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台灣網-同等收費

臺生來大陸開心學醫 也希望從容擇業

2015-06-17 08:57     來源:福建日報     編輯:王君飛

  陳懋陞(右二)在廈門大學附屬成功醫院實習。 本報記者 潘抒捷 攝

  緣何跨海求學

  陳懋陞出生於臺灣屏東縣,他的父親是一名臺商,先後在福州、廣東等地做紡織生意。父親熟知大陸情況,認為大陸醫療健康産業未來的發展空間很大,於是建議兒子到大陸學中醫。

  陳懋陞自小就癡迷中華傳統文化,認為中醫與傳統文化關係密切,便接受了這個建議。“舉‘虛則補其母,實則瀉其子’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來説,如果沒有一定的素養,可能連原文都看不懂,更別説如何用藥了。”如今已是廈門大學中醫學系大五學生的陳懋陞説。

  另一位臺生小郭來自臺中市,學中醫則源於她念中學時的一次就診經歷。

  那一次,小郭因天氣驟冷受了風寒,當天夜裏頭疼胸悶,噁心嘔吐的同時還伴有肚痛腹瀉症狀。在醫院治療未見效後,小郭被送到一家中醫診所。她把坐診老中醫開的兩帖散劑帶回去服用後,第二天病情就得到了緩解。

  痊癒後的小郭找到了中醫診所的老中醫,求問開的是什麼藥方子?被告知乃“藿香正氣散”,只由簡單的幾味中藥材組成。從此,她對中醫萌生了興趣。

  與陳懋陞的經歷相似,小郭到大陸求學也得到了家人的支援。“我媽媽在臺灣學的就是中醫,她説大陸這邊的中醫保存與傳承得很好,又注重中西醫結合,就讓我來這邊學習中醫了。”小郭説。

  據介紹,在廈門大學就讀的臺生,集中分佈于三個專業,中醫學就是其中之一。中醫係的學生不僅人數多,年齡跨度也很大,從20歲直到60歲。2008級的校友中,還有一對父子同時畢業。如今,廈門大學中醫學專業已培養了逾200名臺生。

  在差異中融合

  回想起第一次到大陸的經歷,小郭有些尷尬。儘管早已在網路上看到大陸經濟發展很快的新聞報道,但是在一些親友“骯髒的公廁”、“街上都是灰塵”的描述中,她還是猶豫了,甚至琢磨著要不要帶一些礦泉水過來。

  到了學校後,她才發現這樣的想法多麼滑稽。“廈門的基礎設施建設很棒,完全就是一座現代化的城市。”小郭説,在大陸可以用自己的眼睛觀察,比如她曾參加醫療隊下鄉活動,發現貴州、甘肅等傳統上認為落後的地區,城市建設也並不差。

  作為臺商子女,陳懋陞此前曾隨父母在大陸生活過一段時間,這樣的經歷使得他可以更好地融入校園生活。“我的室友作息時間比較混亂,患上了失眠症。我給他開了一個酸棗仁湯的方劑,一帖見效。不過,他現在開始打鼾了,是不是我給的劑量重了些?”陳懋陞笑言。

  儘管性格、生活習慣上有所差異,但相同的語言、同樣的愛好,讓許多兩岸學子從學友變成了生活中的朋友。初學中醫,難免遇到難題,除了向授課老師請教外,陳懋陞也常常與同班同學探討,由此結交了不少大陸朋友;小郭與其他臺生則參加了校內的棒壘球隊、舞蹈協會、跆拳道協會等社團,大陸朋友也逐漸多了起來。“在擴大自己社交圈的同時,我們也通過與大陸學生的交流,加深了對大陸的了解。”小郭説。

  尋覓執業之路

  在成功醫院實習結束後,陳懋陞就要進入求職階段了。由於受限于目前臺灣的醫師制度,當地並不承認大陸的學歷,回臺灣做醫生的可能性不大,加上看好大陸醫療健康産業的發展前景與潛力,陳懋陞已經決定去考大陸的醫師執照,尋求執業機會。

  不過,也有一些臺生計劃“曲線”回臺灣工作,即先到東南亞國家繼續學習,再“曲線”回臺就業。因為如果不繼續深造,那麼大陸中醫專業的畢業生在臺灣只能從事掛號、藥房的工作,或做中醫推拿。

  為此,不少臺生呼籲,臺灣當局對大陸的醫學學歷應重新考量,讓從大陸高校畢業的臺生可以在兩岸從容擇業。“幾年前,臺生高嘉駿系統學習了中醫學後,就被福建中醫大學聘為編制內的高校教師。如果臺灣也能有這方面的政策,對於整個行業的發展肯定有好處。”小郭説。(記者 潘抒捷 楊珊珊)

延伸閱讀

訂閱新聞】 

責編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