厚街。此外,東莞目前對工業産業等實體經濟的發展正在大力扶持,而厚街具有雄厚的産業基礎,依託業界認同的這兩家龍頭企業,未來將黃金珠寶作為一個單獨的産業來進行扶持發展,條件都很成熟。

  “不僅是本土的兩家龍頭企業有這個需求,連國內外知名珠寶企業也都很有意向來厚街。”該人士説,東莞如果發揮裝備製造的優勢,進一步提升黃金珠寶的研發能力和設計能力,探究黃金珠寶和文化創意的結合。那麼“巢有了,就不怕鳳凰不來”。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